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老婆不是老鼠爱大米

2019-01-1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周末了还得加班,这就是年底的日子。忙到周六的凌晨四点,在长沙发小睡到十点,又上网写篇文章,回复了一众博友的来访之词,再逐家的串串门,也就差不多快中午了。看看窗外,今天的太阳很好,对面大楼上的玻璃反射到办公室的阳光也是亮亮的,难得的好天。想起已有三个周末未爽了老婆之约,或因为自己忙,或因为老婆忙,或因为儿子要补课,本来答应陪了老婆逛街,却三个周末都没有实现,这大好阳光的周六下午应该是可以约定了吧。
    拨了电话,“大胖子,还没加完班哪?”还没等我说话,老婆先出声了,她那手机铃声是为我独有的。大胖子是老婆对我的爱称,其实并不是很胖,只是比她刚认识我那会儿增加了十多公斤体重吧,那个时候两个人的休重加起来也就百十公斤出头,不想老婆生了儿子后体重没增加,我倒是长了十几公斤的肉,是儿子刚出生时体重的两倍,此后就再也没有消退,这倒也让我丢掉了刚上大学体检时给的“营养状况中”的鉴定。什么?老婆生孩子我倒胖了?没办法,实情如此,做的好吃的她经常不想吃了,都是我打扫战场,不长肉才怪呢。刚说了去逛街的意思,老婆就说外面风大着呢。我说怎么会呢,这么好的太阳。老婆显很开心的改了口,说不管了,风大就风大吧,去逛逛。为了节约时间就约了在商场见面,弄得还跟少男少女约会似的。
    进了商场门,拨手机问老婆在哪里呢,说就在门口呢,我说我也在门口呢,老婆说那怎么看不见呢,一抬头,那傻丫头在门外面站着呢。我说这么大风你站门外头干嘛呢,她说还不都是你当年在地铁门口堵我堵出来的习惯,怕你看不见我嘛。忽然发现老婆今天特别的容光焕发,脸上还有一点点潮红,把两只小手往我俩胳肢窝一伸,嘴里嘘嘘着直说好冷,脚底下还跺来跺去的,象往常一样伸手捏了捏她漂亮的小鼻子。还是老习惯,电梯直上顶层,一层一层往下逛。看了童装看女装,看了男装看鞋子,给老婆买了件羽绒服和两件配套的毛衣,外带一双靴子,给儿子买了双运动鞋,我却捞了一双苹果的皮鞋和一条牛仔裤。买老婆的三件衣服是一起付账的,还算漂亮的售货员开了票就往我手里送,老婆却拿了去收银处。那售货员就说了,给人家买东西你不付账呀,我说钱按月的都到了她账上了,我身上钱不过两百的。那售票员就俏了鼻子乐,说都啥年代了,你们还这样呀。我说这样有啥不好,免得男人钱多了学坏嘛。只是在老婆买单的空闲中无聊,逗了售货员玩而已。钱是每月按点到她账上的,我身上却还不至不过两百。老婆是掌柜的,我这人一数数就头晕,懒得理钱,每月都是老婆经营计划,一部分或存了或买债券,一部分就往抽屉里一扔,谁需要了就去拿,只是不许儿子随便拿。老婆管账管家还真是一把好手,什么时候该添什么东西了,什么时候该投什么资了,什么时候该给远方的父母寄钱了,什么时候该一家人出去玩玩了,什么时候该大餐一顿了,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只是到底我们有多少钱,我是从来不知道的,也是从来不问的,我就管赚了钱往她哪里一扔,别的就不操心了。
    出得商场,大好的太阳已没了踪影,那风却还劲。到一家好象挺有名的包子铺买了一堆小包子,到底是名包子,一个小小的玩意儿就要三块钱,又到肯德基给儿子买了个套餐。又是一周未谋面,这个周门的晚上和老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顾不上买菜做饭洗碗涮锅了。进了家门,儿子也按响了门玲,补课回来了,看到那双运动鞋就活蹦乱跳地大叫一声:“老爸老妈,我好好爱你们哟,我盼望已久的耐克呀!”这臭小子,是好好爱你的耐克呢,还是真得好好爱老爸老妈呢。
    儿子迫不及待穿了新鞋,到自己屋里红警去了。老婆却在镜前一件一件试衣服试鞋子,看了她依旧婀娜的身才,依旧纤巧的腰身,依旧披肩的长发,依旧闪亮的眼睛,就有了一种冲动,真想象儿子那样说一句“老婆我好好爱你哟”,却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从后面抱了她,咬她的耳朵。“讨厌,痒痒。”老婆缩了缩脖子,却并没有象第一次我揽她入怀时那样使劲往后仰了头。打从第一眼看见老婆,一直到此时此刻,包括在写给她的三十七封信里,都从来没说过一个爱字,更别说“我爱你”三个字了。细想起来,从开始到现在,好象和老婆早就认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自然到有些糊里糊涂,糊里糊涂相识,糊里糊涂走到一起,糊里糊涂有了儿子,糊里糊涂到都没数过一起走过的日子有多少还剩多少,每一个新的一天好象都是昨天。而且这种糊里糊涂的自然还是发生在一个学文、一个学工的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少朋友都曾问过“你们能有共同语言嘛”,我不知道什么叫共同语言,就知道和她在一起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的自然,如果一定要找出个共同语言来,那就是老婆家是世家,虽然文章没我写得好,但要是说起那历史天文地理我比不上,历史地理高考我可是双双考了不足八十分。说到文学常识就更惭愧,我向来记不住何代何地出了个什么家,写了什么著名的作品,所以高考语文虽然古文、作文一分没丢,可这文学常识却是一分没拿。老婆就不一样了,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就象从自己口袋里拿出蹦豆来吃。特别厉害的是,从解放前到解放后,电影界、戏剧界的各类名家,背景身世、代表作品或唱段,没有一个说不出来的。而老婆所学的工科,我更是一毛不拨。这共同的语言大概就是所有老婆比我强的地方,或是我比老婆强的地方吧。
    因了北京的路况车况,又因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有了两处房子,为了上班不受罪,从儿子上小学起,和老婆一直是同城周末夫妻,上班的时候我住城东南,老婆和儿子住城西北,一个在东南三环稍外面,一个在西北三环稍里面,我在这边上班近,老婆和儿子上班上学干脆就在一个大院里,周末便是团圆相聚的日子。每天中午饭前、晚上睡前两个电话却成了定例,早晨老婆不会打电话的,知道我睡的晚起的晚,有时候多说十几二十多分钟感觉还没说完,有时候问句寒嘘个暖就收线,有时候一天就不是两个电话,会增加一个极短的电话,“烦哪!”“怎么了?”“没什么,挂了。”接到这样的电话,不管多晚,都会回那边家里。放长假的时候,要么出去玩,要么就是一家人住在我这边,整整一个假期哪里都不去。每一个周末要分开的时候,一早老婆便把要换的衣服放好,口袋里放上几百块钱,却往往下一周末洗衣服时,她还得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
    也有朋友问我,你们这样子会不会出状况。出什么状况?没感觉到。只记得有一夜和老婆开了个玩笑,问她如果一个男人对家庭特别负责任,那么在外面再有一个女人可不可以。老婆扑吃一笑,回了句行啊没问题,只是别弄身病回来就成。我故做兴高采烈状又问是否真心话,是真心话,我可就要坦白了。老婆踹了我一小脚,女人这话那来个真心的,只是你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反正也管不了,送你个人情而已。但凡稍有点责任心的男人,听了老婆这话会怎么办?我想有责任心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一定知道答案的,不用我多言。
    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一个爱字,我想我和老婆是真的爱着的,不管是糊里糊涂也好,明明白也罢,那爱却是在无言中真真切切、永永远远地存在着。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好象是一首挺流行的歌词,只是不明白,爱一个人怎么就和老鼠爱大米扯一块了。老鼠爱大米,是求生,却危害了人类的粮仓,是贪婪,所以在很早的《诗经》里便有了硕鼠。爱一个人呢,好象与求生与贪婪没有任何关系,爱就是爱了,没有条件,没有企图,糊里糊涂,不明不白,相依相伴,无悔无怨。爱老婆,老婆爱,但却一定不是老鼠爱大米。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