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趣谈

2019-11-07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情人节应该算是改革开放后泊来的洋节,然而,这情人节不是谁都可以过的,你得考查一下你有过情人节的资格吗?如同你是否有资格过六一儿童节一样?

何为“情人”?按我们这年龄的标准来判定大概应该是,其一、恋爱的双方互为情人,是值得人们歌颂与祝福的,故有“有情人终成眷属”一说。其二、夫妻以外的第三者互为情人,这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所以情人一说充满了神秘感、暧昧感、犯罪感。

而现在人们的观念日新月异,不定还有什么新的标准,比如,有人认为夫妻之间也是情人,也应该过情人节。说的也是,夫妻之间若无情,岂能厮守至今?不过据我所知,尤其是中老年夫妻,有几个把情人节当回事的?有一纸证书在,情不情人有什么关系?过不过节又有何干系?把买玫瑰花的钱买几把青菜回家做饭岂不更实惠?前段时间网上流行一段子,说是不同年龄段的男人给自己的妻子发同一内容的短信,就三个字:我爱你!六十岁阶段的最有意思,老太太接到短信后嘴里嘟哝着:老家伙!出门忘了带药了?故情人节对夫妻间基本上没作用的!

我总认为,改革与开放应该分开来说,改革是以社会管理制度为重,而开放则有精神文化的外延。我们说某人“怪开放的”,而不会说这人“怪改革的”。现在物质生活好了,外来的精神产品多了,超前的现代观念与陈旧的传统观念开始发生冲突了,竟然有人说,当代人若没个情人、绯闻的经历是无能的表现!是枉过一生、白活一场!所以,情人就是个过程,没这个过程就觉得混得蛮栽,在朋友面前、在仕途中被人瞧不起。于是乎有些人为了这点面子而故弄悬虚、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地折腾开来,碰巧遇上个臭味相投的一拍即合,了却一桩心事。故情人节对这帮人倒有几分吸引力,但却充满了危机。

其实那些心有陈府,老谋深算之徒是不吃这一套的。譬如那些贪官污吏,他们不会傻到去过什么情人节,因为他们过不过来,有人说得好,出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怕撞车!他们也不会象燕雀小志之人那样显摆自己说我有情人了,我多伟大呀!更何况还有党纪国法在那,他躲都来不及,还跑出来过节?所以有人把这称为“做的人不说,说的人不做”倒比较贴切。故情人节对这类人基本上也是无作用的。

最可怜的倒是那些墨守陈规,生怕越雷池一步的人。他们的观念还停留在六七十年代:人有两大错误决不可犯,一是经济错误,二是作风错误,一旦犯之,永世不得翻身!而人生在世,工作生活中那能完全不与异性交往?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欣赏、工作中的相互协作也是令人称道的。然而,一旦被人误会,这种人马上会指天盟誓:不是不是,我绝不是这种人!如果被河东狮吼,那更是心惊胆颤、莫口难辩!最后连正常的男女交往也不敢为之。故情人节对这种人不仅没有吸引力,反而成为他们的大忌,这天若不是上班,他们连家门都不敢出,避之以嫌。

谁对情人节最具亲和力呢?首当其冲的是商家,他们竭尽宣传鼓吹之所能,将这个几千年来本与中国人毫无相干的洋节硬是给炒火了。不仅如此,连那老外婆坐在月亮下讲的农历七七鹊桥相会的童话,也被炒作成了中国的情人节!不服都不行。昨天在电视里看到一奇闻,说是情人节这天某宾馆推出五万元一夜的套房享受,不禁哑然而笑:如果有人住进去,绝对是一对标准的有钱的大傻瓜!试想:如果早早地就睡了,岂不浪费了多少享受服务?如果兴奋了睡不着,岂不更倒霉,五万元熬一夜?当然,受益的不仅仅是宾馆,还有花店、商场、餐馆、影院、歌厅等等。还真无可厚非,商品社会嘛,合情合理合法的商业行为,你快乐我赚钱,何乐而不为?

其次当然是那些自由身的男男女女了,尤其是年轻一代,他们尽情地享受青春,享受生活。他们没太多的思想负担,也没太多的束缚。一年中有这么一天,他们手牵手、肩并肩,或小酌、或看电影、一束红玫瑰就足以让对方心满意足,一件小礼品就可以温馨好长时间。绝大多数人是享受不起五万元奢华的,他们要的就是一份心情,一份快乐,何乐而不为?

    刚在电视里看到一则调查,又不禁笑出声来:有人建议取消情人节!提这建议的人要么就是缺乏基本的社会常识,要么就是对情人节有某种嫉恨,须不知这情人节本来就是泊来品,你从哪去取消呢?也太敢想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