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实习周记范文

2016-05-27    实习周记    【本页移动版】
  
  第一周
  
  刚来到xx市第一人民法院,有点亢奋,在这里我即将度过从学校走向社会的成人礼——实习。我有幸能按照自己填写的志愿分配到与经济纠纷有关的庭室——民二庭,并且跟了有十年庭审经验的法官文姐。她的书记员是朱昉姐,一个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在这里做书记员满一年,主要是负责在办公室内处理各种文书工作,接待和联系当事人,我所在的办公室只有七个人,而这个办公室里唯一个男书记员强哥,也是跟着文姐做事,主要是负责跑外办公,一大早就开车出去,忙的时候要晚上七八点才回到法院。他和朱昉姐可以说是里应外合的搭档组合。办公室的人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南医科大的实习生阿钻,跟着另外一个法官蕾姐,蕾姐只有一个书记员舒姐,又由于手头的案子也多,人手不足,尽管她只是在这里一个星期,就很熟悉这里的环境。能在一个办公室遇到一个实习生,我很高兴,有事情也会经常问她如何处理,偶尔还和她一起吃饭。
  
  初来乍到,我并不是太熟悉法院书记员的日常工作,朱昉姐就抱了四五个文件袋到我的四方小桌子上,让我归档以熟悉下民事诉讼程序。这几个文件袋材料鼓鼓,是关于建筑工程纠纷的材料,里面涉及到许多建筑专业方面的术语,我拿处一堆材料却不知方向的浏览,朱昉姐提示我看看判决,但是光看十几页的判决书就搞得我头晕了,什么地基啊,什么楼板施工防水啊,什么板面裂缝啊,什么钢筋板梁啊,扫了一个早上我都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材料。第一个早晨在抽象的概念中晕倒过去。朱昉姐考虑到我不太能消化那些材料,就让我转移战场,去打传票,我才可以脱离苦海了。
  
  第二周
  
  xx市第一人民法院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设立在镇上的法院,由此可见这边的案源数量非常庞大。总的来说,这里工作的人工作节奏是马不停蹄的,正如这里流传的一句话:“这里的女人被当男人,男人是被当成牲口。”办公室的人手有点不足,就连我这个来这里打酱油的人,也觉得自己相当的忙碌。除了要处理办公室内的各种诉讼程序流程,如盖各种章、打印、收发判决书、邮寄传票、发公告、送印版、归档、打码、送快递、破产结算计算、打判决头、打庭审笔录头、做笔录等事情,别的办公室一个电话,我也得跑过去帮忙,一天下来,真实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算是过得很充实。
  
  可能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归档,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因为证据材料和诉讼材料数量繁多,搞得我头晕,但是多接触以后就很容易上手,首先看判决书内容就可以了解案件的大概情况,并了解证据排序,然后按照归档目录来分类各种材料,同时要留心各种文书内容,不能只是粗糙的看开头,就混在一起不按次序,还得有条理的按照举证顺序来分类。刚开始归档我很性子急,以为归档这种小事不需要太费脑神,做得很马虎,经常被庭内的内勤成哥退回来,搞得我不好意思,朱昉姐也脸上无光,我会去询问哪里出了错误,在下次避免犯同样的错。渐渐地,我发现整理档案其实可以学习到的东西也是非常之多的。那些都是已经做出判决的完整一个案子材料,通过阅读判决书,我可以了解不同经济案件的纠纷涉及到的法律知识;翻看开庭笔录,律师答辩状,问话笔录,我可以了解双方律师打官司的技巧和方法,以及站在法官角度去观察案件;整理证据材料,我可以知道某类型的案件是需要什么证据材料才可以有力证明自己的诉求;对比不同的法院文书,按照顺序归档,可以培养自己的法律逻辑思维。从这个角度想,我赫然发现归档也不为是件很好玩的事情,而且文姐处理的案件多是疑难复杂的经济合同纠纷案件,可以学习到的东西是相当多的。
  
  第三周
  
  来到法院已经有两个星期,我还没有外出办公一次,由于出去办公法定需要两个工作人员在现场,对于不是法院正式工作人员的我们来说,是没有必要出去外面,而且还浪费人力,办公室也很缺人去招待当事人,所以通常这边的实习生不怎么外出办公。一同来的舍友李小玉是执行局的,而她的书记员主要活动就是在外执行,所以她经常有机会跑出去外面协助办公,我心理特别羡慕同办公室的实习生阿钻能够经常跟她的书记员出去外面送达、现场勘查的办公活动,可能无意间流露出那种想法,被朱昉姐知道了,这周刚好强哥和舒姐需要出去外面送达、勘察现场和协助当事人调查取证,朱昉姐就决定自己留守办公室,让我和强哥、舒姐出门去办公,我好不高兴啊!

  
  一大早,我们收拾好卷宗,就开着申请的车出门了。第一站是到住建局调查一建筑公司的员工资料,这个案子是一承包方因发包方接收发包工程但仍然未偿还工程款项的纠纷,发包方答辩称承包方没有按照发包方的要求建房,并提出工程质量存在问题。承包方的律师手头有发包方的工作人员签字的验收记录,现在申请法院协助调查相关签字人员的工作信息。由于该工程是招标工程,该工程的各种资料都在住建局有相关的记录,所以我们让他们协助拿出相关档案记录给我们查阅。调查并不是很顺利,因为验收记录上的签字时非常“艺术”,我们很难看得懂上面是什么字,只能根据住建局提供的资料按照笔迹来确定。几个档案袋翻了好几遍都没确定到底是何人。
  
  第二站是东城的一个新建居民区,也是个建筑工程案件,发包方由于尚欠承包方工程款而被起诉,发包方不承认承包方工程量的计算方式,所以需要到现场勘查确认最终工程量并由造价公司作出最终的造价鉴定。这个案子已经审理一年多了,原告方是相当不耐烦,而被告方也死咬着原告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实际工程量来计算,并夸大,双方各带数人,一谈不拢就大骂,场面十分“壮观”,还好舒姐已经见怪不怪了,从容的调解双方,告诫双方既然在现场就实事求是,一切证据说了算。我们就这样丈量了一个下午,已经是没有时间去送达文书了。只要回归法院了。
  
  现在想想出去外面办公,其实也没什么,因为从法院开车到外面送达、勘查现场是要花很多时间在路上,出门在外诸多不便,经常不能马上查到要的资料,所以挺麻烦的,有了这次经历,我就没再开口说要出门了。
  
  第四周
  
  这周庭长平哥让我去他办公室,关心下我实习近况,我跟他讲自己学习到的东西很多的,他很高兴,他还跟我讲法官在审理案子时,经常会遇到法律适用问题,因为法律具有滞后性,所以法官经常要根据多方面综合考虑,比如立法精神,当事人的具体情况,公众的可接受程序以及社会安稳等方面思考,像建筑工程合同纠纷的问题,其实不单单是承包方与发包方的金钱纠纷问题,背后还有无数的农民工的工资问题,尤其是到了年底,这个问题特别突出,会让法官有很多压力,需要速判速决,不能耽误太多时间。他还让我做个案例分析,一个关于法律尚未明确规定而在现在的纠纷中有遇到法律适用问题的分析,即:公司法和司法解释二18条有规定如果公司出现解散情形,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具有15天清算义务,如果上述股东原因没有履行上述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可以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但是法律法规没有明确公司债权人能否直接向法院追究股东的责任。在实践中,往往是债权人先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如果能够清算就不用向股东追究法律责任,如果不能,则该强制清算程序则是债权人追究股东的有利依据。
  
  解答这么一个专业问题,需要有所准备,我花了许多午休时间上外网查查学术著作和论文,也通过法院内网查了类似情形的判例,结合各方面资料仔细分析,我认为,这个问题涉及到股东的有限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界定问题,是股东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的之间的竞合,需要从考虑侵权四要件(主观过错,侵权行为,侵权结果以及侵权行为与侵权结果的因果关系)来分析股东是否侵权。倘若股东主观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怠于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导致不能清算的侵权结果,则股东的行为侵犯了债权人合法权益,可以直接追究股东的责任;倘若是股东主观轻过失或没有故意去怠于履行法定义务而却不能清算,则法院不能认定股东侵权。经济合同类型的纠纷区别一般民事纠纷,就是其具有强烈的证据性,因为商事行为通常当事人会用文书等方式记录,而在这里则比较需要区分股东的主观过错,很难用文书的方式来记录,从举证责任负担大小,庭审效率以及保护弱者的方面来考虑,举证责任倒置则会大大缩减庭审诉讼效率,减轻债权人的举证难度。

  
  庭长对我从证据角度去回答这个问题也觉得几分新颖,毕竟我为了这次“合议,”我做了挺多功夫,看了不少学术大家关于这方面的论文,同时还翻看了不少法院的案例,让我深刻体会到法官在面临法律空白区的时候要费的脑神可真不少,
  
  第五周
  
  下一周,朱昉姐即将要去党校培训三周,我和强哥单独跟着文姐,压力其实很大,朱昉姐跟了文姐一年,案件诉讼程序基本上是她在安排的,我和强哥主要是听她安排去做,能够像她那样熟练并独当一面确实是比较困难。强哥渐渐推掉要出去办公的事情,选择经常留在办公室里面向朱昉姐学习一些文书和如何应对当事人提交的各种材料。强哥其实是08届的大学生,刚进来才几个月,由于朱昉姐比较喜欢呆在办公室办公,所以就经常让强哥代替她出去,强哥留在办公室的时间不多,每周都有几天在外面,甚至还没机会做过庭审笔录。文姐为了能让他应付得了朱昉姐不在的时候,就只能赶鸭子上架了。强哥第一次开庭是坐在朱昉姐旁边,看她如何操作,回来后他告诉我说很无聊。第二次就要让他直接上阵了,结果开庭的中途,他太紧张了,一只手抽筋,打不了字,文姐很镇定的说:没事,我会让你打字下去的。这件事情成为整个办公室的一个饭后笑话。其实我也曾经试过坐在朱昉姐旁边,旁听当事人开庭,我脑袋试图幻想自己坐在书记员的位置,努力去听清当事人及其律师说的每句话,脑神经高度紧绷到头痛,只能大致明白双方要点,但是具体的地方无法听清晰,而朱昉姐尽管打字很慢,但是她能够淡定,很条理的诉讼双方的口语话在短时间内输入成书面语,做庭审笔录这个真的是需多次锻炼训练出高度精神集中和熟悉法律书面语才能做到。
  
  朱昉姐很期待此次去党校培训的日子,她在民二庭呆了一年,就觉得自己苍老很多了,她很希望自己能够重返校园,很羡慕我现在还在大四,无忧无虑的生活。其实我倒不是特别想只呆在学校,只有出去外面才能看到真实的世界,如果光留守在象牙塔,那学习到的理论也只是空中楼阁,与现实生活脱节,并不能应用于生活,同时也是一种人力资源的浪费。进入社会走走和磨练下,人多少会成熟点,少点稚气。文姐对自己的小孩子也是如此,她某天接到自己小孩的电话,说下雨天弄得鞋子都湿透了,只能忍到回家了。办公室的我们都说自己在读书的时候有这种经历,文姐说要是在家里早就心疼得给他换鞋子了,现在他在学校,应该给他点机会去吃苦。我也觉得她这样想是很有道理的。
  
  第六周
  
  朱昉姐去培训了,等她回来后,我刚好已经回校,周日的时候她请了我和办公室另外一个实习生吃饭,慰问我们两个这段时间的帮助,也跟我们两个聊了很多关于面试,投简历,考研究生,考公务员等就业方面,分享了她在大学的一些经历,我觉得自己真的跟对了书记员,朱昉姐真的在很多方面给我了鼓励,让我学会把握机会去尝试,像国考,银行面试,招聘会等。刚来法院实习,正值高校毕业招聘会的高峰期,我却只是想好好实习,慢慢地的再去实习,没担心过就业的问题,也不去尝试,对自己太过自信。之后去了xx的大型招聘会,面对人山人海的招聘会,好的职位和单位,是一条长龙,从开场时间到结束时间都是满满的人在招聘档口,如果没有朱昉姐及时点拨,我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在她走之前,我没什么礼物好向她表示感激,只好拿家里寄来的一斤还不错的铁观音和一包新疆葡萄干,并写了封感谢信给她。
  
  这个没有朱昉姐的周末,强哥对工作比较认真,脑神经从早到晚都绷得很紧,很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无论自己做的事情还是交代给别人做的事情,都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核查,搞得我也不敢太多怠慢。朱昉姐在的时候,强哥压力还没那么大,不至于每天老是加班,现在就他和我,他不得不每天吃完晚饭后继续留在这里继续整理白天还没整完的事情。少了一个主力,我的工作量也开始加大,以前我只是零零散散的跟进案子,不时的给当事人电话,现在每天打无数个电话给各方当事人发各种通知,沟通联络开庭时间,催发对鉴定书的意见,发给造价鉴定公司双方当事人的意见传真,并跟进当事人的情况和及时汇报给文姐,碰到当事人拿上诉状,我要给他们开诉讼费开单,打印送达回证和拿地址确认书给其签名,如果碰到律师忘记带授权书,也要提醒催交。原本实习生是不用加班的,现在我也被落下来周二、周四晚上加班,星期六早上加班,虽然有点累,但是还是可以接受。实习生的宿舍毕竟比不上学校的宿舍,各种生活设备都没有带过来,也不能上网找工作和浏览学校的招聘资讯,周末太空闲了有时候不知道去哪里,还不如做点工作有点价值存在感。

  
  第七周
  
  刚来的时候,我对专属于文姐的五大档案柜子并不是太熟悉,找个卷宗需要花费好久的时间,随着接触的时间长了,我比强哥还熟悉案宗的位置,他老是让我把当事人签收的回执单当成钞票“赏”给我,我就把它们贴好在废纸上,并放回对应的卷宗袋。我的上司们非常注重留下各种书面证据,回执单就是他们寄出去的东西的有力证据,地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明明已经寄给当事人的材料,在开庭质证的时候,他们找不到就会说法院没有邮寄给他们,朱昉姐就会有点不耐烦的把回执单拿给当事人看,他们就无语了。强哥说我们过手的东西最好都要留下书面证据,在他的眼里,当事人是很难搞定的无赖,他老跟我强调,千万不能被当事人请吃饭,吃完了,他们会给我们一个贿赂的帽子戴。在没有进来法院前,老是听说法官经常会收受当事人的礼物和钱财以做出有利于他们的判决以及其他类似的黑幕,但是在这里我观察,倒是没有这种特别黑暗的风气,因为办公室的人忙到不行,而且除了办公电话,法官的手机也不会随意对外公开。在这里,法院一楼有设置信访部门,有时候玻璃房的两位法官也会收到难搞的律师信访以抱怨审判时间过长或判得不公,庭长平哥就会找她们“谈话”,还要交报告给信访部门,同时,繁忙的节奏让法官们真的恨不得有属于自己的空间生活,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利诱当事人。之所以会有这种黑幕流言,很难说这是否真的在别的庭室会发生过,或许是传出去的人是败诉一方,或许是不懂法律的人对法院乱加评论,或许真的在某些体制不发达的地方真的存在这么一回事,或许这只是中国人对公检法公权力的认识不足,混为一谈。
  
  这个周实习生阿钻要离开了,而我是下一个周,所以我们两个同时被玻璃房的工作人员请客吃饭,算是对我们这阵子的努力的慰问。阿钻很舍不得离开,在玻璃房里,她的书记员舒姐跟她性格很像,两个人就像一对姐妹花,经常互相开玩笑,也是这间沉闷的办公室里面的活力分子。阿钻很敬业,直到最后一天的一个下午都留在办公室做事,搞得我在旁边很不好意思,离开后还发了微博,给每个人发了离别飞信,让我挺有感触的。
  
  第八周
  
  最后的两个周,xx连续下雨,我带的被子不够,买被子再回去很麻烦,心想就忍忍吧,我就每晚盖着薄薄的毛毯和穿着很厚的衣服睡觉,这样还不够,有时候会半夜冷醒,就感冒了两个周都还没有恢复的迹象。办公室的蕾姐很好奇我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好,我告诉她自己的情况,<莲 山 —— 课 件 >她开玩笑说我是当代卖火柴的小女孩,恰好其他办公室的琴姐在场,她二话不说,就让她的书记员阿华拿来她放在办公室的两张被子,是她去年买来放在办公室盖的,我看着那箱被子说不出话来,又开玩笑又动情的说,琴姐,真的太谢谢你,眼泪往心里流啊!办公室的人都笑了。接下来的几天,我在温暖的被窝中睡着,在温暖的被窝睡到自然醒,这种感觉很好,感冒也日渐好转。
  
  我很好彩,在剩下的几天,刚好是结案的高峰期,平哥为了慰问下属和鼓劲,请我们下了几次饭馆。这个周即将要离开,他们口头说要“榨干”我的劳动力,其实除了白天继续照常让我做事,已经没有让我加班了,我自己也很想能做多点事情就尽量做多点事情,尽管它们的技术含量不是很多,但是确实是需要人做,我想在在最后那么点时间尽点绵薄之力。呆在这里这么久,我觉得以目前的人手来说,确实是不够,朱昉姐和强哥就经常加班,他们很尽力去完成手头的工作,但是确实是永远做不完,特别是到了年底,除了法院逼着法庭要高结案率,律师和当事人也追着法官要结案,各种压力让法官压力巨大,但是办公室的容纳度趋向饱和状态,办公室里面经常被拿来当临时庭室,电话声很吵,但是书记员和法官在开庭时间又不可去接听或挂掉电话,而且当事人多起来,真的是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扩招人貌似是不可能了,只有寄望于未来新的法院大楼了。

  
  回想自己刚来的时候一窍不通,跟律师或者当事人说话的时候很没底气,现在情况已经好转很多,虽然不是什么民诉程序都懂,但是起码我已经能够自如应对。带我跟的书记员,法官都是相当优秀的,我觉得自己在他们身上学习到不少东西。可能我做的事情并不是需要很多专业技术含量,但是我辅助书记员工作的过程中培养的耐心,细致,与办公室工作人员相处的时候学习到的抗压能力,为人处事,以及待人接物等方面是非常多的,我真的非常感谢此次实习有她们的各种教导让我成熟和懂事了许多,尽管两个月时间很短,确是非常充实。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