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楼高耸璜溪村

2019-02-18    行万里路    【本页移动版】


  时间总是流得很快,不经意又过一年,八百多的过去了,璜溪村越来越安静。

    因为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出洋了,留守的都风年残烛,不过老村原来的居民也渐渐迁出,偏安一隅。这样老屋才能留下美好的回忆,承载历史的梦幻。

    在这儿,有一座炮楼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至今它仍然能在乡间耸立着,仍然守护着它的家园。高耸的炮楼让我们见证了历史,八百年,这个古老的村庄流淌着岁月的芳香。

    这璜溪村的炮楼原来也是大沥众多村庄炮楼中的一个,大跃进的时候,大沥众多的炮楼都逃不过被拆来做猪圈的命运,但璜溪村的炮楼却幸运地被保守下来。

    这个幸运者能留下来是有原因的。

  原来大沥众多的炮楼基本上是砖石结构,鲜有现代工艺的掺和。而璜溪村这座炮楼也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由于年代久远,加上白蚁腐蚀,到民国时期已成“危楼”。彼时周边地区匪患严重,村与村之间容易因为利益矛盾引发武力冲突。为防御外敌,民国22年,村民集资重建了炮楼,那楼面上一个个长方形的缺口就是用以瞭望和射击的枪眼。当时璜溪村的村民有很多到南洋谋生,带回来一些资金和南洋新的建造工艺,璜溪炮楼就由于内部采用混凝土结构,才能躲过大跃进拆炮楼建猪圈这一劫。

  那些原生态用砖石木构修建的老古董就被革命成猪圈,而夹杂了南洋工艺的璜溪炮楼遂成为此地唯一能存留下来的风物,我们的意识形态影响着我们的生存环境,力量如此强大,往往让我们来不及细想。

   穿过炮楼,眼前豁然开朗。左边一条护村河沿村蜿蜒流淌,右边一片古色古香的明清古屋群,共分成11条巷,每条巷子里都有10多间古屋,构成典型的“算盘”结构。巷子深处,几间“锅耳屋”很是显眼,那是村庄大户人家的标志。

     璜溪村是李氏聚居的村庄,祖上来自浙江省杭州府临安县。村中曾出过清末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的人物李聘臣,此君自幼贫苦,一生都喜好麻布衣衫,从未锦衣绸缎,长袍马掛,却是理财奇才。两广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亲笔为其题匾:文礼全经;以称述其功德。但此匾在后文革时被贬作养猪闸板,而且不知所踪。

  看来名人的命运也没这炮楼坚固,总是被人编排胡扯。

    有时候人,还真不如猪。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