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正文

石嘴山5位具代表性的名人

2021-01-20    排行榜    【手机浏览本页】

5、马春宝

笔名导夫。宁夏平罗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1984年后历任宁夏贺兰一中语文教师,宁夏大学回族研究所副研究员,宁夏大学学报部副主任、主任、编审,《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常务副主编。中国人文社科学报学会常务理事,宁夏高校党报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宁夏期刊协会副会长,宁夏出版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专著《丁鹤年诗歌研究》,散文《走向心灵的春天》,丛书《寻找新起点》、《长大的困惑》、《无悔十八岁》、《心灵的温泉》,诗歌《黄河交响曲》。《丁鹤年诗歌研究》获宁夏第九届哲学社科优秀成果奖著作三等奖,论文分获宁夏回族自治区社科成果论文三等奖,主编的学报两次获全国百强社科学报,诗歌多次获奖。个人获宁夏出版系统十佳、优秀出版工作者、高校学报优秀主编。

4、荆竹

原名王金柱,笔名竺京。宁夏平罗人。中共党员。197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69年应征入伍,历任宁夏贺兰县文化馆创作员,《宁夏日报》文艺部,宁夏回族自治区团委宣传部副部长,《宁夏青年报》副总,宁夏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宁夏文学艺术学院院长,研究员。宁夏文联第六届副主席,宁夏作协第五、六届副主席。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专著《智慧与觉醒》、《诗文探美》(合著),王国维、陈寅恪学术研究专著《学术的双峰》等,电视专题片撰稿《谁托起明天的太阳》。作品获1994年国家民委、广电部、文化部、中国文联骏马奖一等奖,宁夏首届文学作品二等奖,宁夏第四、五、六届文艺作品一等奖,宁夏第六届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

3、李树江

笔名木丛。宁夏平罗人。中共党员。1975年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1966年参加工作。历任银川市郊区红花公社党委秘书,宁夏大学中文系教师、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及主任、回族文学研究所所长及党委副书记,宁夏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研究员。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代表大会代表,宁夏文联委员,宁夏民协副主席。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回族民间故事逊(合编)、《回族文学论丛》(1~7辑主编)、《回族神话与民间故事》(合编)、《中国回族大辞典》(常务副主编)等。专著《回族民间文学史纲》获全国首届少数民族文学优秀著作奖、中国第四届图书奖。

2、李学斌

笔名晓冰、文婴。宁夏平罗人。现居上海。中共党员。1991年毕业于上海师大中文系。同年任教于宁夏平罗中学。1996年考取上海师大研究生。1999年硕士毕业后进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历任《少年文艺》、《中国儿童文学》杂志、译文室主任等职。1997年开始发表作品。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以少年小说为主,兼及儿童文学理论、评论。著有长篇小说《追赶风车的男孩》、《我在哪里错过了你》、《敬礼,12岁》,短篇小说集《男孩不坏》、《自己的天空》等八部作品。另有《幽默的蛰伏》、《幻想的游戏》、《从“为文学”的救赎到“为儿童”的写作》等理论、评论70多篇。短篇小说《走出麦地》获陈伯吹儿童文学奖。

1、吴勇

吴勇,1971年1月2日出生。祖籍山东泰安。他的父母都是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的干部,平时对孩子要求非常严格。吴勇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为人正直而又豪爽。他学习努力,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乐于助人,常常把自己的学习用品送给家境困难的同学。

吴勇上初中时,他的哥哥吴辉光荣入伍,令吴勇十分羡慕,他渴望自己将来也能像哥哥那样去当兵,在保卫祖国的事业中―展宏图。他对父母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长大后去当一名武警战士,卫国戍边。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吴勇努力锻炼身体,苦练武术,为以后打基础。

1987年,吴勇的姐姐不幸因车祸遇难。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全家笼罩了一层阴影。母亲泪眼凝视着家中最小的“命根子”吴勇,抽泣着说:“孩子,你姐姐遭了车祸,哥哥当兵在外,家里的依托就是你了,还是在当地安排个工作吧!”

吴勇看着悲痛欲绝的母亲,心中也非常难过。但他性格倔强,认准的理谁也拗不过他。1988年,父母好容易争取到一个正式的招工指标,要吴勇参加工作。招工表送到吴勇的面前。吴勇心里何尝不知道当工人的好处,又何尝不知道一份正式工的指标得之不易。然而,他有着自己的理想,他要千方百计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他不愿只为一点安闲舒适就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他对父母说:“我的理想就是要当兵,而且一定要当武警。”

1989年初,吴勇的理想终于实现了。这年武警部队征兵,他顺利地通过了一系列审查被批准入伍了。吴勇一连好几天都兴奋得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忍不住把自己的喜悦传给每一个朋友。

武装部为了照顾吴勇,准备将他分到银川市。银川是宁夏的首府,离家又近,不少人都羡慕吴勇。通达事理的父母,见孩子当兵,离家很近,对此也很高兴。然而,吴勇却并不愉悦,他认为自己更应该去边疆,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他说,好儿男志在四方,呆在自家大门口成不了雄鹰。吴勇的父母理解孩子的志向。他们找到征兵的领导做工作,终于将吴勇分配到了新疆。

在欢送新兵的大会上,吴勇满怀热情地代表新兵发言,并庄严宣告:“大武口区人民的子弟,到部队后,一定好好干,当好兵,决不给大武口人民丢脸!”

小小年纪,满腔豪情。吴勇就是这样从宁夏来到了祖国最西部――新疆喀什武警部队。

下连第一天,吴勇感慨万分,写下了入伍的第一篇日记:“这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因为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能否走好这一步,还要靠我自己。但是,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走好这段路。”

部队全新而又紧张的生活,没有使吴勇产生任何畏难情绪。他生龙活虎地投入到军事训练中。武警部队格斗训练较多,而且也较艰苦,常常一场训练下来,浑身上下就像从泥水中滚出来一般。蹭破皮、受点伤更是常有的事,但是吴勇却从不叫苦叫累,他刻苦努力地学习每一个战术动作。由于勤奋刻苦,吴勇的军事技术在新兵中名列前茅,很快被提拔为班长。

吴勇十分关心班里的战友。艰苦的擒拿格斗训练,常使战友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吴勇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掏钱买来瓶酒,有战友问他:连里不是规定不准酗酒么?吴勇笑笑说:“别误会。”他让战友们躺下,用棉花蘸着白酒,在战士们身上的碰撞淤血处慢慢揉搓……大家明白了,原来他是用酒为战友治伤啊。战友们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股暖流。

战友白海龙一套冬装不小心被烧坏了,吴勇十分焦急,便跑到支队,买了一套新冬装送给白海龙。白海龙拿着新军装,十分感激,还钱给他,吴勇坚决不收。战友吴文秀和陈代勤的球鞋穿破后,吴勇又把自己的球鞋送给两位战友。吴勇当兵后,家里考虑他训练艰苦,费衣费鞋,先后给他邮寄几次衣服及鞋袜,他都送给了战友。家里给他寄的300多元钱,吴勇都用来接济了家庭生活困难的战友。同班小战士贺耀旭,入伍时年纪只有16岁,个子又小,吴勇便像亲哥哥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贺耀旭的饮食起居,每次改善伙食都要把自己的一份好饭好菜拨给他一半。

吴勇多才多艺,他会弹吉它,跳霹雳舞。战士们休息时,总爱围着他,听他给大家弹吉它、唱歌。驻地学校过春节与部队联欢,吴勇的霹雳舞倾倒了学生们。他们用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欢迎吴勇的表演。

部队的教育和生活环境,使吴勇深刻认识到,做为祖国边陲的一名武警战士,肩负着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0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要想法多为各族人民办好事,做民族团结的模范,以自己的行动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做出贡献。

在这种思想意识的支配下,吴勇在当兵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为各族人民做了一件又一件好事。

部队在喀什市中国银行执勤时,吴勇每天很早起来,打扫卫生,把银行大楼五层楼的走廊和楼梯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给银行的干部职工留下了深刻印象。

1990年3月20日,部队驻地的维吾尔老乡艾则孜?吐拉克家的女儿因家庭纠纷,一时想不通,竟寻短见,跳进了三米多深的涝坝中,正是初春天气,池水冰凉,站在岸上的人很焦急,但都不敢下水。正在训练的吴勇及其战友听到这个消息后火速奔往现场。吴勇赶到涝坝边上,把头盔一扔,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跳到浊黄的冰水中,和战友们一起把姑娘打捞起来,送往医院。吴勇和战友们奋不顾身的壮举,深深地感动了在场的各族人民。

一天,喀什地区大雨滂沱,浊流滚滚。凌晨时分,喀什五中女教师努尔东的家被决堤的渠水淹没,屋里的东西都漂了起来。中队领导得知详情后,立刻命令全队集合前去救援。部队赶到努尔东家的院子外,吴勇第一个翻过高墙,冲进屋里,和战友们把努尔东家里的电视机、摩托车、缝纫机、地毯、被褥等物品都搬了出来。接着,吴勇和战友们站在冰冷刺骨深可没膝的雨水中,用脸盆、水桶把院子和屋里的积水淘干净,把决堤的渠水堵住。努尔东和她的丈夫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部队驻地附近有一户年近古稀的五保户老大娘,名叫罕沙汗。在一个寒气逼人的冬日,老人从涝坝的冰洞里提水,谁知脚下一滑摔倒在冰面上。吴勇正好碰见,忙奔过去将大娘扶起来,又拾起扁担帮她把水担到家。从此以后,吴勇每天早晚都去帮大娘提水劈柴,大娘稍有小病,他便赶紧忙着寻医找药。吴勇还常常用自己的津贴费给老人买些生活必需品,乐得老人逢人便夸;我的汉族巴郎(儿子)对我真是太好了!

1989年11月,吴勇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之后,他又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书,上面写着“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不惜牺牲一切,甚至生命,为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不止……”

吴勇用一腔热血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1990年4月5日,阿克陶县巴仁乡发生-武装-蒙蔽和裹胁一大批不明-的群众,殴打前来进行劝阻工作的干部,拦截前去维护秩序的武警官兵,砸毁汽车,围攻战士,抢劫绑架公安干警,暴徒们气焰十分嚣张。他们绑架了五名执行公务的公安干警,抢劫手枪五支及电警棍、对讲机、手铐和警服,事态非常严重!

当晚22时45分,60多名手持长刀、棍棒、包的暴徒,将五名被绑架的公安干警劫持到一座清真寺内,进行毒打。半小时后,便将武警阿克陶县边防大队副教导员许新建等四人杀害。

公安干警战友的生命安危,边防武警战友的生命安全,巴仁乡局势的发展,无一不在牵动着六中队官兵的心。为了将这一情况迅速报告上级,中队领导决定迅速派人前往巴仁乡政府报告情况。

听到任务,年轻的二班长吴勇和二班副班长田崇峰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要求去执行这一任务。23时30分,他俩随副中队长艾力?牙生,乘“巡洋舰”汽车出发。

汽车风驰电掣,当行至距巴仁乡政府1?5公里处的红桥时,突然夜幕下闪出几个身着“公安”、“武警”服装的人,汽车被阻截在桥头。艾力?牙生跳下车,大声喊道:“我们是执行任务的武警,快让我们过去!”话音刚落,“叭!叭!叭!”几声刺耳的枪声划破夜空,子弹飞过车顶。暴徒们撕下了伪装,露出杀机。吴勇和田崇峰听到枪声,迅速跳下汽车,端着冲锋枪,向副中队长靠拢,形成三角队形,与拦车的暴徒对峙。

与此同时,早已埋伏在公路两侧的一群暴徒,手持棍棒、匕首、大刀、利斧,一拥而上,对三名武警官兵形成合围。艾力?牙生看到此种情况,大声命令吴勇、田崇峰:“你们快撤!”随即朝天鸣枪示警,并大声命令暴徒:“站住!”他的话音刚落,就被暴徒一棒击中头部,昏倒在地。田崇峰正待转身,已被数十名狂呼乱叫的暴徒团团围住,很快被活活捅死!

吴勇突破了重围,但暴徒穷追不舍。吴勇翻墙跳进一座老乡的院内,利用土坑隐蔽,但被暴徒们发现了。暴徒们围了上来,声嘶力竭地狂叫:“把他打死!把他打死!”立时,棍棒、石块像雨点般地砸在了吴勇的身上。

面对着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吴勇紧紧抱着自己的0,任凭毒打、抢夺,就是不松手。他牢牢记着上级“为了不使事态扩大,不能随便开枪”的命令,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用鲜血维护了一个军人的荣誉和铁的纪律,忍受着巨大的屈辱和危险,甘洒热血,慷慨赴死。

众暴徒抢夺0不下,恼羞成怒,凶狠地挥起匕首、长刀、斧头,朝吴勇的身上乱戳、乱捅、乱砍。暴徒刺向吴勇的长刀被折弯,惨无人性的暴徒又举起利斧,朝吴勇的头颈部猛砍数下,勇士的热血、脑浆迸射而出!吴勇壮烈牺牲!他身上被暴徒捅伤了30多处,紧握钢枪的右手指、手掌被砍断。

年仅19岁的吴勇,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控诉了-暴徒残暴和狠毒;他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震撼唤醒了那些被-暴徒欺骗的麻木心灵;他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维护了祖国统一和安定团结的形势。

1990年6月5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总部发布命令,授予吴勇烈士“边陲卫士”的荣誉称号。吴勇所在部队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