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熟了

2019-08-2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文/老厚

现在的乡村游很火爆。在都市里居住久了,真的很向往农村的风情、景色、民俗。九月中旬,正是金秋时节,选择一个双休日约上两个好朋友,前往我的家乡滨北县观光采风。住农家屋、吃农家饭、干农家活、享农家乐,享受一次原生态的田园风光之游。

从市区出发,驱车不到2个小时就抵达了滨北县城。县委宣传部刘副部长正恭候我们的到来,他事先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此次没有采访任务,主题就是乡村游,领着我们直奔位于城郊的农业生态园。

走进农业生态园,令我眼前一亮,院内芳草萋萋,百花争艳,瓜果飘香。离开家乡才几年光景啊,竟建起了令人震撼的集科技推广、成果展示、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园区,我为家乡竖起了大拇指,同时也感到骄傲和自豪。我虽然在市日报社当编辑,经常编发有关滨北县的新闻稿,从有关新闻消息中对此生态园略知一二,但真正来到现场还是使人眼界大开。

正在我感到惊奇之时,园区的几名管理者和工作人员出来迎接我们。走在前面的中年女人微笑着向我伸出右手,落落大方、彬彬有礼地说:“欢迎市日报社领导前来参观指导!”刘副部长赶紧把我介绍给对方:“这是市日报社编辑部主任江伏晨。”接着向我介绍对方:“这是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总农艺师、园区负责人王怡清。”

寒暄片刻,我总觉得这位农艺师有点面熟。她也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突然问我:“你是三江师范毕业的吧?”我回答是。猛然间,我想起来了,我说:“你不是三江农校毕业的吗?”她说:“对啊。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在这见到了你,我还一直寻找你呢!”刘副部长插话问:“你们认识?”我忍不住笑了,说:“萍水相逢过。”王怡清也不好意思起来,说:“都是20多年前的故事了。”

刘副部长刨根问底儿:“究竟怎么回事?不妨说给我们听听。”我提议:“一会午餐请王怡清同志作陪,一边喝酒一边把这个故事讲给你们。”

按照计划,王怡清引领我们参观游览园区。她介绍说:“园区内有自采自摘园、蔬菜园、特色瓜菜园、苹果园、葡萄园和农业科技示范园。”然后,一一参观这些园。

来到葡萄园,一串串成熟的葡萄缀满葡萄架,我们忍不住开始采摘品尝。王怡清介绍说:“葡萄园占地一百多亩,共栽了40多个品种的葡萄,这里的葡萄都不打农药,不上化肥,专上农家肥,用物理除虫法除虫,所以结出的葡萄也就格外甜。”我们一边参观,一边品尝,什么夏黑无核、巨玫瑰、红瑞宝、美人指、瑞都香玉,什么蜜汁、火星无核、布郎无核等品种,真的是开了斋。

午餐安排在园区附近的农家乐酒店,吃着农家菜、喝着纯良小烧酒,侃着大山,好不惬意。

我看着王怡清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叫王怡清,当初也没问问你的名字。”她也感到遗憾地说:“可不,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后来分到什么单位了,如果知道名字,我去教育局就能查到。”

20 多年前的冬天,天气很冷。放寒假时,从市区通往滨北县城的客车严重超员,过道里挤满了人,这其中就有我。行至途中,挤在我身边一个女学生模样的人,双手搭在了我的左肩上,恳求我说:“大哥,我有些晕车,靠你一会行吗?”我说:“没事儿,都是出门的勾当。”随着客车的颠簸,女学生晕车越来越厉害,最后吐了我一身。我掏出手帕递给她,并安慰她说:“擦擦嘴,再坚持一会就到地方了。”她非常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衣服。”说完用我递给她的手帕,把吐在我衣服上的污物擦了擦。终于到达县城,下车后她告诉我,她是市农校三年级的学生,并问我:“你是哪的?感谢你一路的照顾!”我告诉她,我是市三江师范学校四年级的学生。我问她:“你家住哪?需要我送你吗?”她说:“不用了,我家就在县城。对了,你家住哪?”我说:“在滨东镇,如果不需要我送你,那我就继续赶路了。”就这样,我们彼此没有留下名字、联系方式,一别至今。

说完这个故事,我告诉大家,那个农校的女学生就是王怡清。并问王怡清:“事实是这样吧?”她说:“百分之百正确。”众人哗然,都感觉太富有戏剧性了。刘副部长提议:“为了江主任和王总农艺师再次重逢,干杯!”大家一饮而尽。

我接着向众人说:“这事还有一段插曲,当时在车上还有一位同乡恰巧看见,过后跟我父母说我好像处了女朋友,当父母问起时,我说根本就没有的事。”

“毕业后你分到什么单位了?”王怡清问我。

“因为我爱好舞文弄墨,上学时就发表了一些文章,毕业后就留在了县教育局当秘书。后来,市报社招聘记者,我应聘如愿,当了几年记者,后来就当了编辑。”我回答说。

“你一直在农口?”我问。

“是的。我是学园艺的,除了研究农业科技外,尤其是对葡萄栽培有着浓厚的兴趣。”她答。

酒宴继续。宾主频频举杯,互相敬酒。

突然间我闪出一个念头,下午,我要对王怡清进行一次专访。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