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妻妾成群的时代

2019-01-15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文/卡萨布兰卡

错失这两个字我其实是很喜欢的,总觉这两个字放在一起带着份薄凉的美丽与淡淡的哀愁。绝对与欢天喜地扯不上丁点儿的关系。

一般人看到这两个字总想把它与缘分与爱情联系到一起。不是错过一个男人,就是错过一个女人。错过之后总有一种挖心的痛。痛死了也白塔,谁让你错过了。

但这两个字一经李欧那张破嘴,你怎么也美丽不了,哀愁不起来。

李欧这人长相很普通。放在男人堆里一点都不扎眼,要是把他放在女人堆里,他本身是不会发光的,他却总让自己像在漆黑的夜间突然擦亮的一根火柴一样“嗤”一下照亮一圈。女人缘挺好。有人给他起个外号,不叫“众星捧月”,却叫他“众花捧粪”,而且还好大的一坨。他对这称呼也总不在乎,常对那些对他不屑一顾的人说:“男人那,不论雅俗智愚,看到漂亮的,活生生的女人,而且十分立体的在你面前,没有一个不动心不产生异样感觉的。你们都是一半假正经,一半假不正经。水做的女人,千娇百媚的,你们哪个不爱?”

有人笑问他:“什么叫假正经和假不正经?”

他呵呵一笑:“正经多一点就叫假正经,少一点就叫假不正经。你自己体会吧!”李欧本人是有点文化底蕴的,且幽默风趣。对于女人他颇有研究。他总能一语道破女人特性。让你跟着他一起领悟女人不同的美。你若跟着他愉悦地看女人,如同品香茗,一半是快意的享受,一半是智慧的升华。

李欧身上还有点传奇色彩。传说他在多年前便笼络了许多花一般女孩的心,也不知对她们施了什么妖术,一个个被他给弄得五迷三道的。许多人对他的人品评价是恶劣。他一般我行我素,都不与人计较,任人说去。许多男同事还是比较喜欢与他在一起胡说八道的。与男性在一起聊天,他对女人有许多经典评论。他常说:“你们是看女人,我是读女人,女人是一本雅俗共赏的书,翻一翻,篇篇绝伦。”偶尔有同事开玩笑地对他说:“李欧身上由生以来就携着一种香味,而且是吸引异性的气体,有女人一靠近,立刻被他吸过来吸过来。哎!你要那么多的女孩子干什么?”

他不恼还笑着说:“苹果好吃吗?好吃。今天吃一个觉得不错,明天再吃一个觉得还不错,后天再接着吃,还觉得不错,如果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还会不错吗?在苹果的旁边放上个梨子,你是不是也想换换梨子的味道。你们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的一些话说到某些人的心里去了,同事们在那里看着互相会心地笑。他接着又和同事讨论:“你们说妻好,妾好?其实妻也好!妾也好!如果条件允许你们没有一个不想妻妾成群的。我们都错失了一个好时期了!”男人们十个有九个觉得他的话很精辟,也都想着吃苹果吃梨子。都遗憾错失了一个好时代。

女人听了他这些话觉得这人很卑劣。还有骂他是臭流氓的,他听了摇头说:“你们女人呢,太不了解我了,我只不过是欣赏你们不掩饰罢了。骂个流氓已够意思,为什么还要加个臭字。难道流氓还有香臭之分吗?男人到底有好坏之分没有,不就是个雅俗之别吗,你们大家就把我当成一本通俗小说吧,趣味不高,格调不低,只供消遣,不必当真!”女人其实是众多动物里最难琢磨的一种高级动物。异性对她正经,她嫌你太正经,对她不正经,她又嫌你太不正经。有些女人嘴上说着讨厌他,其实心里还是喜欢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欣赏!当然李欧这种人,社会上一抓一大把,自然有人恨,有人爱。

我也是一点正经没有。正幸灾乐祸地看着许多男人错失了那个好时代。坐在电脑前,把手里的一支签字笔转了几圈,还恶狠狠地说:“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