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汉语中泰交流专业见习报告

2014-02-12    见习报告    【手机浏览本页】

时光飞逝,与泰国留学生为期三个礼拜的交流学习结束了。依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3月21日,在留学生教室。他们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们好小啊。我们提前已经分好了组,每个组带两个留学生,我们组带的是两个男孩,一个叫博谦,另一个叫  。首先是自我介绍,然后以泰国拍摄在中泰两国最近热播的电影《初恋这件小事》为切入口和他进行了简单的中文交流,我了解到,他们的中文水平不是很好。互相熟悉之后,我们带着他们去营业厅打算办理邯郸的电话卡,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最终也没办成。之后便带着他们去超市买了日用品,并教他们用中文说他们所买的东西。这天我们初步认识了对方,并交换了联系方式。在这三个礼拜中,我们帮助他们处理和解决日常生活中的问题,陪他们上书法课、太极课、语法课、手工课,带他们去丛台公园,逛夜市,我们一起在学校周围的饭店吃饭,给他们讲解菜单的内容,还一起去吃了小火锅。三个月的接触已经让我们有了深深的友谊。在指导他们学习的同时,不仅仅是他们,我们也收获了许多。

    在与泰国留学生的接触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们在习俗和礼仪文化方面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这是因为由于中泰两国地处不同的地域,而且两国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交流也是非常的有限。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沉淀,两国人民就形成了各自独具特色的习俗和礼仪文化。

首先,“合十礼”与“握手”:在泰国,在礼节礼貌方面比较严格。泰国人见面时通常不握手,而是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十指伸直,身子略下躬,头微微下低,口念萨瓦蒂。在网上查了一下,“萨瓦蒂”系梵语,原意为如意。在中国,感觉要随意一些。只有在比较正式的场合,才会以“握手”的方式互相问好。在平时的生活之中,就没有了特别的要求。

其次就是头部:在泰国留学生来之前,我上网查到,泰国人是不允许他人碰他们的脑袋的。就这个问题,我专门问了我们组的留学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他们说头部被他人触摸被认为是奇耻大辱。然而,中国人会常常因为喜爱孩子才去摸他们的头,朋友之间,对于头部也没有太多的忌讳。

还有就是在数字方面:中国人讨厌4,因为它和“死”同音。但泰国人却不讨厌“4”,但被中国人视为吉利、象征着顺利的“6”在泰国非常不讨好,因为“6”的发音“浩”是泰语“下坡路、不好”的意思,这就是不同语言语音方面的差异了。

三个礼拜的见习实践中我深刻的了解到中泰文化的差异,了解到对外汉语教学对于中华文化传播的重要性。为了进一步发展对外汉语教学,深化文化地位,突出国家“软实力”,使世界各国加深对中华文化的深入了解,我们要加强对外汉语教学,促进文化交流。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