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2019-06-05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读过三毛的《五月花》,很久以前,情节与内容已淡忘,但极喜欢这个题目。正逢五月,百花依旧妖娆,炎热准时前来,占据我的呼吸,窒息又被搬上台面。究竟怎样的一种倦怠,慵懒的躯壳,驮着经年的包袱不肯丢开,仿佛眼睑再也撑不住疲乏。看向骄阳似火的天空,心不禁生出浮躁,与夏一起,煎熬。

  指尖生不出半点凉风,与主题隔隔不入的话语,开始在耳边煸风点火,安了一季的心绪,轻易点燃莫名之火,将生活烧得千疮百孔。素心,被搁浅,安静,止不住几面墙的入侵。仿佛,注定轮回,仿佛,注定来一场分裂,一决高低,再回复,伊始。不是夜,却同样与黑有染。我正一点一点分割一张白纸,每一笔都似刀尖,不听它疼痛的叫喊,我已被情绪主宰。


  这个五月,一些不安定的分子,分裂成一些有毒的小细胞,钻进我的心肺。这些个慢性的细微的生物,它吞噬了春天里我储存的阳光、月色、诗意与宁静,像是要逼我爆发。一场暴风雨,劈开天空,我的脑门,正中闪电,我双眼看不到血肉模糊的破碎,我是最不愿看这种血腥的场面,可这一刻思想却不留情面,硬要渗出血淋淋的言论,泄一道裂隙,将那些莫名流走。我也不便阻止,我也乐意,它们的离去。

  窗外,先前还烈日当空,此刻却雷声滚滚。谁能预料,天空的颜色,像极这人生,永难妥善。怎么无端说起人生,这个沉重的话题,我已有一段颇长的时间,不问时事,不询他人,却无法将自己结茧成蝶,终归是作茧自缚,挣脱不了这命运的轨道。


  在写这些凌乱不堪的言语时,五月的步履已踩在它的末节,就要成为过去。有些灰蒙的室内,我迷糊地敲着键盘,注入苍白的情愫,毫无章法,只为一抒抑郁。怎就无故抑郁起来,与天气无关,与他人无关,只是一名小女子,失去了自我,乱了浮生。


  写了几段乱码,搁置在炎夏的风口,一回头,已是六月初,我试图桥接,心路。


  还是钟爱五月花,如题,不更改。像我一路走来,匆匆地迈步,不及思考,走上了已经不可回头,更不需说什么后悔的言论,让自己徒生悲秋厌世的情结。


  六月流火,相比,五月的热度竟在记忆里生凉,那些低落的情绪沉积在五月的零落中,渐行渐远。所有回忆,只取美好。那些不愿提、不愿记的,轻轻一吹,便飘走吧。


  记住一个美丽的名字,五月花,在红尘滚滚里,鲜妍。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