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的夏夜

2019-11-07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山村的夏夜是蛙的世界。

当烈日慢慢地坠落在远处的群山,夜幕开始降临,百鸟忙于归巢,草木开始入眠的时候,山村有了难得片刻宁静。片刻宁静过后,蛙们便开始热闹起来。先是从田野间,溪水旁,房前屋后的草丛中不时传来远一声,近一声,高一声,低一声呱呱的叫声,紧接着便有无数蛙们呼应。真是一蛙领唱,万蛙齐鸣。顷刻间,整个田野,整个山村一片蛙声。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起伏的蛙声时而似大海涨潮,似万马奔腾,似千军呐喊,高亢嘹亮,闻之惊心动魄;时而似柔悦的夜眠曲,低沉如诉,让人听之魂醉神迷。

蛙声很快惊醒了精灵的萤火虫们,田野间,草丛中,树枝上,先是几个亮点忽明忽暗,忽高忽低,忽快忽慢地飞来飞去,只片刻工夫,便有无数个亮点随着起伏的蛙声,像千万个神秘的音符在淡淡的夜色中不停地跳动,把整个山村的夜点缀得无比美丽。最为绝妙的是,当骤雨刚至,蛙声顿失,萤火虫也不闪烁,此时整个山村除了夏雨洗涤万物的沥沥声,什么杂音也没有。雨一歇,蛙声再起,萤火虫又闪烁起来。那神奇的场景,很快地使人进入到一个神话般的世界。

山村的夏夜,也常有闷热的时候,但时间不会太长,因为闷热过后,必有夏雨降临。这时,辛劳了一天的山民们,便会熄掉屋内的灯光,聚集在屋前的树下纳凉。男人们穿着短裤,光着上身,手摇蒲扇,一边喝茶,一边抽烟,一边议论着谁家庄稼长势好,谁家山中果树挂的果儿多。合计着秋收过后,去省城或更远的地方走一走,看看山外的精彩世界。

孩子们要做的事,自然是三五成群地去追捕他们的萤火虫;山村的夜晚,到处都是姑娘小伙们幽会的地方,他们当然会不失时机地,尽情地去享受他们的浪漫。

最放肆的要数那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们,她们在一起,绝对是最热闹的,谁家的老鬼最听话,谁家去年收入多,谁家娶的媳妇最孝顺,谁家的闺女将来最有出息……那是她们永恒的话题。

山民们一般都不会过分地贪恋大自然赐予他们的恩惠,当徐徐山风伴随着阵阵夏雨,将夏日的炎热驱赶得一干二净,周身上下都有了凉意,他们便心满意足地回家歇息。并且会很快地进入他们的另一个梦的世界。

 而贪婪的我,对山村夏夜的美和它的韵味,总有赏不够,品不尽的感觉。当山民们都已进入甜蜜梦乡的时候,那是我独自一人悄悄品赏山村夏夜那田园之境的最佳时候。

 夏雨有别于春雨,春雨下起来,有时几天都不会歇息,而且是绵绵的、慢条斯理的;夏雨则爽快得多了,它来得急,停得快,而且是阵雨,下得极守规矩,从不含糊。阵雨过后,淡淡的夜色,远处依稀可辨的山影,朦胧的田野,萤火虫们的舞,构成了天地间一个和谐、美妙的世界。风声、雨声、蛙声,汇成了天地间无与伦比的绝妙韵律,这就是山村夏夜的美和它的韵味。那种美、那种韵味,无论是多么优美的文字都是无法形容得出,表叙得清的,只能用心细细地、慢慢地去品,才能品出它真正的“味”来,才能从你的心底里泛出返朴归真的灵悟。

 多数人知道“瑞雪兆丰年”的道理,而“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千古绝唱却知者甚少。常听上了年纪又有点文化的老人们说,在夏季,如果听不到蛙声,乃亡国之兆也。说的虽然太过分乃至近乎荒唐。但仔细想来,却也有它的另一番道理,谁不知道蛙是稻虫的天敌,是庄稼作物的忠实保卫者,是农民的好朋友。蛙声是丰收的歌声。

 蛙的天敌,除了蛇类,便是人类,而人类远比蛇类可怕得多。一些年来,捕蛙的人不少,食蛙的人不绝。一些靠近城市的农村,曾一度出现蛙儿绝迹,农作物遭灾的情况。即使是作物得到丰收,那丰收也是全靠农药毒出来的。值得庆幸的是,我所去到的山村,远离城市,因而连年夏季蛙声不绝,粮食丰收,绿色食品丰富。

    能有幸在每个夏季到山村去小住些日子,去品赏山村夏夜的“味”和“美”,是我的造化。每次当我离开美丽的山村的时候,我总要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愿我国广大农村的每一个山山寨寨蛙声不绝,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