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雪天

2019-01-26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可惜冬至过后一直没雪影儿。人们盼着,议论着:09年的年景是否会好。似乎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就不能称之为冬天。

   晨曦,朦胧中感觉呼啸的北风吹着房前的窗棂,嗡嗡作响。我慢慢睁开惺松的睡眼,看看时间还早,纳闷天为何亮得这般早。披衣起床站在窗台眺望,哇,下雪了,20**年冬雪姗姗来迟!推开窗棂,清冷的寒风扑面而来,清新的空气里大地沉静得像熟睡中的少女。远处的大山,高高的房顶,宽阔的公路,无一不穿上一身白袍,一只不知名的小鸟蹲在对面屋檐上,不时地东张西望,似乎对一夜换上银装素裹的大地感到惊奇,傻傻地转动着头,神态煞是可爱。

   我麻利洗漱完毕蹬蹬下楼,今天以步代车去上班。轻柔曼妙的雪花迈着神似仙态的舞步,在我眼前纷纷扬扬飘洒,如天女散花,顺风而舞。调皮的雪花亲吻着我的脸颊,娇羞的钻进脖颈,瞬间被我温暖的体温溶化,渗进了毛孔,与我的灵魂交融。雪花的美丽与奉献让我忘却了寒冷,沉浸在飘洒的雪花中。踩着厚厚积雪徒步行走在路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轻响,好似雪地柔情言语,那均匀的踏雪节奏宛若一曲动听的音乐,陶醉其间惬意极了。

   天空中飞舞的雪花越来越密,地上的白雪越积越厚。或许是久违的大雪把人们的兴趣聚焦到在家赏雪,或许人们防寒意识和健康意识的提高,就诊的患者极少,所以今天工作格外的轻松,久居办公室的同事们按捺不住,疯跑到雪花飘舞的花园,空旷的场地,从地上捧起冰凉的积雪玩起了孩堤时最喜欢的打雪仗;几个稍文静的同事提议,难得有这么厚的积雪我们来堆个雪人吧!大家齐心协力滚雪球,然后把雪球搬到花园的石桌上,堆成七八岁小孩那么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商量雪人肖像的相貌特征,最后决定做一个圣诞老人。圣诞老人做好后,大家欢呼雀跃。有人跑回家拿来了相机一起在圣诞老人面前留影。看同事们玩雪时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一个个仿佛回到了童年似的,自己感觉也年轻了许多。

   当人们盼望着这场“瑞雪兆丰年”大雪的同时,我却惧怕严寒的冬天来临。或许是个人身体素质较差特别惧怕寒冷,抑或是惧怕冬季的人生时节。但是当大雪真正来临,反而给我带来了一份愉悦的好心情,呼吸着没有一丝浮尘的清新空气,放飞着想象的翅膀。我爱看雪的银色与空蒙,在纯色中想象它的五光十色,于无形中揣测它有形,于无生命中去体味它凛然的生命力,任思维去领略大自然,去回味人生岁月的痕迹。蓦然发现,自己能欣赏荒寒幽静,毫不夸耀地说享有一种特别的素质,那是一种顽强生命力体现,是一种拼搏精神的人格力量。

   独自一人伫立在窗前,脑海中想象了一个场景:一个人穿行在无边无际,荒无人烟的雪原中,人是何等渺小。当你艰难跋涉看到茫茫白雪之中,飘起了袅袅炊烟,那种惊喜是你挺拔灵魂和不屈的意志最好的回报。或许只有雪天的凄冷,方能反射出人心的温热,只有雪野的空旷才能衬托出生命的充实。我在一片寂静中感受生命怡然与温馨,逝去的梦境再度重现,凋谢的热情开始复苏,那一片片纷纷落下的六角雪花滚热了那颗惧怕寒冷的心房。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