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文 > 观后感 > 正文

《大约在冬季》观后感心得感悟

2020-08-13    观后感    【手机浏览本页】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的金曲唱尽了爱而不得的细腻情感,更象征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从同名小说到电影,都是在这首歌动人氛围的感想中创作出来的。

  11月15日电影《大约在冬季》即将上映,这首脍炙人口承载一代人美好回忆的歌曲终于成为今年大银幕上的动人故事,该电影由执导,编剧,齐秦特别出演。

  今日片方发布了《大约在冬季》的群星版MV,主创们纷纷为电影献声,重新演绎了该歌曲,MV里再现了齐秦“狂飙”演唱会的重磅视听,同时还穿插着90年代既唯美又怀旧伤感的氛围画面。

  电影主创献声承载一代人美好回忆的金曲重现

  影片围绕北师大学生安然(马思纯饰)与台北摄影师齐啸(霍建华饰)之间的人生辗转,从1991年齐秦狂飙演唱会上的邂逅一直到现在,跨越30年讲述了一段别样而厚重的爱情故事。从片方发布的《大约在冬季》群星MV里可看到电影的精致质感,无一不体现了电影对20世纪90年代的深度还原。

  大到1991年齐秦“狂飙”演唱会的重磅视听再现,影带画面以及城市路人,老北京胡同和车站外景,从校园到商场的场景设计。小到不同年龄层人们身上的配饰——丝袜、手套、帽子、眼镜、手工编织的围巾等等,一切都充满了那个年代的真实质感,电影把这一切都用流畅而带柔光的运镜串联起来了。

  MV中马思纯的声音优雅动人,霍建华的声线充满磁性质感,二人音色交织在浅吟低唱中缓缓道出了爱情中的百般滋味,细腻又深情。电影里的安然和齐啸在30年的时光中,各自都有了自己很大的改变和成长,他们也曾尝试在爱里为对方勇敢,却在最后像歌词里唱的那样“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脍炙人口的歌曲成为银幕大电影

  眼泪和欢笑后勇敢面对告白与告别

  昨日在京举办的电影首映礼上,编剧饶雪漫也坦言她本人就是齐秦的歌迷,《大约在冬季》是电影的灵感和线索歌曲,将这样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IP改编成电影也付出了4年的时间,努力去构思,并反复调整和修改。

  作为粉丝为自己的偶像写一个故事,这应该是大部分粉丝的终极愿望吧。偶像齐秦昨日也在首映礼上回应感谢雪漫,她让这首歌有了继续传递爱的可能性。这首歌有90年代大部分人对待爱情,对待分离,对待美好回忆的共鸣,相信这些是可以传递下去的,因为爱都是共通的。

  很多网友在提前观影后,都感慨电影成功地复刻了90年代的唯美怀旧氛围,观影的过程有眼泪也有笑声,在最后电影都给了人勇敢向喜欢的人告白,和勇敢向过去告白的勇气。这也是导演王维明想表达的观点,要真正勇敢地去面对曾经的对与错,因为在当下的每一刻都是自己的真心。

  同时导演也希望通过电影中齐啸与安然爱情的结局,让大家看到遗憾不见得是遗憾。也许爱情的遗憾,是不是能够再有一颗跟年轻时一样的初心,但只要对爱有期许,那就仍然有能量去爱别人,爱自己。

  《大约在冬季》观看心得

  还记得关于陈奕迅演唱会的逸闻吗?

  几年后,情侣凭当年演唱会的票根一起看演出,就能免费进场。然而,有太多的人在短短的几年间走走停停,分道扬镳。

  台上的人唱情歌,台下的人演分离。

  这便是音乐给人的温存与寒凉,亦是电影《大约在冬季》所要传达给观众的情爱密语。

  1991年,由一场齐秦的演唱会开始;2019年,由另一场齐秦的演唱会结束。这中间,记录了安然、齐啸两人近30年兜兜转转的爱情。

  用音乐引出往日深情,易令人联想到陈可辛的那部《甜蜜蜜》。一对恋人哼唱着邓丽君的歌,走过漫漫人生路。

  然而,《甜蜜蜜》的处理是去纯爱化,更多展现时代背景与社会现象,两个主角也并非如多数言情剧那般爱得死去活来,而是在保留彼此的思念后,投身于生活无常的漩涡中。

  相比于《甜蜜蜜》的现实主义基调,影片《大约在冬季》在整体结构上,保持一贯的理想化情爱表达。

  安然与齐啸的相遇是戏剧化的巧合,两人的情感也是完全投身于纯爱的忘我,一切就像二人在台北相遇的梦幻湖一样,如梦如幻,似真非假。

  爱意清美,但电影并不是一则纯爱小品。在一些细节处理上,《大约在冬季》更想点明情爱在命运中的悲怆。

  《甜蜜蜜》中,邓丽君的逝世,换来的不是黎小军和李翘的重逢,而是关于过往的回忆。它的意义在于用甜蜜的记忆衬托如今的不甜蜜。

  同样的,《大约在冬季》这首歌也给影片奠定了感伤的基调。

  关于结局的开放性,观众可能会说:安然、齐啸到底有没有走到一起?

  此处我的猜测是:没有!

  首先是贯穿影片始终的那首《大约在冬季》所给我们的象征意义。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会相见,却不知何时相见。“大约”一词在给人模糊、不确定之感的同时,也表明了爱情的无常与相约的无定期。

  不确定何时相遇,并不代表肯定不会再见。

  倘若八卦一下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或许命运的不可估量会让你对安然与齐啸的再次相遇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据说创作《大约在冬季》,齐秦仅用了15分钟。歌中倾诉的皆是自己与爱人那段两地相隔、聚少离多的情感。而那个使齐秦写出如此真挚伤感歌词的人,正是一代女神王祖贤。

  当时,两人的情感在娱乐圈本是一段佳话,可最终这段“甜过初恋”的爱情,还是没能甜过十年。

  影片《大约在冬季》借宿管大妈之口,八卦一番:“齐秦给你打电话,王祖贤知道吗?”看似调侃,实则暗示了安然与齐啸的情感结局。

  齐啸与齐秦有着同一个姓氏,且安然与齐啸同当年那对才子佳人一样都分隔两地。齐秦、王祖贤的情感正是齐啸与安然爱恋过程的象征。

  有一处细节,宿管大妈传达室墙面上贴了三张明星海报,其中一张便是王祖贤。那时候,安然正隔着窗户询问自己的信,此时镜面映射出王祖贤的脸像与安然正好重叠。

  安然不是王祖贤,齐啸也不是齐秦,但他们的爱跟偶像类似:崎岖坎坷,痛并快乐着。

  除了音乐上的指涉,关于影片的情感主旨,也让人对结尾增添一丝悲伤的解读。

  《大约在冬季》不是一部简单讲述矫情爱意的作品,它讨论了一个普遍问题:

  到底是什么让两个人没法走到一起?

  不是两个人不再相爱,也不仅仅是别人从中挑拨,更重要的是天命的不可知,使得一个在此岸,一个在彼岸。

  就像导演王维明所言:“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只会留下爱而不得的遗憾。”而致使遗憾的元素,源自说不清道不明的本能冲动。

  两个主角的性格截然相反:安然敢爱敢恨天真劲,齐先生唯诺柔情成熟气。

  齐啸说:“我想像你一样天真,但我不能。”因为他有父亲、儿子要照顾,家庭的重担不能让他像安然那样豁出一切去爱一个人。

  安然说:“你想见我,你可以随时来;但我想见你,不能说去就去。”安然主动追求别人,却没有办法摆脱现实的束缚。

  一个金钱自由却被情感束缚;一个狂放肆意却被现实左右。最终,安然的性格发生了转变,但这一转变,不是由青年到中年的蜕变,而是结尾处,向来主动的安然再也跨不出那一步。

  每次分离,都是安然主动去找齐啸。火车站送别,以及台湾主持活动,都是安然第一时间跑出去寻找恋人。工作敢拼的她,在爱情上也占据主动。

  但结尾,却是齐啸主动在演唱会上放出了那张安然当年挥舞围巾的老照片。而那个曾爱得热烈的姑娘,则静静坐在远处,淡定地看着一切,哼着老调。

  这就是齐啸所谓的“给得起”但“等不起”。

  在叙事上,老一辈的错过与新一辈的相遇结合在一起,看时还以为会传达出类似《假如爱有天意》中的观点:老一辈的遗憾,新一辈来完满。

  可还是结尾的戏份,把这一梦幻臆想再次解构。

  就像莎士比亚的《麦克白》那样,最终的结局不是惩罚,而是对权力的渴望,依然在人间荡漾、徘徊。《大约在冬季》也是如此。

  女儿又像母亲那样挥舞着围巾,她如母亲般对旁边的男人动了心,可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又一个少女落入情爱冲动的漩涡,完成类似母亲的情爱轮回。这不是预示美好的开始,而是无常的结局。

  如果在路上遇见齐秦,安然就会相信爱情。

  可是,你在路上是不可能遇见齐秦的,也就侧面表达了:以往的爱情,烟消云散。

  看似是讲述两个人的纯情爱意,实际上是关乎时间、命运、遗憾的故事。

  他们的情真,但更真的是时间,是命运。有错过,有相遇,有巧合,有悔恨。

  影片在细节上,也服务于这样一段爱情悲剧。

  片中两次出现了托尔斯泰这个文学符号:

  一次是安然决定跟闺蜜一起出去打拼,丢掉铁饭碗,排挤她的同事娜娜正在看托尔斯泰的自传。

  另一次是在台北,齐啸手中拿着本老托写的《复活》。

  男主聂赫留朵夫引诱女仆玛丝洛娃,怀孕后的她被赶出家门,沦为妓女,这让曾经的浪荡子良心不安,于是聂赫留朵夫决定与玛丝洛娃一同流放,可为了保住爱人的名声,玛丝洛娃还是离开了聂赫留朵夫。

  这里也是对齐啸、安然感情之路的暗示:

  结局依旧是一出悲剧,但每个人都有苦衷与不得已,谁都不是出于真心去伤害别人。

  日式茶舍,两人最后一次相遇。

  墙上,“一期一会”在镜头的切割下只剩“一会”,没了“一期”。

  正是这无期的会,让我们猜测下一次见面到底在何时后,又茫然于遥遥无期。

  电影《大约在冬季》以不多的戏剧冲突,让情感的聚散展现在观众面前。

  相约是无期的,离散是注定的。爱情中没有什么背叛憎恶,不过是缘分将尽,即走即停。

  《大约在冬季》观看体会

  《大约在冬季》可以说是一首国人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即便是很多没有经历过哪个时代的人,很多人也会因为郭德纲的搞笑改编版本而熟悉。而现在这样的一首歌,居然也拥有了同名电影,而《大约在冬季》自然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主题曲。

  实际上影片的故事主线也正是和《大约在冬季》这首歌有关的,霍建华与马思纯扮演的男女主角,正是在齐秦的演唱会上相识,从而开始了30年的恋爱故事……而《大约在冬季》的电影编剧则是国内的著名作家饶雪漫,她的《左耳》等作品也被很多的电影观众所熟悉。

  必不可少的则是主题曲的演唱者齐秦,他也和侯佩岑一起特别出演了《大约在冬季》电影,并且在首映式上表示,自己并没有想过《大约在冬季》能够成为一部电影,但这个惊喜却也让《大约在冬季》能够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去进一步表达爱的含义。

  当然除了男女主角算是知名演员外,魏大勋、张瑶、文淇、林柏宏等也都参演了《大约在冬季》,而如果想要看这部电影究竟讲述了怎样的故事,那么在11月15日起走入影院,自己亲自去品味和体会吧!

  《大约在冬季》观后有感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20世纪80年代末,齐秦的这首《大约在冬季》唱出对当时女友王祖贤的情意与思念,21世纪10年代的最后一个冬天,饶雪漫2018年出版的作品《大约在冬季》的同名电影将于明日(11月15日)上映。

  影片《大约在冬季》请到了齐秦客串,曾经的书模马思纯为主演,这样的搭配不禁让许多网友感慨“饶雪漫是左手追星右手造星的赢家”。

  跨越30多年,《大约在冬季》依旧能唱响一代人的青春记忆,“青春疼痛文学”教母饶雪漫的改编作品还能受到热烈追捧吗?

  “青春疼痛”追星:“齐秦是我偶像,我要给我偶像拍部电影”

  1992年,17岁的饶雪漫在家乡四川自贡热烈地喜欢着偶像齐秦,甚至为去看齐秦的演唱会,而逃掉期末考试。

  她还给齐秦写了一封信,托人送了过去,没想到居然收到了齐秦回赠的礼物。

  后来,饶雪漫与齐秦在工作中熟识、合作,为其新歌作词,并促成了《大约在冬季》这个经典歌曲IP影视化。

  2015年,齐秦在光线影业遇到了作家饶雪漫,与她商议如何将那首经典歌曲《大约在冬季》影视化,一首歌扩充为一部电影让两人有些无处着手,直到2017年饶雪漫以这首歌为灵感,创作了同名小说,就这样为偶像写了一本书。“把一首单纯的歌,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

  2018年《大约在冬季》出版,打动了包括马思纯、林心如等在内的一众明星,更是看哭了偶像齐秦,在新书首发现场,他讲到“我觉得就是那种笔触,将笔下的人物变得鲜活起来。那种对于情感非常细微的描述,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不仅如此,齐秦还为这本书作序“人生萍水相逢,变幻莫测,你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人,和他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但不管是谁,相信曾经付出过的真心都不会被辜负。”

  同年,电影版《大约在冬季》就紧锣密鼓筹备了起来,书中那段横跨两代人、三座城的爱情由霍建华、马思纯等人演绎,齐秦在电影中客串了自己,“追星楷模”饶雪漫为偶像拍一部电影的愿望也实现了。

  这个30多年前的IP,不再仅仅是一首伤感情歌,而是变成了一部“青春疼痛文学”作品,进而成为一部即将登上大银幕的爱情电影。

  “青春疼痛”造星:从书模到IP影视化

  2004年因处女作《小妖的金色城堡》成名的饶雪漫,共出版了60多部小说。因其创作的故事总浸透着哀伤,直面青春的伤痛和泪水,被读者们称为“青春疼痛文学教母”“文坛后妈”“文字女巫”。

  在那个还未受到移动互联网猛烈冲击的年代,饶雪漫的青春小说倍受追捧,而书籍封面上青春靓丽的模特,亦装点了少男少女们的梦。

  值得注意的是,《大约在冬季》的女主角马思纯,曾是饶雪漫大热小说《酸甜》的书模,也曾出演饶雪漫另一部青春片《左耳》。

  这位“青春疼痛文学教母”的造星链,从书籍封面模特绵延至影视化作品。

  有不少明星为饶雪漫出版的小说当过封面模特。林更新曾为《左耳》《秘果》做过书模;《离歌》的书模为陈意涵、王子文和邓莎;《手信》的书模为吴昕;《雀斑》的书模为吴倩;《校服的裙摆》的书模为蒋梦婕,去年因《延禧攻略》大火的吴谨言也曾做过《胆小鬼》的书模。

  “当过饶雪漫书模的人都爆红,她不去做经纪人可惜了。”有粉丝这样评论。

  不光只有小说封面,饶雪漫被影视化的作品,亦成为了热门IP。2015年的一部《左耳》,以4.85亿的票房成为当年成绩最好的青春片之一,影片中的陈都灵、马思纯、欧豪等一票90后新人演员也获得行业注目。

  此后被影视化的《沙漏》《秘果》等作品,均成为了青年演员的摇篮。就连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春夏,也曾向饶雪漫写过自荐信。

  “青春疼痛”复兴:仍需探讨

  以安妮宝贝、郭敬明、饶雪漫等等作家的作品为代表的青春疼痛文学,曾令无数少男少女涕泗横流,在媒介的变化中经历了崛起到式微,但又倚靠曾经引人痛苦共情的文字而改编的影视剧重新焕发生命力。小成本大回报的青春片,让这些作家们成为了编剧、导演,成为了拿着青春疼痛贩卖的商人。

  庞大的粉丝基础和投资者的青睐,是青春疼痛文学依然活跃的重要法宝。赵又廷、杨子珊主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收获了7.19亿票房,饶雪漫的《左耳》收获了4.85亿票房,《悲伤逆流成河》因突出了校园暴力的元素,收获了3.57亿票房,还让原版小说一跃成为郭敬明导演口中“国内第一部严肃讨论校园暴力的小说”。

  但在猫影文娱看来,一些小说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做好了功课,在票房和口碑上都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但是还有更多的改编作品,是借以原有IP的影响了,输出着不适用于现代的价值观念。

  30年前的《大约在冬季》能否打动00后的年轻人?

  好像不能。许多网友表示,《大约在冬季》中包含了很多俗套的情节和台词,有很多狗血桥段难以接受。

  豆瓣网友评论:“说实话我觉得这部电影更像是渣男和渣女的故事。男主角有陪着他艰难的女朋友结果劈腿喜欢上女大学生,女大学生这么多年也一直把好友当备胎。”

  这场虐恋爱情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着“有些人见三百次都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足够了”开始了这段虐恋。后来故事中二人关于“等得起”和“给不给得起”进行了大讨论,最后在后代少男少女齐声读着父辈们的书信中升华,“请你记得,我们深深相爱的时光,因为那是我们一生中,最最美好的回忆。”

  这些都被网友称为“国产青春灾难式文本的典型体现”。

  爱当然没有错,但怎么爱,告诉观众如何爱,才是重要的。

  马思纯在影片中问“怎么才能真正忘记一个人啊。”

  饶雪漫在2018年的采访中曾回答过,“你就当他死了。”

  在书中传达完自己想传达的“这世界所有的死别都好过生离”后,她说,“别像小说里那样谈恋爱。”

  这个好像没体现地很明显吧。

  幽幽怨怨、迷失怅惘的少男少女们成长了,那个写出“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的饶雪漫也应该意识到,不是所有的十七岁都是一样的,都可以像她一样翘掉期末考试去看演唱会,然后在演唱会上来一场一见钟情说着“狼虎之词”的恋爱。

  没有人会一直虐恋,但总有人上演虐恋,青春疼痛文学的内核不变的话又该如何让年轻人追捧得起来呢?

  《大约在冬季》观看感悟

  11月13日,杨紫受邀现身电影《大约在冬季》的北京首映礼。看完电影后紫妹被点起来发言,声音还带着些哭腔的她表示深受感动一直在哭,她很认同电影里的那句“有些人见三百次也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够了”,也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观“爱情可能本来就是遗憾的”。

  此外,紫妹还爆料刘昊然坐她旁边,看电影时一直叹气。

  《大约在冬季》由马思纯和霍建华主演,杨紫受思纯的邀约而来,和霍建华、魏大勋也曾合作,紫妹来为一群朋友支持作品非常义气了!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