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花开

2019-11-07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在绥化市辖区内,有一个朝鲜族屯,名为兴和村。那里以家庭民族风味小饭馆著称,尤其烹制狗肉闻名。于是,南来北往的老客纷纷而至,大啖一顿狗肉,品咂着自酿米酒,跳几曲拍手舞,呼朋引伴,两步三摇者相携,寻路而去。
   前日中午,同在英语沙龙学习的伙伴请客,老师加朋友,十余人,搭车驶出城外。窗内倏地灌进几缕郊外气息,清新宜人。抽动几下鼻子,目光探出去,遥望蓝天白云,初秋的原野,成熟稳重的庄稼,真是静静的一幅画,似淡淡的思绪,在兴奋的眼神里盘旋。前方乡村统一的白色水泥路,绿树掩映,芳草葱茏。冷不丁冒出一簇簇密密的花儿,白色粉色的扫帚梅,金色的太阳葵,还有红色的鸡冠群,几处鹅黄,几许热烈,摇曳生姿。挤着,闹着,拥着,仰起满月的脸逗引乘客,车内一片哗然。大家不约而同地张望着,这些欢快的花仙子,着实让人感动。久居闹市,拘泥于小方格子的家和办公室里,面对同事领导,行使办公程序时,不苟言笑,温文而雅,思维形态象被雕塑了一样,突然间被碰撞,哗啦一下松散了,又由五颜六色的花儿捧着,飘飘地要飞起来。忙叫司机停车,沿着浓荫里逶迤绵延的路,张开臂膀,跑啊,跳啊,得知不远处是聚集地,兴奋地掠着花朵前行,从没有过的畅快。
   村屯也被花包围着,一片片,一团团,依在墙边,钻出栅栏,沙石小道,洁净清爽。大门口寄居几口生铁圆锅,火柴燃得劈啪响,咕嘟嘟冒泡,熬汤正香。主人笑容满面,恭让客人进屋,小炕桌已摆上丰盛的酒菜,盘腿入坐,几口酒下肚,话多了,情浓了,频频发表言论。席间热谈的主题是学习,活到老学到老,虽不是时髦的倡议,确是感悟人生长路的法宝。村书记瓮声瓮气地劝酒,赤红脸膛,举杯豪饮,尽现北方大汉的洒脱。酒过三杯,菜仍在填续,乘着几分醉意,悄悄地出门,扶栏观赏,主人家秋季小菜园刚刚吐绿,嫩生生叶片匍匐在花根下,把持一方水土,生机盎然。稻田翻浪,沉甸甸的籽穗已泛黄意,微风吹拂,接天连片。
    忽尔,屋里涌出一阵欢笑,人们酒兴正酣。看朵朵艳丽的花儿也在颤动,是否也被感染了呢?一路走来,有花儿陪伴,愉悦幸福。就象这一回,被花儿熏透了情绪,梅儿聊着往事,动情处,眼眶湿润。有一次,在日语老师家学到深夜,回家奔走暗路时,书包被垃圾箱抢去,疯了一样,全不顾恐惧,掉头找书包,那些书啊,在她心里值千金。如今,学业有成,成绩骄人。宝刚轻叹岁月蹉跎,学海无边,心意流芳。青儿泪珠连连,甩着油亮的长发,不在留恋离去的负情仔,心中藏着建设自己的大计。
    坎坷艰难常在荒凉处驻留,咬紧牙关,挺直腰板走过去。回头看时,庆幸自己坚强,来路云烟灿烂,心里的花已开出一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