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处处皆风景

2019-04-0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秋高气爽,最宜登山纵目、高歌啸吟了。每每此时,但会忆起齐鲁之尊的泰山,会忆起险峻江浙的雁荡,也会忆起禅林处处的千山,自己游历不多,此三山或秀或险或积淀深厚,便足以支撑起我对名山的印象和期望了。相较之下,身处辽南大连,虽有随时观海之便,但却常怀此地无名山之憾。

自己终年行走的所在地处远郊,一面临海,三面环山。方圆五里,独成一体,院内树木葱茏,花草繁盛,有鸟鸣婉转,有湖泛青波,尤其每年五月之时,所经路畔,丁香怒放,若紫雨飘飞,若香脂四溢,人在丛中,乐不思归,是为院中春景之极致。因此此处虽偏居一隅,但常被初来之人惊呼为“世外桃源”。寒来暑往十年有余,院中无论林荫大道,还是通幽小径,我几乎尽皆踏遍;然而春去秋来,时至今日,北面所倚之山——北屏山却从未登临过,平日偶尔会是在晨曦中眺望,或是在暮色中凝视,虽把一黛苍山尽收眼底,但却始终未动游兴,大概人对近在眼前的景色常常是视若寻常吧。

初秋的一日,经常共事的一位领导感觉身体有些微恙,便邀我陪他出去走走。当得知我来此工作后竟从未登上过近在咫尺的北屏山时,他既惊诧,又遗憾,继而用半责怪的口吻对我说:“你啊,观风景可不能太势利,今天我就带你登一回北屏山边上的小山吧,让你感受一下!”我汗颜一笑,欣然应约。出得院门,沿公路北上二里有余,折进一处小山村,再穿行一里便抵山脚,山势颇缓,我们便沿一条碎石遍布的小径蜿蜒而上。此时阳光正足,不一会儿,身上便有汗流了下来,好在路旁时有山花烂漫,时有异树斜出,惹得我们偶尔驻足,品评一番,倒感觉不出有特别的燥热之感。渐行渐高,树愈苍翠,草愈繁盛,一阵山风扑面而来,汗热顿消,周身清爽,虽身处并不十分高峻,难以体会“荡胸生层云”的感觉,但向下回望亦觉悠然自得。行至最高处向左一转,眼前竟然是一片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坦所在,领导说此山名为平顶山,在北屏山东麓。观其地貌果然名符其实:四周松柏林立,树虽不算高大,但却挺拔遒劲,翠色宜人,中央平坦处的草坪有如人工修剪一般,虽是山间杂草,但却不芜杂,生得低矮柔软,完全可以席地休憩,或是打打排球、踢踢足球,可以想见在春暖花开之时这里会是何样惬意的游冶去处。现在虽然秋色渐浓,但徜徉其间,依然兴致盎然,心旷神怡。此时,领导的心情极为舒畅,自言道身体好了一半,不禁盛赞大自然不愧为一剂医治身心病痛的良药。由此开来,我们又论及人的幸福何在,联系所处所感,我们一致认为那些难够能经常亲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的人才是最幸福的,而那些整日为名忙、为利忙、在名利间中勾心斗角、蝇营狗苟之人虽然可得朵颐之快、豪宅之享、达官之荣,但终归是可怜的。前有陈希同,今有陈良宇,曾经尊贵,今又如何呢?然而聊到最后却也不免自嘲道:“身在山中人超然,可下得山来恐怕也难于免俗啊!”

行到平顶的西北边沿,向下便可见一处深十几米的陡壁,略感险峻。临风远眺,海天相融,远山朦胧;田畴相连,阡陌纵横;秋光满目,豪气盈胸。正待长啸一声,却见从身旁一处在建的庙宇中走出一位面带笑容、身材略胖的出家人,向我们合十打礼迎了过来,我们急忙敛起张狂之态,也依法回礼。寒喧过后,方知他老家辽西,刚从福建云游而来,负责看管这里的在建庙宇。他介绍说,这里明年建成后将开辟为旅游景点并接纳游客,言罢,便拿起手电筒,热心地引领我们进到附近一处据讲有千年以上历史的古迹——古佛洞。从洞口到洞内是长约二十米仅容一人行走的狭长石缝,里面潮湿阴暗,走在其中略感恐慌。入得洞内,方觉别有天地,借着昏暗的手电光,看到洞高近六米,长宽约四米,洞正中是高近三米的石雕坐佛像,因年代久远,面容已经模糊;洞壁亦有石刻,有的状如狮、有的状如人、有的状如佛家物件,不一而足;下壁触手可及处有大大小小的孔洞,以掌击之,其声如鼓,嗡嗡作响,更频添了几分神秘感。观赏片刻,三人便鱼贯而出。在准备下山的时候,从山下又回来一位更年长些的出家人,慈眉善目,看我们来访,格外热情,一定要拿出两小袋自采的苹果让我们带上,虽然推辞再三,但盛情难却,我们只好向两位师傅深表谢意,带上这意外的收获踏上归程。

这次近山之游虽不足三个小时的光景,但内心充盈的喜悦却格外丰沛,如此看来,只要有亲近大自然的热望、有感悟大自然的灵性,其实并不一定非要到所谓的名胜去旅游,在邻山近水也一样可以收获快乐。由此定下决心:今年“十一”长假不再远足,只打算认真地走一次滨海路,登一次大黑山,把眼前的风景看遍、看透、看出味道来。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