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酒杯

2018-12-27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麦茬杏上市了,黄橙橙,红彤彤。奶奶絮絮而语,村里要割麦了,妮,你的生日到了。

奶奶随口叫出的这声妮,软软的,沾着温香,让我的眼角发湿,在奶奶心里,或许还把我当成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可是岁月的潮水分明漫上了我的脸上额头,甚至侵入我的发间鬓角。当年那个到了生日就靠在母亲怀里吃鸡蛋的小女孩,却在亲情的河流中,不知在哪一湾把自己的生日搁浅。而生日,这个记载生命脚印的分水岭,总会如期而至,不管你是欢迎它或是刻意要忘掉。

不想过生日,因为亲情已然离散,不想过生日,因为人生已进不惑。可我却在无奈之中听到了生日的脚步声,“咚咚,咚咚”它来了,或许给我带了祝福和希望,我又暗自在想,自己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在送走一载华年的此刻,回首凝眸身后的路吧!

很感激我的父母,是他们赋予我女儿的性征然后把我带到这个世上,而后,又教给我生活的技能和文化知识,而无形中,我又秉承了母亲丰沛的情感。年少的我,就会为春花凋谢零伤感,为生命的逝去而垂泪。花开花落,生死轮回,喜乐同存的人生,却没因我的情感起落而有丝毫的改变。春去秋来,腊尽春又回,小姑娘总要学着长大,在社会,人生的大课堂上,学着与生命有关的知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当感性与理性并行的时候,我已不再是那个总是为落红叹息的女孩,我懂得了,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定数,花开花落,是自然的法则,谁也无法把最美的瞬间定格;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轮回,人不会有如来之神力,也不会象孙悟空那样,到地府改过亲人的生死薄,让他们长命百岁。当失亲的悲哀象空气把我包围,痛哭流涕,只能让远走的亲人担心,擦干泪水,好好地活着,他们才能在天界安心!如此想了,如此做了,亲人们,你们在天上一定也是安好的吧!

明天是我的生日,不可否认,它现在已快登上我家门坎了,它会扣打我的门环吗?或许它会在我门前驻足,只等我把门打开。不惑之年的生日,同样也会有花香,我何不早早把门打开,迎它进来,然后对它说一声“生日快乐!”,在烛影摇红中,为它斟上一杯红酒,然后在一曲舒缓的萨克斯音乐里与它一起举杯,细诉陈年旧事,聊聊别后经历。然后看它优雅转身,留给我一个思念和祝福的背影--美轮美奂的一道风景。

那么,明年的现在,生日,我还会在这里等着你!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