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转做公务员的烦恼:害怕自己变成猪

2017-05-08    求职风向    【本页移动版】

  来到政府机关之前,我是清华、北大班的语文教师,辛苦却让我拥有成就感。2011年3月20日到丹东市振兴区政府编委办报到,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我浑浑噩噩,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新华网讯:坐在政府机关的办公室,无聊地瞅着电脑屏幕,自己一个人常常扪心自问:我幸福吗?

  《读者》有篇文章说:公务员是天下最幸福的职业,我怎么没有一点共鸣。无所事事,空虚,飘忽,一大把一大把的时间任我挥霍,以前最爱做却没有时间做的事逛街,也索然无味。我怎么了,没有竞争,没有高考(微博),没有学生,我怎么高兴不起来了。

  我摸爬滚打在高考的第一线,从事高中语文教学十二年,各种班型都带过。来到政府机关之前,我是清华、北大班的语文教师,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给学生批改作文,晚上十点躺下脑袋还是第二天的教学内容,周六、周日还得上课,每月只放两天假。忙碌、疲劳却充实。

  2008年,我报考了公务员,笔试第二,面试第二,惨败;2009年,笔试面试均第一,我在彷徨、挣扎、痛苦中放弃了,我舍不得学生,舍不得让我辛苦却让我拥有成就感的教师职业,孟子曾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我有同感,我也很想成为孔子那样的大教育家。2011年,我再次报考公务员,我清楚我的身体已经透支,这样干下去,坚持不到退休。我顺利地通过笔试和面试,于2011年3月20日到丹东市振兴区政府编委办报到,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我浑浑噩噩,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记得第一次去领工资,1890元,未出银行的门,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我家住东港,离丹东40公里,每月路费300元,一个月只剩1590元,不及我在学校的讲课费,我折腾什么劲啊,如果说是为了享受,为了健康,但是我没有开心的感觉。整天做着不用动脑的工作,甚至有时一连几天无事可做,我有种恍惚的感觉。

  逐渐接触到几位大姐,她们也是我这种状况,只不过级别比我高一些,年龄比我大一些,她们告诉我这里适合养老,只不过你还不到年龄。像区政府这样的地方弄个副科特难,审计局有个与我同龄的小邹,在机关混了十二年,学历和能力都不差,还是个科员。没有发展的空间,干的活机械、枯燥、单调,三年五年之后,我整个人就会变得懒散、懈怠、落后,我学过的知识因得不到应用而荒废,我具备的能力因得不到锻炼而下降,最后我成了一头猪,只会吃饭、喝茶、打开电脑的猪,我越想越觉得可怕。

  最让我忍受不了的是无边的寂寞,“问君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在学校,走哪都是人,从来没有形单影只的感觉,现在我一个人,一间办公室,静悄悄的,我天天开着门,偶尔看见一个上厕所人的影子。

  我不喜欢网聊,不喜欢虚拟的世界,我喜欢说话,对着人的眼睛说话,我开始怀念自己站在讲台上,学生们聚精会神听我讲课的日子。我开始摇摆,上班时我就想回二中,哪怕有一天到在讲台上,累出一身病,我也认了,我不喜欢这种工作环境,偶尔主任喊一声:“小王,发个传真。”“小王打个文件。”“小王”这个称呼我特不喜欢,到现在我才知道被人称呼“王老师”的感觉有多好。附近几个办公室,年龄跟我差不多的人,不是局长就是主任,我得点头哈腰地跟人家打招呼,心里不爽;在学校里,校长都特别尊重我,因为他指着我干活出成绩。

  踏上末班车进入公务员队伍的人我接触几个,他们情况跟我差不多,在原岗位上(事业单位)工作十多年,各方面都比较优秀,通过努力进入公务员队伍,公务员的轻松让他们无所适从,大多数上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喜悦被新的烦恼替代,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也许不会这样做。

  我的心天天飘着,没有踏实的感觉,日子的流逝,让我心疼、心虚,清华和北大班学生考得特别好,学校里的高三老师已经出去旅游了,我的心还被迷雾笼罩着,我一定不会让我的儿子进官场,我要让他有一技之长,像他爸爸那样踏踏实实地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