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一个男孩

2018-10-11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跟小妹他们一起吃完晚饭后,我坚持着要将头发修剪一下,小妹就陪着我走到我家附近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门面很小的美容美发店,原先只准备修剪的,可到了那里,经不住美发师们的三劝两劝,就改变了初衷,坐下来烫了一个自己能接受的发型,觉得改变改变形象也好。

  接待我的是一位外地口音的小伙子,很认真地给我做着,并且不时地跟我聊着,生怕我因为坐等而不耐烦。

  因为烫了头发,所以,就经常要往店里跑,保养罗嗦着呢。差不多每次接待我的都是那男孩,慢慢地我们变得熟络了起来,聊的话题也就多了点。

  一次,他发现我闷坐着不吭声,就说道:你是不是很喜欢想心思啊?一时间我没有回味得过来,他见我不解,就又补充道:我发现你不很喜欢说话,总喜欢想什么心思。我说:没有,我只是偶尔想起一些事情,就容易走神而已。

  从聊天中,我知道他来自安徽,今年才23岁,但从学徒开始,已经在外打了好几年的工了。他还告诉我,学徒时,师傅怎样的保守,并不肯教他手艺,每天只是让他打扫卫生,其他的动刀动剪的事就是不教,于是,他只有白天在一旁看着师傅们做,每天晚上,在师傅们都下了班,他把店里清扫干净后,就到草地上,抓住青草来练习,硬是把手艺学了出来。他还跟我聊起他家乡的生活习俗,比如,每天下农田去干活的农人们,只是揣一块家里烙的大饼,就着一块咸菜疙瘩,在田里一呆就是一个整天。聊他这个大山里来的男孩,短短的时间里所经历过的人生。聊他们美发竞争的异常激烈,行业生存的无比艰难。

  偶尔我也会跟他开点玩笑,说是你多好啊,小小的年级,就早早地挣钱了,我家孩子还在念书,还在花我的钱呢。

  我们处得几乎像是朋友了,原来,即使是素昧平生的人,处得时间长了,彼此信任,也能处出感情来呢。

  可是,今年上半年,忽然之间,我连续几次去,都没有见着他,心里很想问个明白,在憋了两次后,最后终于向店老板,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询问他的去向,原本我以为,美容美发行业,人员流动比较大,不定他是去了别家。可从小老板那里听到的却不是个好消息,说是男孩回老家去了,因为他的两个脚踝处都长了一种瘤,不清楚情况是不是严重,但他不能长时间地站着,因为疼,而这种瘤,还必须要等长到一定大,才可以动手术,他现在在家什么都不能做,只好干等着到过年前后动手术。

  再后来,连小老板也失去了与他的联系,我还是坚持着到他们店里去护理头发,其实,潜意识里,我知道,很希望哪天能听到他的消息,或者干脆在某个不可知的日子,他又如过去那样,站在店门前,看着我过去,赶紧转身去收拾凳子,等着来为我整头发。

  可是,不清楚有多少次了,我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心怀失望而归,因为男孩终于没有再来。我不知道,那个远在安徽的男孩,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