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世莲花开且落

2020-06-2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情缘难了更添愁,几世莲花开又落。——题记

她一身麻布素衣,立在城垣,眼中是几许落寞清寂。

今日,他便要上战场。

恰是金秋,叶子簌簌落下,仿佛预示着几千生命的凋零。

今天她早早起了,挽了个髻,一袭青衫似水。扮成男装,只为在他上战场之前,再看上一眼。

只听沙场点兵,他意气风发,向城下几千士卒呐喊: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修我矛戈,与子同袍!

士卒同声,声若惊雷。

她却闭眼,落泪。

明知,明知弱冠的他是不同于其他人的。他的生命中不仅仅有爱情,还有承担,信念,家国……更多。明知他已经不会只在父母膝下承欢,明知他不是纨绔子弟只知红烛昏罗帐,明知他只有在猎猎风中手执长刀身披银铠时最是张扬耀眼,却仍是……舍不得。

她知,男儿志在四方。她怨,自己被无数束缚锁在深院,却是无可奈何。

只有伫立在一片断壁残垣的高处,目送他奔向不可预知的迷途。

这一见,怕是永诀。

三月后,战胜的消息传来。同时到来的,还有他的死讯。

传令的人说,他带三百死士深入敌营,视死如归。

真英雄,大丈夫。

人们同声赞叹而惋惜。

她却无言。

只因,知他太深。

再多的留恋,也比不上他心中的责任感。

当晚她身着一袭红衣,柳眉淡扫,朱唇轻点,面若凝脂,额上一点朱砂如轻薄而落寂的莲花瓣,整个人宛若一株出水芙蓉,如一抹妖冶却烈的红孑然立于水上。

出门,众人皆惊艳却不屑。丈夫新丧,她怎的如此张扬冷漠。

她轻笑,丝毫未放在心上。

出城十里,在她与他初次相遇的地方,祈水之滨,高歌一曲,随即投水而死,惨烈决绝。

她惘然中听到空灵的歌声传来,脚步轻移,烟岚散尽。

面前竟是耳及肩,手及膝,眉间一点朱砂似血的——佛。

佛轻笑。

他道,你与他缘分未尽。他纵然身死,魂魄却已入轮回。而你,前生却只是我手中莲花一朵,千年才修得一世为人,如今便要回到我身边了。

你现在已位列仙班,只将心中杂念放下,便可以逍遥自在,永世不变。

她轻轻摇头。

她道,佛,既然我千年修得这一世为人,与他结发,又怎能抛舍情缘?我愿用这仙位与又一个千年来换一世情缘,终也不悔。

佛轻笑,怜悯而无奈。

苍生何辜,却总有几个痴人参不透。

他道,许你再一世又何妨。

但,这千年你不过一缕幽魂,繁华寂寞都与你无缘,他生生世世都有自己的爱人,你可想好了。

她笑说,不悔。

游离千年,其实也不过一瞬。

因她知,终有一日,她可伴他身侧,厮守缠绵。

眼与身不自觉地追随着他,万丈红尘,黄泉碧落,看过他爱,他怨,他恨,他痴,他多情,他无情……生生世世,纠缠不休。

她落泪,她怜,她怨,她也恨。

然,心中却仍存着那一分执念,告诉自己,不悔,不悔。

等过五百年,她已看厌,却仍不改初衷。

只是回到了他与她相遇的祈水之滨,不眠不休的起舞,歌唱。

千年已尽,她终于等到。

佛从烟岚中走来,道:痴人,你等到了。

她却无奈一笑。

她道,我心已倦。这一世情缘,情愿不要了。若又将前尘往事忘却,心心念念总成殇。舍不得又留不住,何苦。

佛轻叹,道,痴人。

你可知,前世,有一个人,为了见到佛前的那朵莲花,用一年翻越了十万大山。

我拈花一笑,你在我手中开的妖冶,他为了让你重回华池,求了我十年。

他痴迷于你,为了让你有自己的魂魄,磕长头百年。

他不忍你风吹雨打,为了让你幻化成人,誊抄默诵所有经卷千年。

他只为这一世情缘,在高寒庙宇等待了一万年。

而你,却只为他等了一千年,便说不爱了。

她闻言,久久怔忪无语。

却仍是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于是,也没有看见身后的那缕幽魂在奈何桥的另一边,伸出的手。

等待荒芜了爱怜,消磨了情衷。谁比谁更无情?千年万年的相恋,最后只空叹一句,造化弄人。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