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小平房记忆

2019-01-16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建房造屋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这项技术把我们人类带出靠找山洞躲避风雨的蛮荒时代,让祖祖辈辈的地球人可以在自己工作生活的地方建屋居住、抵御风霜雨雪。

   在人类社会进入了地球村时代,特别是在我们有印象的这三十年里,人们的居住条件的确发生了巨大改变。不过,即使这样,平房依然是我印象中最深刻、最富有感情的建筑。

   就在日前,时隔多年后,我和妹妹、妹夫、弟弟,陪爸爸又一次回到了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3502工厂。

   汽车驶进井陉县的微水镇就走不起来了,虽然原先火车站前的桥已经老的不让使用了,新开辟的道路上汽车多的已让我们感到一种城市堵车的状况。我们好容易把车停在县委县政府的对面,从西向东往街里走着想寻找童年的记忆。


    这条街已经全变了样子。镇上的百货商店规模不比一些小城市差,从县府向西几乎占了半条大街,信用社占据了原先新华书店的突出位置,过去供销社平房建筑的副食品商店变成了二层,里面再也找不到副食品的踪迹,变成了五金工具卖场。他对面的饭店变成了几层楼房,楼上成了旅店,街心多了主题雕塑,今天已经被命名为幸福大街的城中心,让我们感到即使过去赶集的日子,也不会有今天的热闹,给人一种人多车多商店多、一派热闹繁荣的影像,再也没有过去那种小镇的恬然宁静了。

   我们上车再向厂里走。过去路两边的许多树林、围墙,已经变成各种各样的机关、楼房,就连过去的山峰也让人们的楼房给占领了,因为县城与3502厂几乎连成一片,这段路我们竟然一晃而过。

   3502厂是一桥连两端,桥东是生活区,桥西是生产区和服务区。说实话变化不大,要说有变化,就是桥西的厂门口多了个中国XX服装研发基地的牌子,原来的总后勤部第二医院,变成了石家庄市第八人民医院,原来的总后第3502工厂子弟学校,变成了石家庄市第六十一中学和附小。


    走过桥,看到路北的楼房,依然还是我童年就有的青砖老楼,向前走百十米,向南从两楼之间看过去,放陆天电影的两根线杆还立在那儿,再一路向前走,路南的平房还在,原来的菜市不见了,变成了两栋新楼房,菜市对面的派出所还在,只是外墙涂了淡黄发白的漆。原来的合作社不见了,对面的小酒店也不见了,都变成了楼房。


   再向前,原来路北第一间平房就是爷爷当年看守公共电视的地方,那时电影已经放得少了,电视还没有普及,厂里便在这儿设了公共电视,退休的爷爷争取了这个活。每天晚饭后,不管风吹雨打,人们总是到这儿来看电视。到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吃完饭,便犹如贵宾般的鱼贯而入,在里面通过电视下方的反光玻璃看电视,自然温暖无比。后来电视普及了,这里的平房也要拆了盖楼房了,勤劳的爷爷便又争取了在路南房角烧茶炉。只是现在茶炉已经不用,这间房子还立在那里。再往东走一栋楼的位置,原来是我初来这里就居住的平房,这是爷爷奶奶居住时间较长的一处,盖楼后厂里就给爷爷奶奶安排到路南最里边面西的一间平房。这房子是他们老两口最后在3502的住房,房子不大,前院有个厨房,后院还可以种点花草,冬天就挖个坑存放买来的白菜。那时我已经参加了工作,还花5元钱从单位买了一把小军揪,过节时给奶奶拿回来,奶奶挺喜欢,一直用到她去世。


   就是这间平房,那年我带着对象回来看爷爷奶奶,奶奶高兴的拿出新被子,让对象在里间,我和奶奶在外间,爷爷就到茶炉房去睡觉。今天想来,那种感觉就象是昨天发生的。奶奶去世后,我们把爷爷接到阳泉居住,结果后来有一年发大水,把这排房子给冲毁了。这好像断了爷爷的退路,所以,爷爷直到去世再也没回3502。这次回去,我们看到了厂里在大桥西侧生活区的围墙上,把当时全厂人民搞击水灾的情形的记述。

   3502的平房给我印象深刻的。因为这里有我的成长,有爷爷奶奶几十年的生活,有我看到爷爷看电视、烧茶炉的平房,有欢笑,有生活。不过这次回去看到,仍有那么多的平房,在时间过去那么多年后,在房地产发展这么快的今天,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没有一点发展。我们城市人现在恐怕没有多少人住小平房了,多数人会说谁不住楼房呢?又哪还有多少平房呀,除了城市边缘可以见到,再就是生活极度贫困边远农村,恐怕许多农村都是楼房林立了。也是,就说3502隔河而望的微新村吧,过去就是沿山坡修起的石头房子,没有一栋楼;现在一眼望去可以看到二层小楼林立。

   也许正是这依旧林立的平房,让我看到了厂子的衰落,沟起了我无限的伤感吧。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