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文 > 观后感 > 正文

看《那时风华》观后感心得

2021-01-01    观后感   


  以三代塞罕坝人造林、护林、营林的感人事迹改编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那时风华》在全国公映。影片一与观众见面便得到广泛关注,曾经被习近平总书记亲自点赞的“塞罕坝精神”也再度成为焦点热词。观众伴随影片画面走入塞罕坝的悠久岁月,体会50年来它从“飞鸟无栖树”到“华北绿宝石”华丽转身,在纷纷热议这一伟大奇迹的同时,也沉浸于对塞罕坝人用青春接力梦想的感动和感奋中。

  青春梦想奏响时代交响

  “我羡慕那些年轻人的机遇,也羡慕他们为理想献身的魄力,这是历史最特殊的一个时期,也是最有青春烙印的年轻人!”观众在网络上为《那时风华》打call的热血文字,充满激情与能量,一如这部澎湃青春气息,散发青春热度的影片。

  在《那时风华》里,上世纪60年代以唐学燕、苏铁为代表的一群青年,因为国家的号召和人民的需要,便毅然在荒无人烟的塞罕坝落脚扎根。即使是冰雪寒天、黄沙飞扬的恶劣条件,也仅仅成为他们为理想奋斗的坚定与乐观的陪衬而已。无论是顶着急骤风雪挖土种树的干劲十足,还是在四面泼雨的土坯房里顶着脸盆欢快歌唱……影片用极具表现力的画面,勾勒出流金岁月里,成为“塞罕坝精神”起源的那一份精神力量。与之呼应的,是新新一代塞罕坝人,同样放弃优渥的环境,远赴艰苦的非洲开展国际合作,把中国智慧推广到世界最需要的角落,呈现一种更为博大的情怀。三代人因青春与梦想的交集,成为吸引观众心灵共鸣的最佳磁场。

  一名影迷在观影后的留言更好地表达了观众的心声:“理想与现实的猛烈交火,抉择与传承的激情碰撞,通过塞罕坝人的那些事,把观众带回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回荡在激情澎湃的历史长河之中。”

  艺术丰度收获共情回忆

  “《那时风华》没有把工人们的辛苦裱装起来,从头到尾都围绕着主人公们来进行人物塑造,落脚在人情美、人性美之上,感人至深。”影片对主旋律题材的艺术化处理,成为影迷朋友们另一集赞的热点。《那时风华》的主创们,面对厚重的题材和浩繁的史实,另辟蹊径地选择以青春恋曲的线索展开,让观众得以更容易从中找到代入感,仿若真的置身那段历史,回味那般激情。同时,影片在电影手法处理上秉承着力量与唯美的并行,既有双线叙事制造时空广袤的快节奏又有倒叙白描娓娓道来的慢音轨,既有雪地战狼惊心动魄的大场景又有雪中舞蹈唯美动人的小片段,既有与自然斗争恢弘无边的长镜头又有男女之爱细腻柔情的小特写……主旋律作品所承载的精神力量在至真至美的艺术丰度中无缝粘合,让塞罕坝精神对接时空的传承之谣润心无声,悄然应和。著名导演陈力在观影时曾几度落泪,并且坦言自己的感受:“主创们成功把这样一个传奇的故事拍成了电影,片中人物为了理想信念而牺牲自己青春的精神,值得今天的年轻人思考。没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许多前辈为我们负重前行,才有当下的美好生活!”

  据悉,影片上映前曾在革命圣地西柏坡等地巡映,并走进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等多所院校,与高级院校师生见面交流互动,无一例外地都收获了高度评价。上映以来口碑也一直水涨船高,颇受观众和媒体认可。一首梦想礼赞,一曲青春恋歌,一段风华传奇,正悄然期待更多的观众共同品位与畅想!

  2019《那时风华》观看有感

  “那一道道山梁梁一道道坡,林为情思风作马,魂牵梦绕塞罕坝……”

  12月10日,以塞罕坝林场建设为主题的电影《那时风华》在全国上映,伴随着电影主题曲,我们回到了最初的塞罕坝林场……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浪漫故事。

  故事从“六女上坝”开始,20世纪60年代,刚刚毕业的唐学燕、李建设、罗舒娅等6个女孩怀揣理想来到塞罕坝。因为学习邢燕子,她们组成“燕子突击队”,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她们把滚烫的青春挥洒在塞罕坝。

  坝上的青春美在苦中有乐。

  种树的日子难,马蹄坑秋季造林,“燕子突击队”和男队员们一同负责最艰苦的千层板造林任务,林场物质条件差,队员们顿顿都是土豆配花生米,偶尔进城买到的一罐炼乳,成了那时男女之间传情达意的最好寄托。

  队员的房子是用泥砌的土房,下雨时,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女孩把脸盆顶在头顶,蜷缩着避雨,大雨冲塌了房子的土墙,但是在土墙的后面,是一群顶着脸盆的男孩在雨中为女孩起舞。

  年轻人们苦中作乐,读书、打球、书法、跳舞样样不落,面对种树的失败和条件的艰苦,他们没想过退缩,反而迎难而上。是这样的青春点燃了塞罕坝。

  这也是一个关于事业传承的故事。

  故事以2017年塞罕坝林场入围“地球卫士奖”为大背景,以并行时空的方式,艺术化地再现了塞罕坝的奋斗历程:从“老坝上”风餐露宿的创业艰难,到“林二代”默默无闻的坚守奉献,再到“林三代”走出国门的技术输出。

  不同的时代因素形成了不同的年代故事,影片中选取了塞罕坝林场建设的几大事件:一棵树的故事、马蹄坑秋季造林、望火楼等,透过个人的成长,展示时代背景下三代人对于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的传承。

  与电影情节相比,现实中塞罕坝务林人的故事更动人。

  在影片中有一幕队员在深山雪岭遇狼的场景,导演李三林介绍,拍摄与狼搏斗的场景一共用了20多天,都是经人工驯化的真狼。但是与狼搏斗、与风霜雨雪抗争的故事在塞罕坝都曾真实发生,而且比影片中更为惊心动魄。群狼彻夜跟机车、老吴海空手吓跑狼、场长背伤员三过河……坝上的林场职工将这些事件画成漫画讲给后人。

  影片中男主角郑百团坚守对朋友守林的承诺,成为塞罕坝第一代望火楼的守林人,每天每隔15分钟汇报一次火情。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电话线被吹断,消息传达不出去,妻子舒娅带着身孕去接电话线,结果就再也没回来。为了寄托对妻子的思念,郑百团拿起画笔,多年来坚持画同一幅画,就是在林中迎着飞雪起舞的舒娅。

  画画这个情节在现实中也有原型,在亮马台望海楼刘军齐淑艳夫妇在此坚守了13年,他们没有电影中大起大落的情感经历,他们就是一对普通的夫妻,含蓄内敛但也会吵架。自从到了望海楼,大半年见不到一个人影,难熬的寂寞让夫妻俩连吵架都无话可说,憋得实在难受,俩人就对着空荡荡的大山喊两嗓子。

  2009年,刘军拿起画笔,每天照着电视自学画画和书法。如今在望海楼屋里屋外的墙上都挂满了画,林场的天、林场的树、林场的鸟兽……在刘军笔下栩栩如生。

  亮马台望海楼二层的墙上贴着四代掺望房舍的照片,第一代是仅一人多高的三角形的马架子,是影片中郑百团夫妇工作的地方。第二代是两层高的红砖房。13年前,刘军夫妇来时是第三代掺望房舍,不通电、不通水,只有一个土炕和一个灶台,自己烧火取暖,天一冷上下透风,裹着棉被都冻得发抖。

  就是这样一个个、一代代鲜活的人组成了塞罕坝林场,他们的青春都挥洒在了这片土地。正如电影海报上的宣传语:风沙吹老了岁月,吹不动我的青春。

  如今的塞罕坝林场,森林面积112万亩,森林覆盖率达80%,森林蓄积量1012万立方米,人工林面积在同类地区居世界第一。塞罕坝每年为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37亿立方米、释放氧气55万吨,是守卫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塞罕坝森林资源的总价值目前已经达到202亿元。

  “岁月啊,走过冬夏,青春啊,绽放吧……”看了他们的故事,感受坝上的青春,歌词仿佛钻进心里。全国政协委员、八一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导演陈力说,这是一部献给年轻人的电影,希望当下的年轻人能多了解塞罕坝的事迹,以此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生活的价值。

  2019《那时风华》观看体会

  讲述三代塞罕坝人造林、护林、营林感人事迹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那时风华》12月10日起在我市上映。

  《那时风华》由河北省委宣传部、河北省电影局、河北影视集团、北京人间烟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天道东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鑫奕祥龙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联合摄制,由河北电影制片厂、恩幕影视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深圳市秋江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发行分公司、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发行。

  影片讲述了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河北塞罕坝林场三代建设者听从党的召唤,肩负神圣使命来到坝上,用青春和热血把荒原变林海的感人故事。影片中,以郑百团、唐学燕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和以苏铁为代表的林业工人,历经残酷环境的考验、创业的磨砺和爱情的打击,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却始终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克服困难,开拓创新,把荒漠沙地变成了广袤林海,创造了举世震惊的绿色奇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铸就了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影片以承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项目的苏青青之口来讲述塞罕坝三代务林人的故事,以联合国“地球卫士奖”的评选诞生过程贯穿始终,将塞罕坝故事赋予了国际视角和现代视角,使得历史氛围与青春记忆相契和,也让中国故事与国际潮流相呼应。

  据了解,《那时风华》制作历时2年多,剧组辗转怀来天漠、涿鹿黄帝城、乌拉盖草原、乌丹沙漠、坝上草原等多地拍摄,力求真实再现历史环境。影片总编剧田运章表示,希望通过艺术创作,展现火热的时代、动人的故事和不朽的精神,让塞罕坝精神代代相传。

  2019《那时风华》观看总结

  电影《那时风华》正在院线上映。该片主线故事讲的是塞罕坝人的造林之事。越是这种一句话可以概括的剧情,创作起来的难度越大,越要讲求剧情的切入点问题。这部与恶劣的自然环境进行抗争的电影,更类似十一档期的《攀登者》,都呈现出了主角们从被质疑到被肯定的过程。而塞罕坝人的青春故事,更有致敬冯小刚电影《芳华》的味道,艺术性非常强烈。

  《攀登者》的切入点是,世界登山组织并不承认我们的第一次珠峰登顶,因此需要第二次重新登顶,证明给所有人看。而电影《那时风华》也是一个“证明给所有人看”的过程。第三代塞罕坝女孩已经走出国门,利用塞罕坝的植树造林技术造福非洲荒漠,而这个时候,她需要通过自己的作为和陈述去向联合国环境大会证明塞罕坝的植树造林是真实的,那些质疑是错误的。

  切入点非常明确,电影的叙事推动力则是非常充沛的。第三代塞罕坝姑娘的视角切入当年的植树造林回忆当中,从第一代人讲起,到第二代人的承接,乃至于最终第三代人的重要使命等等。《那时风华》的故事完整度非常之高,叙事紧凑有力。而这部电影,编剧又极善于讲故事,一个主旋律的电影呈现的并不乏味,甚至于跌宕起伏得很。

  尤其双线叙事的运用,让这部电影更具备叙事节奏感。第一条线索,是第一代塞罕坝突击小分队的造林工作与生活。第二条线索,则是第三塞罕坝姑娘在非洲与联合国的作为。两条线索并行不悖,最终用故事总攻的方式呈现了塞罕坝的荣誉时刻,获得联合国地球卫士的称号。

  这部电影当中,尤其以第一条叙事线最为有趣,而且具备强烈的艺术价值观感。《那时风华》最值得点赞的地方就在于,不仅仅旨在歌颂,更重在将人物真正还原到历史时期当中去。这就是剧本创作当中的“挂人物”原则,也只有人物活在真实的历史状态当中,影迷才能相信角色是真实的,故事更是真实的。

  对于《那时风华》的挂人物,最为典型的,就是让人物与时代获得直接有效的联系。比如,在这部电影当中,第一代塞罕坝人面对的食物匮乏问题,就非常有趣。电影桥段当中,一瓶炼乳被互相送来送去,最终转了一个大圈子。这个“小情节”不仅呈现了时代的基本特点,更是让人物和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获得了一次“食物”论证。一瓶炼乳,一下子又有了时代,又有了人物关系和人物情感。显然,编剧在创作手法上是非常高明的。

  再比如,对厂长等角色的批评活动,也让这个故事带着非常有力的时代特征。《那时风华》并未回避历史时期出现的一些问题,相反,让这些问题及其事件重现在电影剧情当中,真实感自然瞬间到来。尤其是李香香这一角色的刻画,可谓是整部电影当中非常饱满的。电影人物最怕高大全,有缺点才会有饱满的人物性格。李香香这一角色,无论是感情线,还是故事线,都呈现了一代人的生存状态。最终李香香重回塞罕坝进行投资,也是救赎式的剧情内容。

  除了用真实感“挂人物”之外,《那时风华》更是具备艺术表达上的追求。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女护林员塞罕坝大森林里修复电话线,遭遇腹中胎儿临盆的突然事件。一般的叙事表达,则会呈现临盆的紧张感,呈现女主角的孤单无助等等,这些呈现,都是现实主义的。而《那时风华》显然已经不满足于现实主义的呈现方式,它选择了浪漫主义的方式,让这位突然临盆的母亲在大森林里翩翩起舞。

  可以说这是《那时风华》真正高明的地方。电影当然可以选择四平八稳的叙事,去呈现临盆的突然与紧急,去呈现母体的死亡等等。但是,这种悲情已经过分伤害了电影情绪,用舞蹈艺术的浪漫主义去对冲这种死亡的悲情感,也只有冯小刚的《芳华》曾经做出过。所以说,在这种艺术升华死亡的创作方式上,《那时风华》正是塞罕坝人的《芳华》。

  整部电影,也一直在呈现一种旺盛的生命力。某些对抗自然的影视剧作品,容易出现苦情的问题。而这部《那时风华》一面承接了中国传统电影的“革命乐观主义”的态度,一面将人的“情和性”进行艺术化处理,让人物成为真实的有着旺盛生命力的人物。革命的乐观主义显然不需要过多论证,《那时风华》当中第一代塞罕坝人的植树造林运动,都是在这种乐观主义当中展开的。那个年代的人们,有着乐观主义的精气神。

  而在艺术化处理“情和性”的问题上,这部电影也是可圈可点的。《那时风华》并不避讳第一代塞罕坝人的情感生活,更是对这些生活有浓墨重彩的演绎。尤其是女主角直接喊出,送你一双鞋,算是定情信物,事儿过去之后,咱俩就结婚。这种飒爽风格,真的是普通电影当中没有的。这种飒爽,正是旺盛生命力的一种。

  乃至于电影当中更是出现了另一组男女主角在塞罕坝从观火台撤退到房子里边避雷,两人终于干柴烈火。导演拍摄非常克制,没有用所谓的床戏去找噱头。相反,这种情之所至,正是角色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写实。这种人物的旺盛生命力,正是与塞罕坝的大森林旺盛生长呈现互文关系的。人与树,最终一体。

  最终,电影将三代塞罕坝人有效粘结在一起。第三代塞罕坝姑娘的非洲造林活动,得到外婆的资金援助,这处巧妙,让塞罕坝精神不再局限到一地一处,而是成为整个地球的一部分。《那时风华》的叙事格局,很大。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