实用文 > 观后感 > 正文

《南方车站的聚会》观后感

2020-07-15    观后感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有感

  12月6日,被广大影迷和影评人高度期待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正式上映,这是导演刁亦男时隔五年,在《白日焰火》之后的新作。作为2019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独苗,这部被称为“刁亦男美学风格的大胆尝试”的影片早已在海外获得一致好评,它能让电影界重量级人物、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沉浸于“一种体验当中”,导演曹保平看后感叹,“不止是造型的味道感觉,其实呈现了正常主流视角下不被关注的层面。这是一种野心,是文学才能达到的意识”。

  熟悉刁亦男的影迷都知道,他的每部电影里都有一个犯罪的故事。他是德国表现主义电影的喜爱者,那种通过恐怖、灾难、犯罪等题材,运用被扭曲的、阴暗的世界中的素材,以夸张表演方式反映人物内心的孤绝与狂乱的精神状态,亦显眼地出现在他自身的作品中。相较于其他类型电影,有着强烈矛盾冲突的警匪片的确可以很好容纳下他对于诸多社会问题的探讨,使之同那些充满逃避主义色彩的作品区别开来,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更是如此。

  电影要讲的故事并不复杂,一个犯了罪的男人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希望给自己亏欠的妻子留些钱,就想让对方举报自己,拿到赏金。这次刁亦男选用没那么黑色电影气质的胡歌来饰演男主角周泽农,一个盗车团伙的带头大哥,相比于刁亦男上一部《白日焰火》里由廖凡担当主角的粗粒感更强的警察形象,胡歌的内在气质显得要更“秀气”一些,符合刁亦男所要展示的“边缘人物”的形象,为了保证拍摄半裸戏份时自己的身材状态,他三天没有喝水,只喝了少许咖啡,并且不断晒灯塑形,努力把生理上、情绪上的“负面”因素保留下来,从外在和内心两方面寻求周泽农这个人物的灵魂。刁亦男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找一个大众概念的悍匪”。的确,看过电影的人会明白,也只有这样形象的匪徒才最适合刁亦男此次所精心营造的光影世界。

  作为演员胡歌首挑大梁的电影,胡歌坦言自己是幸运的,是导演引领他进入了电影艺术的殿堂,此话绝不是虚言,刁亦男极具作者性的电影风格本身即是影像的迷宫与盛宴。有人说这是一部在国产片体系里未曾有过的黑色电影,是刁亦男继《白日焰火》后再度创新移植黑色电影在中国的本土化样貌,形式手法相当独特,更浓缩汇聚了他的个人风格,也使他的作者性更加清晰、突出。

  黑暗是这部黑色电影必备的视觉元素,也是人物所处环境和心境的写照。《南方车站的聚会》总计106场戏,其中71场为夜戏,拍摄这场电影,整个剧组变成了昼伏夜出的“夜行动物”,且电影用的是大顺拍,所有人必须按照剧本,一场一场依次完成,拍摄期长达5个月。

  这次的拍摄地选在了百湖之城的武汉,在南方闷热多雨昼长夜短的夏季里,工作时间非常有限,每天甚至只能拍两个镜头,成片剪到电影里,也只有可怜的二、3秒。为生动展现出城中村样貌,剧组还有超过2000多人群演的大场面调度,仅这一项就已经让整个制片部门头疼不已。刁亦男坦承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大体量制片工业对接,能有电影现在这样的效果,要感谢整个制作团队。《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幕后阵容有与刁亦男合作多年的摄影指导董劲松,美术指导刘强曾凭《白日焰火》获最佳美术设计奖;而灯光指导黄志明参与过《花样年华》等经典作品。

  除此之外,武汉话也是演员浸入到整个影像氛围中的关键,电影中,人们看到与刁亦男第二次合作的台湾演员桂纶镁说起了武汉话,她的角色也从《白日焰火》中“蛇蝎美女”变得更为复杂,她让陪泳女这个职业角色表现出了她的神秘与、世俗与天真,整个人物层次更加丰沛。而戏份并不太多的廖凡、万茜、奇道等人亦非常知道如何成为导演的“模特”,运用精湛演技挖掘出角色更深的可能性。

  “塑料城市cbd幕下的城中村飞地挽歌,极其绝妙而高级的双层猫鼠互文游戏。如果说《白日焰火》是对逝去年代的悲情感怀,那《南方车站》则是聚焦最为当下,被驱逐的,多余的人与事,堪称非遗性的影响保护”,的确就如影评人水怪所说,这是一部容纳了警察、盗车团伙、陪泳女群体、城中村商贩、皮条客等众多人物的作品,是一场属于南方夜色深重之下的奇情聚会。这也是刁亦男想呈现给观众的一个异托邦的世界,这里面有对案件的探寻,有对社会生活的探寻,更有对人性意味深长的探寻。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体会

  “它具有太丰富的,影像的迷宫、人性的交错汇聚,何其迷人,何其不同。就像你会在这个片子里看见不认识的胡歌一样,这些主演的面孔跟群演混在一起,足够多义、足够暧昧。”导演郑大圣在观赏完同行作品后意犹未尽。

  今天,刁亦男执导的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上映。之前,它有太多标签: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电影,是刁亦男、桂纶镁、廖凡折桂柏林金熊奖后的再次合作,胡歌演员生涯首次担纲大银幕男主角的作品。加之万茜、黄觉等文艺片常客在片中担任“绿叶”,新片的“想看指数”表明:它或有可能成为又一部打通商业类型与作者表达从而“破圈”的电影,就如《白日焰火》那样。

  昨晚,新片在上海举行了点映式。人性的聚会就在影像的迷宫里正式开场。

  “夜的诗人”炮制出特殊气质,令影片取自现实又超越现实

  《南方车站的聚会》灵感源于真实的新闻事件,讲述了偷车团伙头目周泽农被重金悬赏下一路逃亡、一路艰难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看似取自现实,影片揭面后却被发现其实超越了现实。

  一来,环境元素的更迭使得新作具有更浓郁的作者风格。2014年,《白日焰火》中犯罪类型与东北冷冽钢铁风交织,为人性的隐秘部分铺垫了戏剧背景。如今新片的故事发生地挪到潮湿的南方,几乎都在武汉湿漉漉的夜晚展开。从“白日”的北方,到“夜幕”的南方,环境本身已为故事蒙上一层幻境。二来,由于85%的戏份被安排在夜晚,光与影炮制的奇情被放大到极致,导演也由此被称为“夜的诗人”。比如夜幕下,艳俗而又时常故障的霓虹灯、狭窄弯曲而又时常泥泞的道路、仓促搭建于是又像毛坯又像草稿一般的建筑群落,似乎都在诉说着什么。又比如,白色的雨伞在昏黄路灯下炸开血之花,分明是艳丽的视觉,却指向森然的观感。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左衡复盘过新片的美学高光时刻。“昏暗的空地里,人们用霓虹灯般的艳丽和闪耀踏出时尚舞步;杀机陡现,便衣警察从人群脱颖而出,奔赴最后的沙场,高亮度舞鞋围猎黯淡无光的凶犯。”在他看来,“这个急速翻转的场景应被2019年中国电影的美学记录下来,它跨越了多个年代、多个情绪、多个艺术风格,而其顺滑的程度仿佛用指尖划过最高端旗舰手机的触摸屏。”

  如果说犯罪类型、人物心理的描摹等要素是新作与《白日焰火》的相似之处,那么由光与影“主动”洒落的细节,让《南方车站的聚会》具备了“每一刻都可能被颠覆”的本质。对于这样的影像叙事,导演自有用意:“我想表达的是生活的神秘、不安,这也是我内心的一种投射。”五年前,现实感十足的《白日焰火》成功打破了所谓文艺片的票房桎梏,取得破亿元的收入。现在,取自现实又超现实的“南方车站”能有多少观众缘,取决于多少人能走通光与影的迷宫。

  人来人往中,胡歌的角色完成对自我和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

  廖凡饰演刑警队长,桂纶镁饰演“陪泳女”刘爱爱,万茜客串周泽农五年未见的妻子杨淑俊……演员表上,几乎清一色文艺片常客。多雨潮湿的天气、混乱而富有生机的旧小区、彪悍生猛的方言、小饭馆的馄饨和牛肉面……片子里,到处有着氤氲的人间烟火。所有的因素中,惟有胡歌,算是“新人”。

  刁亦男说,自己选胡歌,并不出于市场号召力,而是在恰当时候被恰到好处地打动了,“我在杂志上看到胡歌的照片,那张脸后面仿佛有很多故事,可能藏着一个非常叛逆的人”。胡歌亦说,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一直在等一个好剧本、一个好角色”。

  片中,周泽农是野鹅塘湖区盗车团伙中的一个,沾上凶案沦为亡命之徒,还被悬赏了30万元。各路人怀揣着心事,在他身边来了又走了。此时,周泽农邂逅了刘爱爱,后者为其传话,联络上多年未见的妻子。于是,赏金的下落成为撕扯人性的利刃。对于这样一个在逃亡中绽放生命亮色的悲情人物,胡歌的理解是“一块拼图”。“他五年没回家了,但在知晓自己的命运后,他用36个小时给内心、家庭作了解答,完成了对自我和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而周泽农与刘爱爱之间戒备、试探、暧昧混杂的情感,亦让人性光谱斑斓了不少。

  挑战这些复杂的边缘人,演员们付出了该有的努力。全体主演学方言,让那段时间的生活全部沉浸在武汉的气场里。胡歌不仅健身,让自己变“糙”,还经历了片子里肉眼可见的身体磨砺。他说,这些苦不算什么,因为“周泽农一路逃亡颠簸,他本身就是挣扎在生死间的人,如果连我都不信这种流离失所,观众又怎会相信”。导演亦采用了“不计成本”的顺拍、实拍,“我们几乎用了3000人群演,因为电影里涉及到了很多社会景观、群体生活,那是人来人往的世间本来面目”。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心得

  来上海影城参加12月5日《南方车站的聚会》千人活动的头一天晚上,胡歌现身网红主播李佳琦的直播间,并凭借用武汉话模仿李佳琦带货上了微博热搜。但在影城的分享会里,回到上海的胡歌却一本正经,没有在网络上那么有梗,“今天特别紧张,我爸爸也在现场。”这是第一次,父亲等家人到电影院来参加他的映后见面会。

  这也是一场偶像和粉丝的聚会。现场的观众也许有一半是冲着主演胡歌来的。影厅门口有人发放胡歌的应援手幅,拿到的女生一脸兴奋地跟人打电话,“我来看老胡的电影了!”尽管不在“四大三小双顶流”的江湖,但粉丝口中的“老胡”是十足的流量明星待遇,连参加现场交流的导演也在说,“这部足够多义和暧昧的电影值得粉丝和影迷多刷几遍”。台下有人叫着“哈灵”。对于12月6日正式上映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来说,来看胡歌,还是来看电影也许并不矛盾,但“粉丝”和“影迷”终究难以在电影观众里归为一谈。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讲述了一个偷车团伙头目遭遇悬赏通缉而走上逃亡之路,却酝酿出一场“搏命换赏金”的赌局,最终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影片中,胡歌饰演重金悬赏在逃罪犯周泽农。为了贴近角色,他戏里戏外和人学习武汉方言,并提前一个月进组练习格斗。为了在裸露上身肌肉的戏份中有更好的画面效果,胡歌三天中不喝水,只喝了少许咖啡。为了显得更“能打”,还定期去美黑店晒灯加深肤色,拍摄受伤戏前,也刻意减少饮食,以达到憔悴疲惫的状态。面对粉丝大呼“心疼”,他说:“演员不应该叫辛苦。每个演员要把角色塑造得逼真,必须经历这些过程。周泽农在逃亡路上吃了这么多苦,如果我不经历这些,我都不相信我是他,观众又怎么能相信?”

  这种“自虐”式的演绎不由得让人想起莱昂纳多在电影《荒野猎人》中的种种“遭遇”,尽管片中被虐得体无完肤,但最终靠这部作品,让他捧回奥斯卡“欠了”他许久的一座小金人。作为知名演员,胡歌有多部经典电视剧及话剧代表作,2016年更凭借在《琅琊榜》中对“梅长苏”一角的出色演绎,获得第22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视帝”。他还要在电影里证明自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明显让人感觉到胡歌的拼。

  《南方车站的聚会》成为今年戛纳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在12月5日的观影活动上,胡歌看着台下的影迷和粉丝,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显得信心满满,“上海影城是我从小到大经常看电影的地方,成为演员后,每次走到电影院,我都会看墙上贴着的海报,一直梦想有朝一日我演的电影也能挂在这里。今天带着电影回到家乡,我的梦想成真了。我的父亲和家人能一起在这里见证这一时刻,我非常开心。”

  《南方车站的聚会》导演刁亦男曾凭借《白日焰火》获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此次《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演员阵容上全面升级,除了胡歌外,还有柏林国际电影节首位华人影帝廖凡等。在影片中,近3000名群演同样是一大亮点。在北京首映时,该片曾让吴京赞叹,“每个群众演员都在状态里”。他们的名字全部出现在片尾字幕中。

  电影在武汉取景,演员们全程使用武汉方言演绎。影片“生猛”的故事内容,精密布置的叙事线索,富有暴力美学的画面和配乐等,都让这部片子呈现出有别于当下流行院线大片的别样魅力。但作为一部犯罪类型片,影片中也有不少血腥、暴力的元素,据了解,该片在台湾地区的分级是辅15+,也就是未满15岁人群不宜观赏。正式上映后,如何正确引导安排适宜的观众人群观看这部电影,对于当下的电影分级制度同样是一个考验。

  12月5日,在上海影城聚会的除了电影主创和观众外,还有许多上海电影人。电影出品人沈?介绍,“这部电影和上海有很多缘分:它是在上海立项的;很多出品方来自上海;很多创作者,执行导演,包括年轻的制片团队都来自上海。感谢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和上海电影局的支持,使我们这些从事电影的人,可以更专注地讨论创作本身。”

  2019《南方车站的聚会》观看感想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5日晚在上海举行观影活动。在映后的互动活动中,导演刁亦男携主演胡歌、桂纶镁等出席,分享影片拍摄的幕后故事。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导演刁亦男继金熊奖获奖作品《白日焰火》后暌违五年的全新力作,自入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以来,多次展映中广受好评,颇受业界关注。影片讲述了胡歌饰演的偷车团伙头目周泽农,遭遇悬赏通缉而走上逃亡之路,却酝酿出一场“搏命换赏金”的赌局,最终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

  为了更符合片中人物性格和生活习性,胡歌在开拍前进行了不少的学习和锻炼,让自己能够更加完美地诠释出此番新片中小人物的挣扎和扭曲。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胡歌全程用武汉话交流。

  当然,针对逃亡之路的演绎,胡歌也没少吃苦头。不过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切身经历了这种艰苦过程才能让观众观看影片时更好地代入当时人物故事开展的情境之中。“我觉得其实对每个演员来说,要把这个角色塑造得逼真的话,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其实我用最简单的话就是,周泽农在逃亡的路上他受了这么多罪,受了这么多苦,如果我不经历这些,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是他,观众又怎么能相信呢?所以这对我来说并不能说是辛苦”,胡歌分享道。

  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来自于“千湖之城”武汉,因此片中全程需要用武汉话来沟通。为了更好更快地掌握语言,胡歌愣是要求剧组所有武汉人都要和他用当地方言交流。“其实语言的交流和沟通只是我们平时相处方式的一个方面,可能刚开始的时候语言会是一个负担,但为了能够让我们尽快地掌握这一门语言,所以他们平时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生活中都会主动地跟我讲武汉话”,胡歌说,每一位当地的群演都有可能是他曾经的语言老师。

  据了解,《南方车站的聚会》是胡歌首次担纲男主角的电影。

  值得一提的是,《南方车站的聚会》是胡歌首次担纲男主角的电影。事实上,鲜少参与电影拍摄的胡歌内心一直有一个梦想,“其实成为一名演员以后,我每一次走进影院,看到墙上的电影海报,我就想有朝一日自己主演的电影的海报也可以挂在影院的墙面上。今天我带着这部电影回到了自己的家,我的梦想成真了,包括我的父亲、我的家人在一起,大家那么多人一起在这里见证这一时刻,我非常的开心”。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