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坪

杨树坪

杨树坪,1959年出生,广东广州人。毕业于长沙铁道学院(现中南大学)铁道工程系 。1995年与人合作开发广州“晓港湾”地产项目,挖到第一桶金,其后在广州老城区改造中成功开发出“荔港南湾”等明星楼盘,获利不菲。现任广州城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高级工程师。广东省房地产商会会长,广州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广州市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大学名誉教授,中南大学兼职教授,广州市维护会治安基金会名誉会长,广州市工商联合会常委。

2016胡润房地产富豪榜,杨树坪家族以110亿排名第42。2019年胡润百富榜排名第828位。


简介

杨树坪,男,1982年毕业于长沙铁道学院(现中南大学),高级工程师。广东省房地产商会会长,广州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广州市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大学名誉教授,中南大学兼职教授,广州市维护会治安基金会名誉会长,广州市工商联合会会长。1978年至1982年在长沙铁道学院学习,1982年至1995年在广州铁路局工程总公司先后任见习生、助理工程师、副经理、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总工程师。1995年创立广州粤泰集团有限公司。曾任广州市协委员,广州东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历任广州粤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兼总裁。现任广州城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江门市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东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届、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

公司概况

广州东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第一家引进外资开发房地产的企业

第一家在境外销售商品房的企业

杨树坪

第一家股份制房地产企业

第一家引进小区物业管理模式的房地产企业

2001 年 3 月 19 日公司股票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公司上市简称为东华实业,代码为600393。

多年来,公司始终贯彻以市场为导向的经营策略,通过集约经营、成本控制等途径,创造了良好的效益,公司综合实力亦迈上了新的台阶。

2004 年 9 月公司正式完成国有股股权向民营企业的转让,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为广州粤泰集团有限公司。广州粤泰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之后,先后通过股权转让以及资产置换将其在广州、北京、江门的优质资产与东华原来的不良资产进行了置换,进一步优化了公司的资产,使公司的经营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再次显示厚积薄发,后来居上的雄者风范,在新世纪以强者恒强的姿态再绘宏伟蓝图。

创业历程

户型创新

1995年,当广东房地产市场还被国企“垄断”的时候,杨树坪还只是个房地产界的新手。 可是,杨树坪却以他自身对房地产独特而超前的理解,逆当时绝大部分发展商做100多平方米大屋的潮流,提出了做小户型:针对居民家庭人口多但住房面积小的特点,以修建小面积单元为主,在晓港湾打造了30-50平方米、每套10万元左右的小户型住宅,推出后大受工薪一族追捧。 这个以创新小户型设计为卖点的地产项目,不仅使晓港湾一炮而红,而且为杨树坪掘到了第一桶金。作为项目总经理的他,通过这个项目获得了操作大型地产项目的经验并完成了资金的原始积累,与人合作的筹码随之递增。

营销创新

继1995年的户型创新后,1997年,杨树坪再次以创新的营销模式“为买家入户广州”在市场上产生轰动效应。 杨树坪认为广州外来人口非常多,由于他们没有广州户口,小孩读书成了很大的问题。这个时候,户口显得异常重要。找到了这个市场突破口,城启与其他单位合作:50平方米可配一个广州户口指标;80平方米可配两个户口指标。还没开工,所得预售款即可完成建设工程。第二个项目的成功,让杨树坪成了身家近亿元的富豪,也让城启在高手林立的广东房地产市场站稳了脚跟。 此后,真正确立杨树坪在广州房地产界地位的是2000年开始开发的荔湾南湾。这个项目倡导名盘名校联姻,提出了由城启集团进行投资办学,寻求政府教育部门的支持、合作办学。再次证明了创新是城启成功的重要源泉。

访谈实录

媒体访广州城启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树坪

一件圆领的灰色套头衫、一条同一色系的长裤。这样一种打扮,可以用舒适和休闲来形容,却很难让人与老板的派头联系起来。然而,这恰恰是广州房地产十强企业之一—城启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树坪。去年,城启集团在房地产方面的总销售收入超过了30亿元,杨树坪也正正是一个亿元级的老板。

“老板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平时上班,打扮都很随意,几乎不会西装革履,也没有保镖前呼后拥,而且,老板脾气很好,很少有老板骂人的场合出现在城启。”这几乎是城启员工对杨树坪的一致性印象。

而关于这一点,记者从走进他办公室的第一秒也可以感觉到。虽然他也拥有一张硕大的大班台,但他没有选择坐在这里,隔着大大的桌子接受记者“远”距离的采访,而是主动地和记者一一握手,然后选择在办公室内的一张小型会议桌旁坐下,“近”距离地和记者聊天。为了减少对采访气氛的打扰,他还主动地将手机调到震动。

四十多岁的杨树坪平时经常笑眯眯的缘故,无论是谈到顺境还是逆境,他都基本上保持微笑的状态。然而他的手却略微带点粗糙,礼节性然而用充满力量感的握手让记者发觉了这一点:这应该是一个实干型的老板。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射到他背后,给他勾勒出一个金色的剪影,在采访过程接近两个小时的大多数时间内,杨树坪都没有选择靠在椅子上说话,基本保持一种微微前倾的状态,让人感觉到谦逊,也让人不自觉地感觉到:他应该是一个进攻型的老板。

当然,杨树坪还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毕业于长沙铁道学院,而现在,该校在广州的同学会就设在城启大厦,杨树坪说:“我有地方”。

杨树坪很少在公开场合亮相,最近一次在公开场合亮相已经是去年1月6日在广州房地产峰会上,在市民心目中,他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在记者心目中,他也是一个很带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一个当年铁路部门的总工级技术人才,从管理股开始,10年内,白手兴家,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发展到今天的广州地产十强。土地、资金、人才、管理、制度,杨树坪领导着他的城启集团,闯过了五个大关,因此我们的谈话,也就从“过五关”开始。

关于土地偏爱低风险项目

记者(下简称“记”):土地是房地产企业发展的根本之一,在我们的印象当中,城启的项目几乎都集中在老城区内,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城启特别偏爱老城区呢?

杨树坪(下简称“杨”):在城启的眼里,老城区项目的风险是比较低的。老城区的土地本身就非常有限,加上目前在东山、越秀、荔湾等地已经几乎没有新的土地批出,而且,老城区交通、配套方便,教育资源也比较好,很多人都愿意在老城区买楼,这就必然决定了老城区项目将存在稀缺性,因此,老城区的项目即使利润不高,但相对安全,周边某些新兴区域的风险会比较大一些。我们的翅膀还没有完全长硬(笑),因此不想担当太多的风险。

记:2002年底,城启以3.05亿元投得广船机械厂地块,这在当时而言是一个天价,用如此的巨资投入一个新项目,其中是否也包括对老城区比较偏好的原因?

杨:当时以3亿多的代价拿下这块地,其实还有很多综合性的考虑。当然,这样的价钱在当时应该算是很高的,因为不少业界朋友都给我们算过账,我们的房子带装修起码要卖6000多元/平方米以上才能够挣钱,这在当时是很难想象的,说真心话,在拿到土地的第二天,我心里面也曾有过一丝的后悔;不过,后来随着土地价格的上涨,我们就开始乐了,去年我们的天鹅湾一推出市场,基本上就是7000多元/平方米的价钱,我敢说,同样这块地,如果放在今天拍卖,估计绝对是另外一个更高的价钱。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其实老城区的土地买少见少,因此老城区项目真的很有潜力。特别是宏观调控以后,未来两年内广州的地价还将上涨。

记:近年来,城启集团盘活了不少烂尾项目,对于不少发展商而言,烂尾楼项目有很多不可见的风险,为什么城启会乐此不疲呢?

杨:我们盘活的烂尾楼项目基本上都集中在老城区内,其实,大多数烂尾楼的先天素质都不错,而且,城启也只是接手价钱合适、财务明晰的项目,因此,烂尾楼项目的风险其实并不高,当然,会比较麻烦———虽然是一个单体小项目,但工作量和需要的人手不会少于一个大盘,不过,在我国的房地产行业,工资在成本中所占的比例较低,因此城启接手了不少素质不错的项目。

关于资金快高长大离不开资本运营

记:从2003年开始,国家就开始了宏观调控,据我们所知,大多数企业都在勒紧裤头带过着“找钱”的紧日子,城启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房地产行业还很依赖于银行的贷款,老实说,宏观调控,国内绝大多数发展商的日子都不好过。不过广州的情形好很多,因为广州的房地产行业管理已经很规范,甚至比香港还严,再难的关之前我们也已经走过去了。并且,去年城启买壳上市后运行顺利。我们认为,要靠企业本身的资本积累的话,企业很难迅速做大做强,而上市是一个比较便捷的途径。当然,上市以后,你会面临较多的监管,花钱可能不如独资时那么随心所欲,对企业内部管理的要求也更高,但未来企业未来的发展,这是值得的。

记:从经验看,买壳上市要找到一个好的壳并不容易,为什么您还要选择买壳上市呢?

杨:选择资本运营是必须立足于长远的。我们选择买“东华”这个壳上市,因为它的资产虽然不多,但没有隐性负债,比较干净,虽然价钱不低,但素质较好。比如说,如果我们能在明年具备增发条件,就能够获得大约10亿元的资金,借助着10亿元,还能够在银行获得10亿元的贷款,一下子多了20个亿的开发资金,企业的发展路子就更宽了。如果我们经营状况好,还能够不断地增发,这样,企业就获得了几何速度的发展。

记:中国目前已经有过千家上市公司了,很多股票的增发也不像企业想得那样火热,如何让消费者相信你?

杨:好的业绩和好的分红。买壳只是第一步,买完壳之后,还要舍得投入,才会有产出,目前,我们已经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将城启在北京的项目置换到上市公司去了,未来,我们还要用3-5年的时间,把城启的优质资产全部置换到上市公司去,通过这样的方式,上市公司就能够获得良好的经营业绩,就目前证监会的标准来看,要连续3年的平均利润达到10%以上的企业才能够增发,这样的企业相信不是特别多。在国外或者是香港,这么多蓝筹股都有那么多的捧场客,就是有业绩的支撑。

关于人才看中的人就要用

记:对于企业而言,人才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我们看来,城启是挺敢于破格用人才的,您自己这样认为吗?

杨:这不存在什么“破格”的问题。关于用人方面,民营企业就有这样一个优势,只要是个人才,就可以上,当然,这对老板的眼光也就有了更高的要求。

记:我们举个例子吧。对城启现任销售中心总经理梁志鹏的任用,因为他的年轻,当年就曾经有很多争议,您为什么还是决定用他?

杨:说真的,梁志鹏确实比较年轻,在城启的资历也不长,因此当年确实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但是他有朝气,有上进心,做事也有自己比较独到的看法,而且,他的能力也有业绩支撑,当年他管的荔港南湾,不但楼价一直在涨,而且卖得很好,因此,我在反复权衡以后,还是决定用他。有时候,作为一个老板,看中了的人就要用,不能够顾及太多。

记:那是否说明您偏爱年轻有为的人才呢?

杨:那不一定,不同方面的负责人,应该有不同的标准,像做销售的,需要一股冲劲,因此年轻的人会比较适合,而像管财务、合同的人,就需要比较沉稳、有经验的人,因此年纪较大的人比较适合,一个企业有各种年龄和专长的人才,企业的发展就会比较良性。

关于管理善施压力

记:其实现在不少企业想出来的点子都挺不错的,但是执行着执行着就变了样,因此,“执行难”的问题不光发生在法院,其实也发生在企业,城启是如何解决这样一个问题的?

杨:对,一个好的点子,不能够是想出来就算数了,还要真正地执行,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少说多干,抓落实”。

记:据城启员工的介绍,您是一个特别随和的老板,几乎从不骂人,您是如何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实现企业指令的上传下达的?

杨:我认为管理的方式是因人而异的,这和个人的知识、成长背景等有关系。我很佩服李嘉诚,他就属于那种很温和的老板。我比较少骂人,但我善于“施压力”,当然,不是很直接的办法,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推动力。具体的做法是靠指标、靠任务来抓执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明确任务和指标,并时时检查完成情况,这样就可以使派发的任务真正执行下去了。而且,我们经常定期开会检查大家对任务的执行情况,做得不好的人自然也就有了压力,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迎头赶上。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奖惩机制,不过,我们是奖励的多,惩罚的少。我认为温和的做事方式也很好,像我谈合同,基本上成功率都在95%左右,因为我舍得让步,会用对方的方式来谈,自然容易谈拢,管理也是这样的。

记:您原来是一个技术型的人才,是如何转化成一个管理型人才的?

杨:通过不断的学习。我原来是学工科的,一开始做商业只是靠感觉,后来不就去参加的系统的管理学习,现在学习已经完成了。就是还没有时间写论文。这种系统化的学习很有帮助,特别是在财务管理、资本运营方面,对我帮助很大。我认为一个人得不停地学习,才可以进步。

关于未来变家族企业为现代企业

记:关于城启的未来,您有什么规划呢?

杨: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一年比一年好,最好做什么事都比别人稍微好一些。我有争强好胜的心,但也不会太过分,我的目标是企业获得稳健的发展,能够长盛不衰。

记:城启未来的长期目标是什么呢?

杨:城启只有自己的长期战略,没有长期目标,因为目标是要随时调整的。我们的战略是以房地产这个主业为主,避免过分的多元化发展。即使是偶尔涉及其它行业,也是和房地产相关的多元化,或者是和行家合作,我们的策略是“不熟不做”。当然,在合适的时机,我们也会做一些类似道路、桥梁、水、电等相关产业的投资。去年,城启就已经启动了一个和主业相关的副业。我们在清远投资了一家陶瓷厂,这个月将试产,春节后将大量投产,我们的设备规模和技术在国内是处于先进水平的,我们的生产线长度达到1公里长,而一般的行业水平仅仅是四、五百米。

记:一个企业在创始阶段可以依靠“人治”,但如果要成为一个长盛不衰的企业,就必须要求“法治”了,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杨:在企业的初期,由于各种制度不完善,加上整个社会的诚信承诺不高,为了防范不必要的风险,就可能会任用自己比较信任的亲人。但在企业发展大了,制度完善,有了理想的监控机制以后,就可以用更开放的心态找吸引更多的人材了,城启的发展方向也是从传统的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发展。说不定,以后制度完善的话,我就可以不做事,只要打打球就好了。

记者手记太极阿钍

听过一个笑话,一个人醉了,拍着胸脯说:“你们谁有我厉害?”另一个人站起来:“我就比你——厉害!”醉人想想,说:“那谁有咱俩厉害?!”

笑话不是太好笑,但是有价值。

见到总是笑眯眯的杨树坪,就很自然地想起这个笑话。广州许多熟悉杨树坪的开发商评价他会说两点,一性格好,二算帐精。而杨树坪说自己进行商业谈判的成功率和效率都很高,他总结的原因是“心算好”,“我说这样,别人非要要求那样,我心里一算,嗯,那样也行,就行了。”

和许多白手兴家的第一代富豪一样,杨树坪也拥有无止境的进取心、为事业而事业的满足感、过人的精力和学习能力等等。但是,和那些更多地表现出开疆扩土的霸气的创业者相比,场树坪是绝不直硬的,场树坪说,这里面既有天性的原因,也有后天的磨练,想来也与多年的国企经历有关。

“其实成功与失败也没什么关系,就算失败了,回去做工程师也挺好。”“开进度会,别人都完成了,你也不好意思不完成吧?”杨树坪这样说人生和企业,样子无可无不可,似乎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要剑拨驽张的。但是,事情终究在沿着他的想法发展,在这笑容背后,你不能不感觉一种深厚的力道。像太极。

(2005-01-24)

广州城启集团简介

经过数年来“追求永不停步”的不懈努力,城启集团已发展成为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控股20多个专业子公司,跻身广东地产资信20强、广州市房地产开发综合实力30强、广州房地产开发建设投资十强、广州10大最佳品牌开发商、广州最具竞争力房地产企业10强以及广州市十大最喜爱房地产品牌企业的大型房地产企业集团。

近况

因广州二沙岛违建拆迁网络知名,杨树坪是二沙岛宏城花园宏达径26号业主,也是二沙岛拆违建筑中最牛别墅业主。墅建筑面积超过5百平方米。

名人推荐
  • 董晓峰
    董晓峰2004年担任长客股份公司董事长,他带领公司全体员工,按照全新的发展战略,奋发图强,开拓进取,用五年时间再造了一个新“长客”,创造了轨道交通装备制造行业的...
  • 王忠桐
    王忠桐,江西南昌人,祖籍南昌市南昌县。王氏港建(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东华三院前主席,家族资产逾10亿。
  • 傅桐生
    傅桐生(1901—1985),满族,鸟类学家。河南祥符(今开封)人。1937年获法国狄雄大学理学博士学位。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 章军华
    章军华,男,1964年5月17日生于萧山市河上镇,大学毕业,中国共产党员,现任浙江三弘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 刘凌云
    刘凌云,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会员。
  • 冷晓琨
    冷晓琨,1992年出生于山东潍坊,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博士,乐聚机器人首席技术官兼董事长。2017年9月,入选《2017胡润30X30创业领袖》 榜单。2018年3月27日,冷晓...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