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文章正面做

2019-06-09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反面文章也要正面做。这是我高中时一位语文老师给我的教诲。
    七十年代后期,我初中升高中,虽然我的成绩已能选择全市最好的高中,但语文只考了57分。虽然我从小学开始就一知半解地背了不少古诗,但作文还是我最头疼的事。
    在我小学和初中的叙事作文里,常常是这样开头的:“今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我们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去野营……”
   在我写的十篇日记里,有七篇都是“今天我帮奶奶扫地……”
   是稽山中学的两位语文老师改造了我,一位姓杨,一位姓洪。杨老师给了我作文的激情和想象,洪老师给了我作文的格。
   杨老师是我高一、高二时的语文老师,他把我高中时代的第一篇作文改得面目全非,然后让我整理重抄,再在课堂上朗读自己修改后的作文,还给了我热情、肯定的表扬。
    这样一种感动、自信、理解和荣耀彻底把我征服,让我成为杨老师语文课堂最忠实的学生。并努力以背词汇、背课文、背成语来表现我的感激,还把报刊上的一些好短文、好论述、好描写满满地抄了四五个本子。将近一年之后,我的作文就偶尔成为班里的范文了。那时,我爱读鲁迅的杂文,把鲁迅的犀利口吻学了十之七八。
    高二时,杨老师讲述投醪河的故事。投醪河是一条古老的小河,紧挨着流淌在稽山中学的面前,相传两千多年前越王句践出兵伐吴,发兵时老百姓送来了两坛陈酒。句践下令把酒倒入河中,让全军将士掬水共饮,留下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英雄佳话,也为我们留下了这一条象征着君民同苦乐、上下一条心的投醪河。
    老师要我们以投醪河为题写一篇作文。当时学校盛行学农劳动,劳动中,老师和学生就用投醪河的水稀释粪肥,然后在河里洗刷粪桶担勺。在听了老师的故事后,我感到在这样一条英雄的河里清洗粪桶,实在是件很令人厌恶之极,于是写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杂文,把鲁迅的骂人和讽刺的风格学了个痛快淋漓。由于我们当地把粪称之为“料”,我的文章题目就叫《投醪乎?投料乎?》。
这样一篇文章,是很让老师苦笑不得,难下评语的。
    杨老师看了我的文章,很贴心地与我作了交流,告诉我说:鲁迅的口吻是用在旧社会对付敌人的,在现在的社会里,即使你以后参加了工作,也要记住,要反面文章正面做。
    虽然当时并不很以为然,但我慢慢觉悟到:正是老师用自己赤热的心,才把我这个语文基础很差的学生,从反面文章做到了正面。
    反面文章正面做,这不仅仅是文章的道理,也是做人的道理。它指导我从另一个角度去处理工作和生活中的矛盾,把矛盾的对立面柔和成自己的肩并肩,成为和谐温馨的朋友。
    当我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从不与人吵架了。工作中即使有争执,也从来直局限于事理,决不诋毁对方的人格。并努力地把自己的理念感染给周围的人。
    在一次课余工作中,我问杨老师:以后我该如何报答你呢?老师回答说:只要你能写得好文章,能用文章去讲道理,那就是对我杨老师的最好报答。
    杨老师的语言很平淡,也没有高要求,但都让我有深刻的记忆。毕业之后,不管我穿越了多少物欲世界的路,但当我偶尔在哪个场合碰到杨老师的时候,我知道我的眼睛和心,都会有纯洁的瞬间。
    高三时我转读文科班,教语文的为洪老师。洪老师让我懂得了论述文的一个“格”字,也就是要在心里有一个文章的结构格式,才能抓住论说文的重点,很快地完成应试作文。虽然一个“格”字束缚下,有时文章无法写得舒畅,但却高速有效。
    我常常想:文章要有格,其实人更要有格,才能做得挺直。
    现在,我已不知道杨老师和洪老师住在哪里,又有多少苍老了,但我的心里始终铭刻着他们的名字——绍兴稽山中学的杨光法、洪定国。写文章和做人都要有格,反面文章尽量要从正面做的道理,也一直与他们的名字一样,烙在了我的心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