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舂陵水

2018-11-09    行万里路    【本页移动版】


静静的舂陵水

——舂陵河畔的往事

熊石城  杜江波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古老的舂陵水静静地流过新田全境,不舍日夜。这条新田的母亲河,千百年来,无私地哺育了千千万万的新田人民,见证了一代又一代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据考古证明,早在新石器时期,人类已在新田繁衍生息,而成为今日繁华之地,这当是舂陵水的无私奉献。

舂陵水出自新田境内的群山,河面并不宽阔,如此规模的河道,在我国辽阔的土地上,过之者不可胜数。然而随着历史的变迁,和它曾经几度风光,千百年来多次进入历史卷册,其知名度之高,是其他小江小河无可比拟的,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一)

追溯舂陵水的历史,有文字可考者,还得从汉代的桂阳郡说起(此时尚无新田县,地属桂阳郡)。

《汉·地理志》记载:“桂阳郡,高帝置。莽曰南平。属荆州。有金官。县十一……南平,耒阳,舂山舂水所出……”。这应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舂陵水的记载。桂阳郡属夏代禹定九州之一的荆州,“南越衡山至五岑止”(禹贡解集)。汉高祖设置桂阳郡,辖十一个县,舂山舂水所出的耒阳是其中之一。这里说舂山舂水是耒阳的源头,把发源于新田宁远一带的舂陵水说成是耒阳所出,这也不必过疑,桂阳郡、南平、耒阳都在春陵江流域,当也有发源于耒阳的河流入舂陵江,因而产生误解。而且它们在管辖与实际关系上,都是紧紧相连的,时隔两千多年,随着行政区划的变更,治所的改变,在本已变得模糊不清的吏料中留下一点疑问,也就不会太奇怪了!

至于舂陵水的发源地之说,除上面所提到的之外,就要提到北魏时期郦道元的《水经注》了。

《水经注》在注解营水、都溪水时,都提到了舂陵水。一是说都溪水发源于舂陵县北十二里之仰山,往南过县西,就是舂陵水了。另一处说,舂陵水上源来自营阳舂陵县西北潭山,往北流经新宁县东边,又往西北流入湘江。这就有了一个问题,前面说都溪水源于舂陵县西北仰山,后又说源于舂陵县西北的潭山,好象有些费解。其实只需了解到阳明山脉所出的大小溪河,隔山与湘江并流着,它们汇合后流过新田县全境,在钟亭处与钟水合流而形成更宽的舂陵江,实际两处都是舂陵水的源头。据1984年湖南测绘局编制的《湖南省地势图》,既标有舂陵水,也标有舂水,它们的发源地只隔一座山头,都在今新田境内,舂水南流汇入九嶷河而入潇水,这就是《水经注》中那条营水的都溪水了。

舂陵水的开发利用。则要从秦汉说起。

古来,从长沙往南的南部山区,被称作南蛮之地。自秦汉开始,中原统治者开始对岭南极力经营,秦始皇派兵五十万戍五岭,中原文化开始向岭南渗透,他们屯垦戍边,把中原文化传播到舂陵江畔,舂陵水也就慢慢有名起来。据记载,汉光武二年,卫飒任桂阳太守,组织百姓凿山开道“列亭传,置邮驿”,免去了原来办事征集“船役”,山民“扎筏”为舟之苦。这正说明此前官民的交通工具,主要是依赖水域的古老船筏,被利用的水流自然包括当地可算较大的舂陵江了。

古道的修建,人们出行方便多了,但靠肩挑手提,攀爬在崇山峻岭之间,既耗体力,效率也低,如能开辟和改善水路航道,对运送大量物资就方便多了。到东汉延熹年间,一个名周憬的官吏迁任桂阳太守,为解决此一难题,令县吏、将士、壮夫、百姓等开凿镌石,排颓盘石,铲高填低,凿截回曲,弼水之邪性,顺导其经脉,于是小溪乃平直,大道永通。舂陵水乃郡之主航道,当为疏浚之首选,航道乃得改善。据记载,舂陵下衡湘之十八滩,就是当时开凿的。直到清代,五岭北麓处处为周憬立祠树碑,缅怀他的功绩。舂陵水的开通,无疑给两岸人们带来了诸多方便,使原本荒凉的僻壤,逐渐有了一处处小小的闹市,才有了以后被称之为龙城的小镇,才有了明代崇祯年间建县时成为一方政治文化中心的新田县城。据老辈人说,过去船舶沿舂陵江而上,直达县城的南门码头,周边的土特产,是由水路运往大城市的,山区盛产的竹木是扎筏顺水而下的。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交通尚不发达,河道淤塞,山民仍在涨水季节依赖舂陵水运出竹木,这也是昔日扎筏的延续了!

(二)

舂陵水创造了自己的历史,也是历史的见证者。古往今来,在这山峦重叠的小道上,在静静的江岸,究竟经历了多少自豪、沧桑和悲壮?

历史虽经风雨变得有些模糊了,但人们永远不能忘记,除上述秦始皇派都尉任嚣、赵佗率五万人戍五岭,汉武帝派卫飒、周憬修道路浚河流,舂陵江畔还有许多故事不断伴着它发生。最著者,如汉代两位伏波将军路博得和马援,先后出桂阳伐南越、交趾,船发舂陵江畔,结束了一时岭南与中原的割据;三国时期,常山赵子龙计取桂阳,任太守三年,在舂陵江下游设平阳戍,使刘备在荆州站住了脚跟;唐高祖命李靖校检荆州刺史,巡防于楚尾湘源,南方安定;南宋岳飞权知潭州讨伐曹成,分路过道州临武出击,“贼众”得平;清道光年间太平军杨秀清、石达开转战湘南,攻新田城,攻花园堡,多次在舂陵江畔发生战斗一九三四年,红六军团在肖克、王震率领下两过新田,历时五到七天给反动统计沉重打击,并书写标语,张贴布告,至今沿保留有“共产党十大政纲”、“红军是工农的武装”等文物。如此等,无论在哪些年代,总是刀光见影,烽烟不息。人们的醒觉,朝代的更替,“叛乱”与割据,使各种各样的兵勇,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把舂陵江作为历史的载体,不知多少人饮马舂陵,多少军队船发舂陵,不知有多少舂陵人是当年战争的直接参与者或波及者,多少人成为保家卫国的英雄。在清道光年间,新田瑶民赵人凤,为反对清庭对瑶民“山田升科”,与江华瑶民赵金龙起义,义军上万人,转战数县,历时两三年,在舂陵江畔掀起了悲壮的风云,也就有了以后的新田金陵圩建立的长450丈的永、衡、桂“三府城”。更可贵的是近期在新田舂陵水畔发现了时间更早的神秘古堡18座,气势雄伟,设计精妙,用材考究,是互为犄角遥相呼应的两大古堡群,成为全省至今为止发现保存最完好的古堡遗址。在石羊南国武当,又发现了据初步考证为明朝建文帝“靖难之役”后出家的避难之所。如此等等,更证明了舂陵河畔在昔日战争中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正因为新田人杰地灵,在清代中叶出了内阁中书张荣祖,广西提督肖荣芳二位大员,为清代中兴作出贡献。清末有紧随孙中山参加资产阶级民主干革命,在反袁中惨遭杀害而终入忠烈祠的蒋先烈,有早期参加革命,1921年入党参与领导过著名的安源铁路大罢工,领导了水口山铅锌矿大罢工,后被称为“黄埔三杰”,在北伐中英勇牺牲的先烈蒋先云。在抗日战争中,有英勇牺牲的后被追赠为中将副军长的抗日将领郑作民将军。如此等等,难道不是舂陵河畔的骄傲吗!

追溯舂陵的历史,还不得不提到西汉长沙定王刘发及其子孙的故事。定王刘发乃汉景帝的儿子,是他与妃子程姬的侍女唐儿所出,因其母身世低微,被安排到当时尚称边远的长沙。后来定王有了许多儿子,元朔五年,把泠道县因舂溪得名的舂陵一带改置为县,把二儿子刘买封到今属新田宁远一带做了舂陵侯。刘买励精图治,深得民心,承袭其位的子孙也奋发有为,民得其利。到了刘买的第五代孙刘秀时,西汉王朝已经崩溃,王莽篡位后,他“与季通,李轶谋归舂陵起兵”纠集了八千舂陵子弟“训练于侯平”奋起反抗,重新建立了东汉王朝,开创了“光武中兴”之盛世。据《新田县志》清嘉庆十七年刊本记载:“洛阳山上有舂陵侯遗址”“侯坪有飞龙庙及舂陵祠,居民世祀焉”。且不说陵侯的丰功伟业,忠君爱国的舂陵子弟兵,也给舂陵两岸带来了无限风光,更给全国老百姓带来了一段安定详和的日子。这是舂陵水的骄傲。时至今日,这许许多多的历史,已有些变得模糊了,连许多地道的新田人,也只知有日东河、日西河和新田河,而不知名噪一时的舂陵河,更不知舂陵侯和光武帝了。据说1968年毛泽东主席回湖南,有一位领导汇报湖南的水利情况,谈到欧阳海灌区时,把舂陵河说成了春陵河,毛主席当即作了纠正,并讲起了舂陵河的由来和有关故事,还说到了长沙的定王台和舂陵庙,可见其广涉文海而知天下事,更可见舂陵河在历史上的地位和知明度,更有了以后“南有新田”的赞誉。

舂陵河的风光虽然在尘封的历史画册里变得有些淡薄了,然而透过浩繁的文翰,还能见到文人墨客留下的不少篇章。人人都熟悉的一代诗仙李白,曾吟唱“桂水分五岭,衡山朝九嶷”,可见他对舂陵一带是熟悉的,而他所作《同王昌龄送族弟襄归桂阳》诗,又是否行船在舂陵江上或站在河堤岸吟唱的呢?爱好山水自然的柳宗元谪永州,当会吟唱于其辖地舂陵江畔的。据知,李白与郴州刺史杨于陵(治所设桂阳)过往甚密,当常往返于舂陵江畔,他的诗作和散文,又有哪些是站在舂陵江畔构思和吟唱的呢?曾任道州刺史的元结,经常往返于舂陵江上,他写下的《舂陵行》名诗,是教江上的船夫唱的,其中有“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之句。这平阳戍就是当年赵子龙在舂陵江畔设下的军事要塞延续下来的,元结当是从湘江上溯舂陵江上吟得而教与船夫的。现今新田青云公园保存的宋代大书画家米芾的“醉菊图”摩崖石刻,是继郴州市“三绝碑”后发现米芾书法石刻后,再次发现他存世不多的画作,这是什么时候画成而临摹于此呢?

舂陵水当是“风光”了,可是到底还有多少故事留在山壑古渡边呢,这就需要寻找和发掘了!

(三)

时间已进入二十一世纪,历史翻到了新的一页,举国上下,处处焕发着时代的光彩,舂陵水也同样焕发着新的生机。然则社会进步了,交通发达了,小江小河的水运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舂陵江畔,既费时又费力的小船运不见了,沿途的水坝、电站成了水道畅通的挡碍。这些不要误以为舂陵水已失去了它昔日的重任和光彩,然而这正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是历史的必然。舂陵两岸的人民不会忘记它千百年来创造的新田历史,不会忘记它千百年来留下的风光,而且更清晰地看到它仍在见证着社会的繁荣昌盛和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继续担负着抚育万千子民的千斤重担,继续装点着千里江山,今日舂陵只是变得更加妩媚而可人了。

清澈的舂陵水,还是那样静悄悄地流淌着,放眼城区,日新月异,车流如水,百业兴旺。舂陵河畔,青云塔巍然屹立,双碧广场灿若明珠,重重长虹飞水巧渡,十里风光如诗如画。这所有的一切,无疑给舂陵水注入了新的生机和内涵,让人精神振奋。当人们在脑海中浮现出舂陵河的历史时,总会收回虚幻灵空的遐想。时空隧道是那么幽远,历史的烟云又是那样模糊,而事实终究是事实,任何美好的东西是不会永远被遮挡的。值此新田旅游初辟,许多历史和往事在考究中得到挖掘而渐渐清晰起来,相信古老的舂陵水和伴随它发生的故事定会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辉。


作者:熊石城  杜江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