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金鱼爱上猫咪

2019-01-1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四月的阳光透进屋来,风留在了窗外。正午的直射,让温暖在房间里开始蔓延。

 透明的鱼缸里,一尾金鱼在欢快地游弋。舒尔忽东,俶尔忽西,累了,就在任意一个地方停留,只有翕张的小嘴向你证明她正在自个地盘上静静地休息。

 沙发上,猫咪蜷缩着,慵懒着,迷离的眼神撇过鱼缸。

 主人走来,向鱼缸中撒入一些东西,然后关上门准备出去。静止的金鱼像触电般在缸内来回穿梭,形成一条条看不见的折线痕迹,她兴奋地自己逗着自己,开心得忘乎所以。

 猫咪睁大瞳孔,歪着脑袋有点不解其意。于是他向前迈动前肢伸一伸长长的懒腰,打一个哈欠,抖动一下全身,晃一晃脑袋,慢慢往鱼缸跟前凑了过去。

 这突入其来的庞然大物,把个金鱼吓得一阵惊呼,以最快的速度在缸内躲来躲去,不经意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开始东碰西撞。猫咪先是一惊,然后后退半步,纳闷,他搞不懂她在做什么游戏?

 于是猫咪围着鱼缸转了一圈,又转了回来,四目相对,转的金鱼没了藏身之地。慢慢的,惊恐之后的金鱼静了下来,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开始注视猫咪。于是,虚惊一场之后,金鱼和猫咪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开始了无人能懂的交流和言语。金鱼吐出成串的泡泡向猫咪发出了清脆的问候,猫咪也用温柔的喵喵声向金鱼致着敬意。

 那日一遇,金鱼每天在缸里关注四处玩耍的无拘无束的猫咪。可爱的猫咪也每日用他的小爪子与金鱼做着互动的游戏。

 日复一日,金鱼开始厌倦鱼缸,妄想冲出来和猫咪一起玩耍。猫咪摇摇头:“不可以。不可以。我在外,你在里,这样,多惬意!”金鱼嘟嘟嘴:“不愿意。不愿意。你在外,我在里,那样,真没趣!”

 金鱼露出水面,扬起小嘴,央求着,“猫哥哥,拉我一把,我要出去。”猫咪举起爪子,努力的把金鱼挡进了水里。他知道鱼儿离不开水,离开水了就会死,金鱼死了,他再也就没有了这种乐趣。金鱼噘着小嘴开始哭,哗哗的眼泪一并流进水里。她央求猫咪,她说:“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在哭,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猫咪不解:“我们两个不能拥有同一个空间,再往前走就是悬崖峭壁了,还是悬崖勒马吧,做个朋友就可以。”越是拒绝,越有引力,金鱼忘却了自己,幻想着跳出去就是龙门的奇迹,可她没有想到龙门之上是通往天堂之梯。

 第一跃,金鱼跳在鱼缸的边沿,猫咪使劲用两只爪子全力封堵,金鱼终于被当回了水里。鱼儿开始忿忿,显然还有些生气。

 第二跃,金鱼腾空跳起,来个漂亮的飞旋,一下子投入了猫咪的怀里。猫咪猫咪惊恐中将其双双接住,然后小心翼翼,把她轻轻放回了缸里。“小金鱼呀小金鱼,你要好好搞搞明白,不要任性和咎由自取。”鱼儿哭着闹着,掩面而泣。

 猫咪在鱼缸前低头沉思,这是什么道理?你真是傻呀,小金鱼。悔不该,悔不该那日我走进你的世界里。

 突然,小金鱼第三次跃起,猫咪抬起头已是有些措手不及。啪,金鱼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阳光下金光灿灿,她张着口,露着腮大口大口的在呼吸。猫咪急的左抓右抓也,滑滑的,就是抓不住,眼看着小金鱼不再跳跃,奄奄一息。

 猫咪趴在他的面前,很是着急,却也无能为力,看着金鱼渐渐停住了翕张,瞪大的瞳孔里,满是酸涩的泪滴。猫咪的叫声有些凄厉,有些惋惜,他呼喊着,“不要,不要。好朋友,你不要离去。”

 屋里静的有些窒息。猫咪的面前湿漉漉一片,湿湿的,是猫咪无声的哭泣。

 猫咪无助的站起身来,用嘴轻轻的把金鱼衔起,然后从沙发上一跃跳到窗台,用爪子把纱窗推开,风吹进了屋里。

 主人回来,打开家门进屋的刹那,猫咪带着金鱼从六层楼的窗台飞了出去。

 主人永远也不会明白。或许,他终生也无法揭开这个谜底。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