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澡堂

2019-02-15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老街上最古老的老澡堂终于被拆迁了。

据说,要在这个老澡堂原址上盖一幢十二层的地标式建筑,有关领导说这是形势发展的需要。其实,老街打我记事时起,也就是一个典型的“露水街”。清早上四面八方的上街来忙活一会儿,要是赶上逢年过节的人来人往也就到十来点钟,属于典型的农村集镇型集市,谁也不至于想到有什么远大的发展前景。眼下,满街上坊的左右邻居看着拆得乱七八糟的老澡堂,各种表情尽一一写遍每个人的脸上。

究竟这个老澡堂子建于何年、何月已无从考证,就连老街上老人们也说不清楚,都说,小时候就已经有了。是啊,毕竟在寒冷的冬日里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一丝温暖的感觉,大凡来这里洗过澡的人,无论老少,谁还不记得呢!

我小时候每到冬天就经常和父亲来这里洗澡,快半个世纪多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记得,印象如此之深,不得不佩服老澡堂的魅力。

那时的老澡堂子是三间大小的茅草房,坐南朝北,东面的山墙打开一扇大门对着老街。走进门是买票的地方,交了钱变换来一个用竹子削成的薄片,两寸来长,半寸来寬,上面附有印记,这就是进去洗澡的凭证。撩起厚厚的门帘[门帘是用旧棉絮做的]一进到里面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暖烘烘的。昏暗的灯光下,围着一圈坐垫上挤满了老老少少的人们,他们当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来洗澡的,而是数九寒天的外面实在是太冷的缘故,因为大多是面子上的熟人,所以在这里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温暖是不用买票的。

第一次来到老澡堂脱光了衣服才发现洗澡的地方竟是用一个木头做的大大的柜子,打开一扇木门进得里面充满了雾气,外面靠墙的柜壁上点着一盏煤油灯,光线朦朦胧胧,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暖和。虽然从外面看像一个箱子,但里面却很宽敞,能容得下十来个人,洗澡一律靠边上的台阶坐下,热水从第一个水槽流到下面两个水槽中,三个水槽里的水温也不一样,小孩子怕烫着只有在最末一个水槽中洗。加水的时候只要里面的人敲击柜壁喊一声“加水噢!”外面烧火的就会舀起一大瓢热水从一个漏斗形的加水口倒下流到柜子里面,怕烫着人也会用同样的方法先敲几下柜壁,大喊几声“水来了!”里面洗澡的人听到后迅速把脚从水槽里拿上来,哗哗的流水从第一个水槽依次流到最后一个水槽,柜子里立刻又增加许多热腾腾的雾气。

我每次到老澡堂洗澡不洗到实在憋得受不了的时候决不从柜子里面出来,虽然澡票只有一角钱,但相对于当时的收入来说每来这里洗一次澡还是有点十分奢侈的享受。

转眼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老澡堂也顺应社会的潮流,面貌焕然一新。首先变化是房子,原先的茅草房被砖瓦水泥房所取代,里面的陈设也今非昔比,四米见方宽大的浴池,宽敞明亮的大堂,不同的隔间明码标价,当然澡票也从一二角变换成一二、三块不等。另外,老澡堂还分别开设了男女澡间,而先前却没有,这不能不说是社会的一大进步。以前老澡堂子水的来源主要靠人挑,大半夜就起来轮班在小河里一担一担的挑,而眼下只要按一下电钮水就源源不断的从自来水的管道里流进大池子里。当然,烧水也不再是累人的活了,高压锅炉释放的高温蒸汽顷刻间就能把满满一池的冷水变得热气腾腾。为了让每个顾客宾至如归,服务也提高了档次。像搓背,修脚之类在以前不敢想的买卖现在也应运而生,前来洗澡的人们个个洗得痛痛快快,人人洗得舒舒服服,老澡堂从此也步入鼎盛时期,生意也一天比一天的红红火火起来。

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开始,老街彻底旧貌换新颜,这一切仿佛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先是老街的街面拓宽了,原先只能行人的青石路面被水泥路取代,车水马龙,一片繁华的景象。再就是马路两边的商铺也如雨后的春笋般的鳞次栉比,一家挨着一家,小到针头线脑,大到家用电器,应有尽有。老街宛如从一个充斥着泥土气息的庄稼汉,像玩戏法一样转瞬间变成了一个刚刚留学回来的“海归”。要是不打孩提时候就生活在这个地方,真不敢相信这眼前看到的就是耳闻目濡以前的老街,还真的以为是一个现代化版的大都市哩。

当然,老澡堂子也不再是独家经营了,也有了竞争的伙伴。就在高楼林立的南北两端又各新开了两家浴室,把老澡堂夹在个中间。新开的这两家浴室无论从硬件上还是从软件上都远远的超过了原先的老澡堂。比方说,洗完澡你只要再花上几块钱就可以去楼上雅间小憩一会儿,茶水、瓜子、电视陪伴着你,那才叫一个“爽”。如果你喜欢上网玩游戏k歌之类,你若有时间而且乐意消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家做不到的。这一把澡洗下来,百把十元灰飞烟灭,在一些人的眼里,小意思一个,花钱就是买享受的嘛!可是,这一切都是老澡堂可望而不可即的,人家又是什么蒸汽桑拿,冲浪淋浴,光门前的大小车子都停得水泄不通的。再瞅瞅自己这里,顾客可真谓门可罗雀,依稀前来洗澡的人也都是上了一大把年纪没有消费潜力的中老年人,何尝不感叹商场如战场!又何尝不怀恋那以前磨肩擦踵早已经流逝的美好时光!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好在老澡堂地理位置优越,又被开发商慧眼相中,要在此开发商住楼,于是,老澡堂子的后续经营者们在权衡了一番利弊极不情愿的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画了押。在拿到了一叠叠厚厚的拆迁赔偿款之后,怀着酸甜苦辣滋味只好无奈的关张歇业,卷铺走人。

现在老澡堂的房子正在拆迁中,再过一、二年它将彻底的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倘若想要寻找老澡堂子的遗迹大概只有到人们的记忆之中。或许,再过一、二十年老澡堂子遗迹将干干净净地完全从所有的人们印象中淡忘,不留下一丝痕迹,好像这里原本就只有这高高耸立的摩天大楼,而从来就没有老澡堂子一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