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周边热门古巷大全

2020-06-01    福州   
〖摘要〗福州的一街一巷或是一砖一瓦总有一些故事浸溢其中,让人忍不住触摸与浮想。随便在某一条街巷坐下,都可以与浩瀚的先哲们对话,福州求职生活栏目为你介绍福州这些古巷的历史。

三坊七巷:

“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是:杨桥巷、郎官巷、安民巷、黄巷、塔巷、宫巷、吉庇巷

星安桥巷

星安桥巷是上下杭的腹地,200米长的小巷汇集了张真君祖殿、星安桥、三通桥等多个文物保护单位。星安桥巷自然因星安桥而得名。古老的星安桥建于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为石结构、二墩三拱桥。当年,桥两头商号会馆棋布,是双杭最繁华之地。沿着河流不远处,则是古三通桥,建于清嘉庆年间,同为二墩三拱石构。由于河流在星安桥以西、三通桥以东各自百转千回地进入闽江,于是在闽江涨潮时,两头的河水同时涨,并在两桥之间的张真君祖殿前会聚,形成了“龙碰龙”的汇潮奇观。商人们把张真君祖殿视为“涌出黄金”的风水宝地。于是,“福州钱业商事研究所”设在这里,各种重要的商事活动都在这里进行。始建于宋代绍兴年间的张真君祖殿,由此香火愈加鼎盛。

孝义巷

孝义巷原名小石井,又名朝仕坊,至于为何改名为孝义巷,这其中有一段感人的历史故事。相传宋朝时,这里曾居住着蔡姓和赵姓两户官宦人家。蔡家倚仗其父在京任礼部尚书的权势,想扩建后花园,将墙基外移三尺,占点便宜。赵家的兄长也在京城为官,自然不肯相让。两家墙基的纠纷告到县衙,县太爷既不敢得罪蔡家,又不敢怠慢赵家,此案久搁不理。情急之下,蔡家子弟写信报告其父,要求帮助干预。不料其父仅在回信中赋诗一首:“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父命如山,接到家书后,蔡家子弟连夜把墙基向内收缩三尺。赵家兄长闻讯后,嘱咐其弟自动拆除现有墙基,也内退三尺。这样,蔡、赵两家之间就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通道。在蔡、赵两家的影响下,这一带居民礼让、睦邻成风,六尺通道也一再延长,小石井就成了人们眼中的“孝义巷”,孝义巷的名称也沿用至今。关于它的传说已经被列入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并且成了巷内居民的“邻里经”。

陆庄巷

在杨桥中路北侧,有一条幽静的小巷,名为陆庄巷。漫步陆庄巷,可见小桥、流水、古榕,感受闹市中的静谧悠闲。到陆庄巷一定要走走陆庄桥。北宋年间,陆宣、陆蕴、陆藻一门父子三进士,二翰林,一侍郎。陆家父子不惜重金,购地百亩,兴建了陆家庄园。陆家庄园四面环水,背面建有一座石桥通往庄外,这桥便是陆庄桥。陆家庄园建筑造型别致,园内建有一座书院,又遍植花草,广栽果木,经数代经营,庄园规模壮观,四处绿树掩映,花果飘香,静思怡人,为闽都一大园林。如今陆家庄园不再,只剩下陆庄桥和陆庄巷记录着曾经的辉煌。

七转弯巷

七转弯巷它毗邻大觉禅寺,西接东泰路,东至仙塔街,长约200米。七转弯巷路面平整干净,两侧是马鞍墙,青瓦屋脊,颇有福州传统古民居的特色。七转弯巷原是福州丁戊山的一条山路,因路窄难行,有7个接近90度的大转弯而得名。此前,巷子约有3米宽,最窄处仅容3个人侧身过,曲折且长,人们都形容走进小巷就如同在迷宫里。随着城市建设,七转弯巷被改造拓宽,如今只剩下三道弯了。“七转弯巷”对于现在很多“80后”“90后”来说,他们可能听都没听过,但对老一辈人来说,里面包含着很多美好的回忆。

能补天巷

在热闹非凡的湖东路上,藏着一条幽静的小巷。能补天巷位于冶山历史文化保护区内。能补天巷仅数百米长,呈“Y”字形,巷内都是密集的居民楼。小巷比较窄,仅容一辆汽车单向行驶。能补天巷的名字来源于一个蚂蚁补“天”字报恩的传说。传说中善良的秀才用树枝救起一群蚂蚁,秀才考科举时把考卷中的“天”字写成“大”字。蚂蚁为了报恩,摆成一横,把“大”字变成“天”字。

三牧坊

一头连接福州繁华的东街口,一头延伸至百年老街卫前街,宽不足4米,长不到240米,白天这里熙熙攘攘,夜幕下却是一片静谧,这样一条小坊巷,不仅走出了数不胜数的福州籍名人,更是承载了许多莘莘学子的中学记忆,它叫三牧坊。坊内住明代正德年间,着何姓一家,三兄弟同时仕途发达:何显为知府,何岗为知州,何继周为知县,显赫闽都。因为何家三兄弟的荣耀,坊名更为“三牧”。在此之前,三牧坊在宋代名为太平坊,因坊内可通往太平寺而得名。南宋绍兴末年,朱倬出任右丞相,尚书王师心为荣耀其家而改坊名为太平公辅坊,将朱倬名声与当地名称巧妙合一。

九彩巷

九彩巷西通北大路,往东北延伸连接鼓屏路,全长约400米。《榕城考古略》中记载:“韭菜园,今俗作九彩园,名未详何龋有二巷,合而出于小古楼街。”九彩园民居未建之前,这块地以种植韭菜闻名远近,地名便称韭菜园。所谓九彩园的“二巷”,指今九彩弄和内九彩巷,“小古楼街”即现在的外九彩巷。

打铁垱巷

打铁垱巷位于五一南路打铁垱公交站西边,东西走向,长180多米,车子无法驶入,十分宁静。巷内有不少树木,绿意浓浓。据史料记载,北宋时福州农耕先进,特别是水运发达,这造成了福州城里面打铁铺遍地开花。打铁垱巷曲折延伸的部分,是一条因鲤鱼庙而得名的鲤鱼巷。传说数百年前,这里的村庄受灾,幸得锦鲤仙救助,为此村民集资兴建鲤鱼庙。

保定巷

早先,保定巷叫浦尾官园。据了解,保定巷的名称起源于明代,还有着黄铿立石“保定巷”的故事。在明代,有个叫黄铿(字叔和)的人居住在这里。黄铿是富家子弟,从小不爱读书。有一天,他出去玩乐到半夜三更才回家,被老仆人撞见,老仆人故意数落、嘲讽他一顿。也不知怎么了,就这样一顿嘲讽,黄铿幡然醒悟,开始发愤读书,考中正德二年(1507年)丁卯科举人,他以工部主事出任刺史。后来因只兴揖不跪拜得罪长官,他回到了福州老家。回到福州后,有个武官每天都很吵闹地经过黄铿家门口。他非常讨厌这个人的张扬,就在巷口立了一块巨石作里门,还在上面刻着“保定巷”三个字。此后,巷子里门低过外门,武官经过的时候,人是通过了,但帽子却过不去。保定巷的名字由此沿用至今。

补充阅读:

三坊七巷是哪三坊哪七巷?

衣锦坊:北宋年间,又称棣锦坊。据记载,宋代侯官人陆蕴、陆藻两兄弟都先后考中进士,到外地做官,又都做过福州知府。福州人认为陆氏兄弟双双衣锦还乡,居住此巷,就榷诗经》“常棣”篇诗意,称“棣锦坊”。宣和年间,又改名禄锦坊。宋淳熙年间,闽县人王益祥考中进士,官做到江东提刑,辞官回福州也住在棣锦坊,认为坊名棣锦不是陆氏兄弟的专利,做官的人都可以“衣锦还乡”,遂改名“衣锦坊”。此后,坊里还出了明代都御史林廷玉、进士郑鹏程等,他们荣归故里,而“衣锦坊”的坊名也一直沿用了下来,人们取其“衣锦还乡”之意。

文儒坊:文儒坊是“三坊”中的第二坊。文儒坊原只是乌山北面的一条小巷,按山北为阴、山南为阳的说法,俗称“山阴巷”,所以文儒坊最初的名字叫山阴巷。据《榕城考古略》载,此巷“初名儒林,以宋祭酒郑穆居此,改今名”。由此可见,在宋代时,山阴巷就已经更名为“儒林坊”,后来,因为国家最高学府的“校长”——国子监祭酒郑穆在此安居,里人学风日盛,于是改成了“文儒坊”,至今近千年的历史。

光禄坊:要说光禄坊,就不得不说闽山。闽山不过是个小山包,后来有人在此建房,使得闽山渐渐藏于房屋群中,看不见了。宋初,这里建有闽山保福寺,后改名法祥院,今存一个石槽。南宋《三山志·寺观》中记载“其山铲削殆尽,所存者,巨石岿然。有石镌观音像,建隆三年(962年)造。有记刻石云:‘寺虽新号,山则故名’,盖古闽山也”。而闽山就在光禄坊内,因此,光禄坊原名“闽山坊”,又有“玉尺山”一名。北宋熙宁以后改为光禄坊,沿用至今

杨桥巷:今天的杨桥路在扩成马路之前,叫杨桥巷,是七巷中最北端的一条小巷,杨桥巷旧名右通衢。北宋宣和间,改名春风楼;南宋称登俊坊,又作丰盈坊,后因巷子通杨桥而被老百姓称之为杨桥巷。1928年因城市建设需要,拓建为马路,改称“杨桥路”。

郎官巷:郎官巷古城延福里,宋咸平五年(1002年)刘若虚中进士之后,改称荣亲里;后来又改为郎官坊,从明万历年间起称郎官巷。宋淳熙《三山志》记载:郎官坊,以刘涛子孙皆为郎官,故名。明万历《福州府志》称:郎官巷,宋刘涛世郎官宅址。

安民巷:关于安民巷的由来,从历史资料来看,至少在宋代就有这个巷名。宋梁克家《三山志》卷四说:“元台育德坊,旧安民巷。刘中奉藻以孝闻,郡上其事,诏赐栗帛以旌之,因号其坊曰锡类。余太宰深登庸,以其旧居,改今名。”

吉庇巷:吉庇巷曾称“魁辅里”,魁辅,相当于今天的“精英摇篮”的意思,这是一个挺有文化内涵的名字,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魁辅里改称为了“急避巷”。明朝嘉靖年间,乡里人感觉这名字实在不好听,于是改为吉庇巷,意寓充满庇佑吉祥美意,沿用至今。关于吉庇巷名称的由来,跟宋代一位丞相有着很深的渊源。据《侯官县乡土志》载,郑性之身居要职,敢于直谏,对南宋朝廷提出了不少的好建议,如重新广开言路,抵御辽、金,收复失地等。致仕后修缮了闽安镇的迥龙桥,总之为福州作了一些好事。里人为纪念他,在吉庇巷修了一座“耆德魁辅坊”,理宗皇帝还为他的故居“清风堂”题写了“拱极楼”匾额。后来,郑性之中了状元,衣锦荣归,路经巷口,屠者正持刀切肉,停下手中刀,瞟了一眼,讲了一句“这不是郑书生吗?”性之勾起受辱之事,以“睥睨大臣”罪,将卖肉的给杀了。从此,行人见到性之赶紧躲避,“自是出入巷无行人”。于是就把这个地方叫做“急避巷”。至明代人们取谐音,改个好名字,才有今天的吉庇巷。

黄巷:西晋怀帝永嘉年间,中原社会动荡,衣冠士族南迁入闽,黄姓定居在一条巷内,人称黄巷,由此可见,黄巷是三坊七巷历史最古老的里弄之一。唐乾符六年,农民起义军黄巢经江西入闽,进入福州。黄巢大军路过黄巷之时,得知当时黄巷北侧住着一位大学问家黄璞,黄巢对将士说:“这是儒者之家,大家要灭掉火炬而过,不可焚毁其居。”军士于是把火把吹灭,静悄悄地走过去,没有惊动黄璞。《三山志》说:“惟此一巷以璞免。”黄璞救了一条巷的人,黄巷由此名声大振,传为佳话。

塔巷:”五代闽国之时,这里的居民住宅刚刚构筑成小巷的模式,闽王王审知部属琅玡安远使便在此募缘建造了一座木制佛塔——育王塔,此大塔位于巷北,并有塔院看管,被视为福州文运兴盛的象征。南宋淳熙九年塔还在,但后来就不知何故损毁了,以后也未见记载。到了宋代,北宋知县陈肃觉得塔巷里参加科举考试的人成绩一般,考中举人的比例也不多,于是就把巷子改名为兴文巷,后又改名为文兴巷,据说效果不错,过了几年果然有人高中状元。虽然官方曾给它定名为"修文巷"、"兴文巷",后又改为"文兴里"等,但老百姓始终称之为"塔巷"。他们将塔看成了小巷文化的结晶。清代,在巷内曾造半爿小塔,以示名副其实。20世纪50年代,小塔移至巷口。

宫巷:宫巷,旧名仙居,宋代改为聚英坊,元代又改为英达坊。到了明初,又改回了聚英坊这个名字。明成化年间,因为巷子里曾建过紫极宫,于是就有了宫巷一称。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