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情玫瑰

2019-06-04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电话号码是早就告诉彼此了的,你打出了你的,我打出了我的,在我们聊天的荧屏上。
  可是我们一直没打给对方,一次都没有。倒是彼此发过信息,在互知电话几天后的元旦里。短信是司空见惯的大众化问候语,适合发给所有亲人朋友的,除了彬彬有礼地祝福节日快乐,不包含丝毫别样的热情。我们在礼尚往来轻描淡写地互相问候,也许,是还不太习惯通过网络以外的方式和对方交流吧?
  一如既往地博客上你来我往,彼此的门前都是对方殷勤的脚印,数也数不清。你坐着我家、我坐着你家的沙发或者小凳,要么干脆被挤得没了坐的地方站着,可是仍是仔细地读着那些心语,一丝不苟地写下一句句极简单却直抵对方心底的文字。
  还有聊天。不多的夜里,对着荧屏、对着和我隔了遥遥夜空的你,敲出一行行文字来。聊天也是奢侈的,平时你的晚上大都被占得满满的,根本没时间坐下来,更没闲暇坐在电脑前。而周末,你是不上网聊天写文的,每周这两天本应休息的时间你交给了心爱的女儿,你要辅导她写作业要么陪她去公园玩,你说。
  在有限的聊天时间里,我们竟然忘了去点击那个可以让对方的音容笑貌立刻呈现眼前的键。是矜持吗?是害怕被对方拒绝感到尴尬吗?不,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就像我坚信你不会拒绝我一样。那就只能说我们都有怪癖吧,反感那些随随便便就请求视频和将网友照片不负责任乱发的人,并迂腐固执地断定他们轻浮不可交而避之如临大敌。
  你有好奇过我真实的样子吗,在有闲的时候?不瞒你说,我不止一次想象过你的模样。我多么想知道,这样美丽睿智的文字掩映着一张怎样的面孔?它会和那些文字一样深深吸引我令我迷醉吗?没有答案。
  直到那天,情人节前的那个下午,我的手机突然就响起来了,在我百无聊赖独自一人靠着沙发,无情无绪频繁换着电视频道的时候。拿起电话,传来了陌生的声音,第一反应是:又是个打错了的电话。正准备说声“找错人了”挂断,可陌生的声音及时报出了你的名字。
  “谁?”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疑惑地问着。你又重复了一遍,我听清了,是你!不夸张地说,我很激动,连珠跑地问你,什么时候到的?和谁?这会儿在哪里?你一一答应着。我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你说请我吃饭,我说还是我请吧,给我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这回,你没再坚持而是善解人意地回答:好吧!
  放下电话,我在回味着你的声音,第一次听到,感觉很美、很悦耳、很独特、很有磁性。接着是打电话通知你就餐的地点,怕你找不到,细细地告诉你准确方位,你叫我放心说你会准时赶到的,我们不见不散。
  我在饭店门口等你。正是下班高峰时间,看着一辆辆穿梭来去的车,一个个匆忙行走的身影,我有些眼晕还有些慌乱。人群中哪个是你呢?正在向我走来吗?我能准确无误认出你满怀喜悦迎上去吗?我突然对自己没了刚才还满满的自信。
  走过来了你!优雅的笑容浮现在你温柔的脸上,没错,就是你,那从未谋面却又熟悉无比的笑容让我毫不犹豫作出了判断。很自然地我牵着你的手往大厅里走,没有多余的礼让寒暄,似乎我们并非初初见面,而是阔别多年如今偶然重逢的好友,相顾的眼里泛出的是惊喜是默契,那份已在无数次的文字交流中流露出的惊喜、共有过的默契。
  一次次的假想一次次的约定,今日相见,恍若梦境,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人流似也是梦中不真实的鬽影在眼前晃动。而葡萄美酒醉人的醇香却在及时提醒我,你就在我眼前,真实地坐在我的身边,我的左边。“宴华宫”,盛宴豪华,与你我此时梦幻般的心境多么吻合!也许在前世,我俩就曾在驿外长亭或是黄昏东篱,金樽清酒玉盘珍馐,我们一起畅饮佳酿共话情谊?这陈年的酒香延续着隔世的情缘,没几杯便醉了我们的身心——那前世便已邂逅契合的身心。
  暮色四起,华灯初上,我轻携你手缓缓行走在安静的都市小街,我们各自的怀里多了一束火红的玫瑰,两束一模一样的玫瑰在夜风中怒放。九朵,象征长久,未来日子的长久、我们相知相惜情分的长久。
  何必再细究,这两束玫瑰此时哪一束代表爱情、哪一束代表永不衰败的友情?是经由谁之手到了我俩的怀中?它的背后还有着怎样的故事?此时这绽开的花蕊代表你我的满心欢喜,带给我们快乐满足就够了。鲜艳的玫瑰花瓣上滴滴露珠滚动,在汉江两岸高挂的红灯映照下,它们泛着晶莹的光泽,如同你美丽的眼眸此时正流泻的光彩。我醉了,醉在玫瑰花沁人肺腑的馨香里、醉在你我珍贵美好的情谊里。
  在情人节的前夜,街头摇曳的璀璨灯火映红了你我幸福的脸庞,我紧紧挽着你,滔滔不绝对你倾诉着内心积聚许久的情感。江水缓缓流动,见证了两个女人的别样情怀和幸福感受——对,两个女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我的雨洒清江妹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