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大相

区大相

区大相(-1614),?明广东高明人,字用儒,号海目。区益子。善为文,下笔千言立就。万历十七年进士。初选庶吉士,累迁赞善、中允。掌制诰。居翰院十五年,与赵志皋、张位、沈一贯等有旧。赵等先后当国,大相皆引避不轻谒。后调南太仆寺丞,以疾归,卒。工诗词,皆严于格律,为明代岭南大家。有《太史集》、《图南集》、《濠上集》。

基本内容

  区大相(-1614),明诗人,对岭南诗坛影响巨大。

  区大相(?—1614),字用孺,号海目,广东高明人。为文有奇气,援笔数千言。万历癸酉(1589年)与兄大枢举于乡,己丑(1589年)与弟大伦中进士。官翰林检讨,同修国史,经筵展书,历赞善中允,掌制诰,居词恒十五年。万历乙巳年(1605),区大相调任南太仆丞。在任3年,称病回乡。居乡8年。1614年病逝。著有《太史诗集》、《诗集》、《图南集》、《濠上集》和《制诰馆课杂文》等。工于诗,诗律板严,铸必炼,为明代岭南诗家之最。

诗词作品

律诗(618)

与坐客咏席上所见效小庾体十一首

咏砚(明·区大相)

娲工呈练彩,孔石琢圆方。以我紫云片,登君白玉堂。

区大相

凿池分月影,披露扬星光。永持坚润质,游心文史场。

?

其二 咏酒卮(明·区大相)

华堂宵宴启,金卮上寿行。斟酒奉兰席,提携随玉瓶。

送意只愁浅,含情同一倾。且愿开涓滴,为君解宿酲。

?其三 咏骰盘(明·区大相)

玲珑捧玉手,错落出雕盘。含采分投易,连呼急转难。

良夜宴未毕,行乐美无端。虽非百万掷,聊以奉君欢。

其四 咏香(明·区大相)

珍木产南国,芬馨上北堂。幸同微火用,常共好风扬。

百和凝花阁,双烟出洞房。倘陪明德荐,随地可留芳。

其五 又咏(明·区大相)

百花妆阁晓,一炷绣帘飞。作佩充兰室,承薰入舞衣。

每从海尉至,常护汉郎归。立近御炉侧,青烟接紫微。

其六 咏香炉(明·区大相)

斑升翡翠点,杂用金银涂。诡制侔周鼎,奇形出汉模。

翠翘案上拂,鸳被帐中需。终宴含香侍,兰烟飘座隅。

其七 咏烛(明·区大相)

西楼淹夜饮,东壁暧清光。楚宴缨休绝,燕庭书作行。

龙衔疑却月,莲吐半凝香。不是风欺焰,佳人舞袖长。

其八 又咏(明·区大相)

洞房恋夜色,银箭起更筹。影乱弹棋席,光多教舞楼。

花生应待喜,泪落不关愁。未上西园月,偏能美夜游。

其九 咏烛台(明·区大相)

铜荷叶下盖,金芝茎上盘。枝发九龙燄,花高四座看。

明心投分易,承泪觉离难。还持不自照,侍君罗帐欢。

?其十 咏屏风(明·区大相)

锦屏罗广座,曲曲似巫峰。灯映琉璃净,堂开云母重。

看花围蛱蝶,学舞障芙蓉。多是云将雨,朝暮会相逢。

其一十一 咏琵琶(明·区大相)

旧时马上声,今向席间鸣。花月意恒满,关山恨暂平。

芳尘萦袖出,纤指逐弦清。莫以别离曲,来承欢宴情。

绝句(106)

莫愁湖曲(明·区大相)

湖上烟花暝,湖中丝管催。木兰双桨在,何处莫愁来。

其二(明·区大相)

荡漾芙蓉花,惊出鸳鸯鸟。芳湖明月曲,吹送吴天晓。

?其三(明·区大相)

碧水似开镜,远山如画眉。岸花凝笑脸,堤柳斗腰肢。

?其四(明·区大相)

借问卢家女,佳名是莫愁。不知秋别恨,何处上心头。

排律(85)

送何平甫同年宰嘉兴(明·区大相)

东南信多美,此地霸王州。云凫去渺渺,江路溯悠悠①。

宿昔嘉禾郭,今兹烟雨楼。水绕吴洲曲,山连秦望浮。

河阳种花去,单父鸣琴游。

其二(明·区大相)

燕树雪成霙,黄河冰可步。近郭送骖騑,遥山起烟雾。

别筵方恨促,怀歌已言暮。蘋洲千里思,桂楫三江路。

去羡淩风舄,送子西陵渡①。

按:① 以上《区太史诗集》卷五

庭梅二月半后放花(明·区大相)

春还忽已半,桃李方参差。梅蕊何迟发,开花临玉墀。

捲帘蜂乍入,披幌月仍窥。韶节谅难定,素心人讵知。

孤芳幸未晚,及此赠佳期。

和四家兄元日看梅(明·区大相)

正朝览物华,庭梅色已弄。送腊稍辞寒,迎岁尚含冻。

年光蕊上转,春意枝间动。初妍映柏觞,早芳入椒颂。

人对新岁花,鸟回新花哢。

又咏新柳八韵(明·区大相)

芳柳似佳人,柔情婉此辰。朝晖灞岸日,夕弄章台春。

浥露参差发,和烟点缀匀。腰肢初学舞,眉翠半含颦。

玉渚千丝弱,金铺万缕新。随风未作浪,曳地不生尘。

香陌临池转,妆楼拂酒频。伫看清荫接,园馆合留宾。

罗旁定后舟经两山纪行作(明·区大相)

此地昔通道,曾劳十万师。遥传破胆略,始有息肩期。

丹徼疆重辟,苍梧俗旧疲。万山罗郡国,千水会黔漓。

密树森如戟,层岚障似帷。春云低战垒,锦石驻兵麾。

北首卑前代,西征又此时。皇灵消祲霭,优诏问疮痍。

土俗馀椎结,溪途历险巇。听鸡知井落,巢燕觅茅茨。

楂放新泥潦,猿啼宿雾枝。风前吟越客,花里笑蛮姬。

夕泛冲江涨①,归潮赴海涯。榜先沙鸟发,帆逐岸藤移。

汉使裁溪笛,秦军护竹篱。楼船今罢议,无事更南窥。

按:① 冲,伍本作“春”。

古风(194)

马上见宫燕回翔感赋一字起九字止(明·区大相)

燕,于飞。入绣幕,出香帏①。御林拂拂,宫桃绯绯。晓临金屋舞,夕傍玉楼依。

婀娜多情恋主,差池新恨沾衣。云间尺素缄长别,芳草王孙怨未归。

年年见尔红襟如旧,岁岁逢人黑发渐稀。故园花树已度今春晚,后院壶觞莫教他夕违。

按:① 香,伍本作“宫”。

悯潦三章端民歌王兵宪宗鲁也余为广其辞焉(明·区大相)

洪潦汤汤兮毒吾州,地维圮兮乱常流。霪雨助虐兮溢原野,飘室庐兮灌城社。

水不仁兮民为仇,潦不止兮君侯忧。

其二(明·区大相)

潦不止兮奈何,日惨晦兮雨滂沱。燕雀东西兮失其故处,蛟龙矫矫兮水府失驭。

薪竹兮易竭,望尾闾兮难泄。嗟洪流其何以,底定兮民将为鱼,非君侯兮吾安得平土而居。

其三(明·区大相)

往见侯兮,熊车戾止。今见侯兮,短衣敝屣。短衣敝屣兮为吾民,手足胼胝兮焉知其勤。

吊洪流兮汗漫,侯之治水兮心力殚。芬芳兮椒浆奠,水府兮闷闷。

发禁旅兮登城陴,民之颠溺兮忍其弗持。载糗饵兮食其饥,上帝怒兮叱水府。

杀湍流兮宅南土,江河晏兮来万祜。

西湖春游曲(有引)(明·区大相)

湖山具美,标江左之奇。风俗好游,沿南朝之陋。弦歌呈野,绮縠如云。山扉水榭,出入烟霞。画舫金堤,留连岁月。作者但纪华丽之风,不及侠游之事。维时春也,以春命篇。

青萍照绿芜,细柳漾新蒲。翡翠金堤并,鸳鸯玉水俱。

时逢湘浦驾,来弄汉皋珠。

四言诗(18)

滔滔孟夏,品物洁齐。日月于迈,我心孔凄。中园有槿,其叶萋萋。

芰荷出水,桃李成蹊。春花昨荣,落而为泥。今者谈宴,诘旦乖暌。

大块劳生,形役志迷。良会几何,用兹惋懠。灼灼丹葩,煌煌赤圭。

君子服之,以和天倪。山则多云,水则盈溪。挐舟溯梁,渚钓林栖。

瞻彼白驹,驾我青鹥。与二三子,于攀于跻。

励志诗(明·区大相)

有大人者,德业日新。彼虽圣哲,聿用忧勤。嗟余小子,舜我何人。

少也失学,壮而无闻。

其二(明·区大相)

在昔弱龄,粗事诗书。鬒发其蓬,税驾焉如。朝华夕殒,奄忽居诸。

我匪乔松,其能久欤。

?其三(明·区大相)

不树不艺,曷望秋穫。不斲不削,曷施丹雘。我疆我室,是咨是度。

勿为胡成,不殖将落。

其四(明·区大相)

上善若水,是以有德。下士闻道,笑而不识。鹪鹩巢林,卑栖自溺。

大鹏扶摇,汝将安适。

其五(明·区大相)

嗟我不淑,实昧前算。刚而不克,柔而靡断。方覆一篑,废涂于半。

汎汎中流,茫茫道岸。

其六(明·区大相)

鸿鹄高飞,必用羽仪。如何中路,弃我如遗。非彼弃我,我实荒斯。

迁善改过,来犹可追。

其七(明·区大相)

人亦有言,下流莫处。高岸为谷,百恶是注。祸福之门,贤者所杜。

慎尔发机,荣辱之主。

其八(明·区大相)

人亦有言,功崇惟志。云胡弗竞,希骥则骥。大人所履,小子所视。

矧兹秽陋,能不思企。

?其九(明·区大相)

畴能不细,而丰于大。畴能不迩,而远是迈。积水成渊,累土成岱。

不积不累,厥功攸替。

其十(明·区大相)

滔滔逝者,日月其遒。烈士壮心,奚必凛秋。嗟我怀思,在彼中洲。

望而不见,我心伤忧。

朔风吹缨五章送焦弱侯修撰(明·区大相)

朔风吹缨,代马悲鸣。往送我友,言返旧京。我无羽翼,与子偕行。

匪耽爰处,永弃休明。离觞未御,夙驾徂征。瞻望靡及,言以宣情。(一章)

鸳鸯在梁,载戢其羽。昕嬉玉水,夕宿兰渚。虞者张罗,巧中其侣。

载飞载鸣,东西失所。永乖形影,隔绝笑语。岂不尔思,怅望伊阻。(二章)

翩翩玄隼,集于高隅。矜彼腐鼠,逐我鹓雏。我欲弯弓,畏彼狂且。

玄阴漠漠,雨雪载途。子之去矣,敬慎尔躯。清静恬淡,为道之腴。(三章)

我友自南,罹谗而逝。悠悠彼天,而奸是惠。蒙蒙棘榛,植于阶陛。

如何周道,容此芜秽。有客有客,先子云迈。心之烦矣,涕集于袂。(四章)

我谓我友,省已靡愆。彼骄者子,狂言便便。扃钥不慎,盗将入门。

利口覆邦,彼妇逐贤。青蝇青蝇,白壁何冤。是非之原,众所共惛。

如何君子,遽惑谗言。(五章)

六言诗(2)

关南阳羽客(明·区大相)

八桂春风闭户,七松秋月开关。千年华表城郭,五岳云中往还。

清浅蓬莱海上,摩挲铜狄人间。昔时采药童子,俱成白首红颜。

遣怀(明·区大相)

晨起科头理药,清斋叩齿焚香。几曲琴声山意,一帘树影秋光。

名姓虽登朝籍,衣冠懒逐班行。金马时逢难客,木鱼昼礼医王。

乐府曲辞(13)

上之回(明·区大相)

诏书下汉宫,天子向回中。羽卫临边静,山川驻跸雄。

前军抵代北,后骑属河东。归及长杨殿,誇胡更射熊。

?其二(明·区大相)

三时方耀武,万乘以戎行。雪花随玉辇,云叶捲龙旌。

大狩长榆塞,劳军细柳营。莫拟瑶池宴,终留八骏名。

青楼曲(明·区大相)

新莺啭画堂,新燕集雕梁。柳叶裁眉出,桃花学面妆。

珠帘映日捲,锦袖随风扬。大道连平乐,高楼接建章。

容华艳阳月,夫婿侍中郎。挟瑟调鹦鹉,将箫待凤凰。

朝回欲有问,轩骑满东方。

君马黄(明·区大相)

君马黄,臣马骊。二马虽共逐,臣马驱以驰。走灭没,出权奇,谁当产者渥洼池。

踰昆崙,度月支,谁当相者孙阳师。珊瑚宝勒黄金羁,桃花锦障光陆离,路傍照耀幽并儿。

君马吉行三十里,臣马前驱为君死。千金台上未为恩,一顾尘中岂徒尔。

不辞四蹄践霜雪,西走咸阳东辽水。战罢初归玉塞群,功成更服天闲驷。

却笑周家八骏蹄,徒向瑶池御天子。

古有所思(明·区大相)

我所思兮大海南,何以致之紫云缄,青瑶为字金作函。

波涛万里不可涉,白日忽破扶桑岚。我欲乘龙,龙不我骖。

我欲附青鸟,青鸟不我衔。将泪滴海水,为我流入明珠潭。

我既无羽翼,君亦一去无消息。从今勿复思,相思何终极。

堂前琼树枝,把君旧颜色。携手高台复几时,君在天南我天北。

骚(4)

送友人还山歌(明·区大相)

君处世兮清穆,忽捐佩兮何促。风尘灏洞兮不可以久游,返予驾兮初服。

既不理兮多口,复无意兮横目。思清流兮濯缨,惧迷阳兮伤足。

杨何心兮歧泣,阮何见兮途哭。揽桂兮崇冈,搴兰兮幽谷。

慕鲁连兮辞侯,钦介推兮逃禄。君不留兮奈何,拊黄鹄兮高歌。

欲从君兮未得,徒怅望兮岩阿。

?其二(明·区大相)

羌独处兮无与,君惠顾兮为侣。佩珊瑚兮脱赠,衣飘飘兮霞举。

君胡为兮空山,捐富贵兮早还。日黯黯兮将愁,暮君之行兮渺难攀。

朝饮牛兮涧底,夕挂瓢兮松间。悦白云兮高岭,弄明月兮澄湾。

蹇予步兮夷犹,隔千里兮沧洲。望山中兮不见,思公子兮多怀忧。

九望 望瑶台(明·区大相)

题注:托言上古,明良一堂。推贤让能,师师在列。已不得从游其中,思黄虞之盛,庶几遇之,而惧岁不我与焉。

序:《九望》者,端溪先生之所作也。区子以万历丙申岁从使淮还京,再入史局。自守职以来,将一纪于兹。久备记载,谊在献纳。而职事旷焉靡举,志愿颓焉将迈。时朝政多阙,上下否塞,情不能通。思天下日入于敝,意忽忽有失。眷言兴怀,乃昉九章,本其土风,申骚人之遗,为《九望》诗以见志焉。惧览者不察,故粗举大义云耳。

瑶台兮云浮,菌阁兮蕙楼。溯赤水兮负玄洲,飞仙遨兮驾苍虬。

星辰朝兮绛阙,日月环兮丹丘。孔盖兮龙斿,仙之人兮纷纷而来游。

瑶台高兮缥缈,中有人兮丹颜绿发而衣缟。翳玉芝兮琅喝艋庳字觳荨

珠入海而为树,桂逾岭而成林。尘壒既不可久处兮,夫孰表予之遐心。

将托朱鸟以为媒,又要之以夙好。朝诣车于雁门①,夕弭节于璚岛②。

虎骖乘而眈眈③,龙服衡而矫矫。憩落落之长松,涉涓涓之行潦。

聆仙乐于云门,抗飞旌于霞表。招虞帝于苍梧兮,宾轩后于洞庭。

戛云璈兮瑶佩,披霞帐兮曲璚。美嘉橘兮秋实,揽桂树兮冬荣。

岁逌逌其将迫,心摇摇如悬旌。

按:① 诣,崇祯本、伍本皆误作“脂”。  ② 弭,崇祯本作“弥”,据伍本改。  ③ 眈眈,崇祯本作“耽耽”,据伍本改。

?其二 望天池(明·区大相)

天池波兮浩溟溟,日滉漭兮云无晶。川谷兮东注,地轴兮南倾。

九州浮兮若芥,六合混兮一泓。焦石沃兮何时竭,大壑纳兮何时盈。

中有神山,随波靡宁。仙人愁若,诉于帝庭。帝乃使神鳌兮戴之,若浮沤之暂停。

犹不免兮漂荡,越洪流而南行。日月出入,星辰晦明。

乾坤沸灪而震荡,又何足喻乎变化之鲲鹏。将命太一兮为舟,元气兮为楫。

控巨鳌兮驰贝阙,荐波茗兮拾海月。昔神后既奠夫九土,曾莫顾夫家室。

何仲尼皇皇而乘桴,效渔父之榜枻。是固吾之所愿,将褰裳兮从之。

惧将至而风引,忽欲往兮中疑。鲛室兮嵚?,珠宫兮逶迤。

仙人下兮光陆离,驾水车兮载云旗。夕息兮晹谷,朝嬉游兮扶枝。

路超远兮莫致,蹇惆怅兮生悲。

东征诗(明·区大相)

万历二十六年季秋,国家复有事于东夷。维时朝鲜患倭,至是六七年矣。我师救之,久未报捷。天子赫然震怒,乃命巡抚万公世德视师,前与总督大臣邢公玠、都督陈公璘以下文武将臣十馀人,兵会于朝鲜。先后济鸭缘江,数道并进。惟公壮志鹰扬,英风虎视,暨于群公,罔不协乃心力,竭厥忠谋。将輘乐浪,踰鸡林,耀师于釜山,封鲸鲵而后返。太史氏区大相以为从古帝王出师命将,咸有诵言,以壮军容,宣国威,伸同仇之谊,轸于役之劳;矧夫以天王之师,征诛□□,算出万全,事在必克,顺治威严,于兹为盛,宜昭示远服,永诒来祀。于是作诗二章,虽乏孔硕之词,庶扬有截之威云尔。其词曰:

皇赫怒兮定夷乱,壮士奋兮不遑宴。横长戟兮箙劲箭,组甲耀兮星辰焕。

蹴溟渤兮波涛晏,倚长剑兮扶桑岸,四极奠兮鳌足断。

生平事迹

区大相的父亲区益和哥哥区大枢都是明朝的举人,他和弟弟区大伦则是明朝万历17年(1589年)同榜进士。

登第后区大相被选为翰林庶吉士,先后授任检讨、国修国史、经筵展书、户部尚书等官职,负责草拟皇榜诏令。后因弹劾权贵被调任太仆寺丞、替皇帝掌管御马。不久他称病带着两个儿子区怀瑞、区怀年返回广州的别业定居。父子三人终日吟咏唱和,最终成就了在诗坛的地位。区大相成为“岭南诗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两个儿子在岭南诗坛上也都享有盛名。

还和其弟区大伦倡议建起灵龟塔

相传当年区大相、区大伦将其母亲苏氏的骨灰运回阮埇故乡时,船将靠岸,却不知为何总有一股推力推回。后有龟数只浮出水面,将船托至岸边,才得以上岸。于是,兄弟俩相信神龟显圣,办过丧事之后,立即倡议建筑灵龟塔。塔为七层,平面八角形,楼阁式砖塔,高32.3米,塔第一层直径7.2米,内径2.4米,各层原用木板作楼阵,塔外置平座(后来重修时,木板楼级改为砖结构,木栏杆改铁水管),各层檐口饰以琉璃瓦。塔第一层本供二座石佛像,后散失。

万历29年(1601年),灵龟塔建成,并存留至今,庇佑一方百姓。“祸水四起,蛇蝎为患,民不聊生”的土地,从此世代安居。

大相虽官宦不显,却在明代诗词学上占有重要地位。清人所编《粤东诗海》赞其诗“力祛(馆阁体)浮靡,还之风雅……明三百年岭南诗之美者,海目为最”;明末粤籍名士陈子壮也称其诗:“其言廓,如征文献者,以是集为之”,认为可以用来证史。

而大相本人则认为:“古者,史官陈诗采风以观国俗,离歌巷谣猥杂并载,因其美刺以定庆让。”又说:诗亡即风亡,王者不采风,诸侯不贡俗,则赏罚不行,固亡。”由此可见,区大相是把采风看作与采史同等重要,把写纪事诗以讽刺时局,看作是事关国家兴亡的重大事情。其记事诗亦因他此种认识有了极大的证史价值。

?“两朝四进士,一榜四文魁”,说的是阮涌明朝进士区大相一家。区大相的父亲区益和哥哥区大枢都是明朝的举人,他和弟弟区大伦则是明朝万历17年(1589年)同榜进士。 登第后区大相被选为庶吉士,先后授任检讨、国修国史、经筵展书等官职,负责草拟皇榜诏令。后因弹劾权贵被调任太仆寺丞、替皇帝掌管御马。不久他称病带着两个儿子区怀瑞、区怀年返回广州的别业定居。父子三人终日吟咏唱和,最终成就了在诗坛的地位。区大相成为“岭南诗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两个儿子在岭南诗坛上也都享有盛名。?

明朝时,秀丽围一带地势低洼、河涌交错,阮涌村由于不近山也无山,所以常会遭遇水患。区大相为官后,将这一情况面奏皇帝,后奉旨回乡修筑了一条两公里长的“九纽基”(也叫“官基”),改善了村民的居住环境。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他又带头发起捐资,兴建了八角七层的灵龟塔(今位于高明区荷城沿江路的灵龟园),今已成为高明一景。

名人推荐
  • 旅冰山
    旅冰山,1965年1月生于舞阳县北舞渡,1985年7月毕业于河南大学,多年来创作诗歌、小说、散文、随笔、评论十卷200余万字。作品有《荒原上的孤嗥》、《大毛流浪记》、《庄..
  • 朱季友
    永乐二年,朱季友赴阙献书,内容“专诋周、程、张、朱之学”。朱棣看后大怒:“此儒者之贼也。”,立即“命有司声罪杖遣,悉焚其著书”。
  • 沈应奎
    沈应奎,清朝官员,号吉田,浙江平湖县人。沈应奎为副贡生出身。平太平天国之乱时,沈应奎以军功获升迁,累官贵州布政使,因获罪被免职。光绪十年(1884年)中法战争期...
  • 郑伯玉
    郑伯玉(生卒年不详),字宝臣,莆田后埭(今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胜利街)人,郑露之后裔。
  • 赵友直
    赵友直,宋代诗人、词家。字益之,号兰洲,上虞(今浙江上虞东南)人。度宗咸淳元年(一二六五)与祖必蒸、父良坡同登进士第,授桐川簿、迁知县事。帝昺祥兴元年(一二...
  • 陈世虎
    陈世虎 男,1962年出生,大专文化程度,现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博学会员、高级创作员,中国作家代表作陈列馆创作员,湖北青年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艺术院特邀创作员。《...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