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写作
实习报告 毕业实习报告 销售 工地 银行 外贸 护士 会计 建筑 教师 金工 工厂 酒店 生产 文员 证券 物流 土木 | 实习心得 实习鉴定 实习总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实习写作 > 实习心得体会 正文

医院实习心得

2016-04-22 实习心得体会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我们一年的实习已经到尾声了。实话说真的很舍不得离开这种生活,或者说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更加舍不得常德,舍不得离开这些老师和同学。

在学校纸上谈兵了四年,一接触临床,才知道其实自己什么都不会,很多东西跟我们学的不一样,没几个病人是按书上的标准来生病。记得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老师们耐心的教我们从简单的开化验单,到学会写病历,到学会分析化验结果,慢慢的试着跟病人交谈。都说医学生实习是最重要的,在这我深有体会。

实习期间,让我最感动,最佩服的就是内科的老师,还有骨伤科的老师,心内科的老师。郑老师来自农村,现在已经是副教授了,但他一点没有教授架子,不论是对我们还是对病人,都是那样的平易近人,而且基础知识非常扎实,非常勤奋,是那种经常看书看到两点才睡的人,看病时考虑的也最多,没事的时候他会经常给我们说说他的临床经验,说说做人做事的道理,还说要想做好一名医生,必须真正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且他还很大方,没事就会请我们吃吃火锅,还带我们出去唱歌。对病人也很关心,是我见过的最有耐心,最没有脾气的一个,所以我们经常会花一两个小时开十个人的遗嘱。李前老师是个标准劳模,一天到晚待科室,因为他是院团委书记,事情就显得更多,经常地抽空去开会。他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他是我见过的做事最快的一个,也是最细心的一个,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能研究生毕业后直接留在这个医院,他做事要求很高,什么都要求做到最好,他说做事情一定的拿得出手,一定不要拿出去丢人,我给病人换药时如果胶布没贴好,贴歪了,他就一定会亲自拆下来重新贴上,而且无菌观念特别强,真的不愧当个外科医生,而且他很会跟病人谈话,让病人及家属非常相信他,记得在学校时一个老师说过,只有病人相信你治疗才会有效果。老师是湘雅毕业的,基本功相当扎实,使我深切体会到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跟湘雅的差别。每天跟他一起做事是我脑袋最清醒的时候,他什么事都很规范,而且要求特高,跟他学习的这一个多月也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每天查房,开医嘱他都会跟我们讲很多,会认真的讲解为什么要开这种药,什么时候的停用什么药,哪种病最适合用哪种药,所以我们的药都是治疗药,非常精简,缺一不可,而且治疗效果都很好,患者也很满意,但他不喜欢管太多病人,他要的是质量。还有我们英俊潇洒的胸外科高老师,湘雅毕业,做事非常规范,因为年龄相差不大,很多事情跟我们看法差不多,所以在他面前也没什么好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是请我们吃饭次数最多的,非常的平易近人,简直跟我们打成一片,而且还是个电脑高手,打字那速度……,他还是我们带教老师中普通话最标准的,不夹一点常德音,而且特能吹,吹的东西非常生动,让我们那个认真啊……还有能把整个西医内科课本背下来的彭主任。还有从地区医院高薪挖过来的主任,他是我见过的最有领导风范的主任,而且做事非常严谨,非常爱整洁,说话、做事非常有条理。还有我的儿科老,

非常负责任,而且非常温柔,对病人也非常关心,还是个贤妻良母,还有我们最有个性的严老师,还有最凶的倪大妈,现在只要一想到她都还会有些后怕,妇产科真的是我的噩梦,还有我们的小可爱唐老师,很清秀的一个,运气很好,一路红灯,才毕业3年就在研究着买车了,给人一种很真实很诚恳的印象,很喜欢帮助人,也非常低调,任科室老师都很喜欢他。还有六楼龚老师,非常优秀负责的人,要求也很高,有时还蛮凶,很有个性,只可惜运气不好,调去了保卫科,从他那让我体会到了不管怎样都不能得罪你的上司,小罗罗就得好好埋头苦干………所有的老师都一下子进入我的脑海,他们都非常好,非常优秀,真的选择在这里实习一定是目前为止我的所有选择中最正确的一个。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让我碰上了几个超好师兄。有梁师兄、李师兄、刘师兄,还有李师兄等。梁师兄是县中医院的,也就是因为这样,让这半个老乡跟我很亲切。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教我怎样写好病历,怎样分析病情,怎样做人,他也是郑老师最器重的学生之一,科里四十几个病人他都了如指掌,而且非常虚心,交班也是脑袋最清醒的一个,同一个病人,跟我们一样的去看(病历还是我写的),让他交班他能说出一大堆,有时同时交5个病人,脑袋都非常清醒,不得不让人佩服,就是有时候喜欢恭维人,连我和青的马屁也一起拍。李师兄因为读了湘雅的脱产本科,继承了很多湘雅的传统优良美德,做事情非常规范,要求也特别高,非常会做人,跟他的两个月期间,硬是把我很多十几年形成的恶习改掉,他说一个实习生的最高境界是病人或者家属来值班室点名找你,如果你不在他会直接走掉,然后说过会再来,呵呵,看来我做的不够好,这种情况很少在我这发生,而且他还很会做饭,很爱干净,一次说要去我们那吃饭,害青美蓉我们俩心虚的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整理我们那仅十几平米的小窝,搞得跟迎接总统大人一样。可惜运气不是很好,找工
。 作时不是很顺利,目前工作不是很好,但我绝对相信这只是暂时的,这块金子早晚会发光。还有我们的刘师兄,简直就是李师兄和梁师兄的合体,集中了他们两的优点。是所有实习的进修的医生中最勤奋的一个,他可以整天整晚的待科室,睡值班室,每个老师的忙都帮,科室老师都很喜欢他,而且要求特高,做事一点不含糊,知道错了就一定要让我改过来,出院了的病历有一点点小问题都要让我重打(护士长知道了肯定要说我们浪费纸),绝对不允许我怀有任何侥幸心理,觉得那么点小问题能忽就忽过去,呵呵他也非常贴心,有好吃的好喝的都给我留在抽屉,每次上晚班还会送我回去,虽然住的不远,但我已近很感动了,上整班还会请我吃饭,出去吃饭也争着付钱(真不好意思)。但他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每天纠结着买房的事,可怜的娃。还有我们的师兄,他应该是进修、实习生中管事管最多最杂的一个,很多事情严老师全权让他负责,完全能独挡一面,经常自己查房,自己收病人,自己开医嘱,自己谈话。呵呵我总觉得严老师每个月都应该付他点工资,不过他说钱不是很重要,能学东西就好。

再说说我们这些实习生吧。我的小室友青美蓉,那个有点小花痴的大美女,好像是上辈子就有缘分,我们认识第一天就一起洗澡了,而且很多事情都会有惊人的默契,臭味相投,也许就是这样,可以让我们在10个月的相处中,整天有说不完的话,吹不完的牛,不管多晚都一样的亢奋,经常晚上十一点半回寝吹上一个小时牛才开始睡觉,互相都不嫌弃,也不嫌被打扰,呵呵我们俩基本天天吵架,互相自恋,从起床开始就在那不停的巴拉巴,还好我们从没同时在一个科室,每天基本都待在科室,所以见面的时间不是很长,不然还得了……还有我们的贤妻良母型的,是我见过的脾气最好的一个,话不是很多,很多事情都不发表意见(呵呵经常被青我们说成是怕死),也不反对,但待人非常真诚,每次买菜不管买什么都说好,我把菜炒得再难吃他也一样吃的欢,高老师请吃饭每次都会带我一块去蹭,也是我们本次实习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八月份才决定改考西医研,结果以高于国家线39分被南华呼吸科录取,英语还及格了,真是个高手,不得不佩服她的实力和运气,呵呵。还有我们的小贝,那小屁孩看起来个子不大,饭量经常大的惊人,要求也特多,做事比较慢,是我们逛街最不想等的,恨不得把什么都买回去,买了也后悔,不买也会后悔……但正事却一点不含糊,很是深的老师们的喜欢,特别是刘教授,每次都人前人后的夸他的小匡,那小样穿什么都蛮好看的,衣服也最多……就是嘴巴有点多,喜欢挑刺,最喜欢评论我的菜……还有我们的小宅女同学,真的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宅,在急诊科期间,没上班时她可以连睡两天不出门,也基本不怎么进食,也不出去玩,很少逛街,穿的也特保守,本来身材很好,而且皮肤很白很有光泽,却从来舍不得外露一点点,短袖都很少穿,呵呵整天在玩弄着她的小手机,也不知在看什么。但她却很有魄力,很有主见,现在就打定注意要转行了,说是用五年大学来证明他爸爸当初让他学医是个错误,呵呵有个性,是我说是要转行估计我妈妈会把我丢出去的。还有我们的,呵呵那家伙非常勤奋,专业知识学的非常扎实,也很有胆识,有魄力,有主见,让我们的针灸陈老师喜欢的……,而且非常好学,也很有原则,没到下班时间绝不提前下班,是可以让带教老师很省心的学生,呵呵现在她已经在长沙工作,前途无量啊。还有我们的,比较会关心女生,也是跟我吵架吵最多的,以前经常兜里踹着阿尔卑斯糖,跟我们一起同吃同学了两个月,呵呵快工作了那家伙好像玩心还没收回来,比较喜欢抱怨。还有小汪涛哥,呵呵是我们中最高的一个,

整天泡在骨伤科,也不知道出科,不过人家以后研究生是搞骨伤的,所以就不多加评论,看他上班起来也挺卖命,对病人很负责。还有任彬,那个小妞,很有江南女子风范,说话从来都那么斯文,老早就跑回去考研了,说是没怎么出省,想离家远些,一个不注意考上了北京中医药大,呵呵强吧。还有我们的小牙科医生,说话很是风趣,脸皮也比较厚,还老不承认……,做事也相当认真,很让老师省心,还有杨平、谢欢、秦长锐……等等等等,真的都很优秀,各有特色,比如说秦长锐,人小小的,那歌声真的是叫做优美,再老、再难听的歌从他嘴里唱出来就很不一样……

在这里我还认了一个哥哥,呵呵真不好意思,拖他的洪福让我们出去大吃了好几顿,享受了一下上流阶级的生活,好多次都想回请一下,但想想我那干瘪的钱袋就不敢再恭维了。不过答应以后工作有钱了,有缘去我们那小县城一定加倍请回来。呵呵他对我也特好,回家时还会去火车站送我(凌晨2点的车),那个感动啊……,在这祝愿他工作顺利,天天开心,万事顺心。

实习快结束了,感想还有很多很多,比我大学四年的感想加起来还多。马上就要上岗我的县了,不知道迎接我的又将是怎样的人生,但不管怎样,我都会勇敢的去面对,好好做好我的王医生,对得起我的白大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