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小语

2019-04-2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我是一粒顽石!

不知道出生在侏罗纪还是白垩纪。总之,我是被残酷地煅烧、挤压了无穷多的次数,经过了亿万年的生死轮回,经历了寒风苦雨、烈日暴晒、激流冲撞。无情的岁月,把我敲打得不成任何形状。

我是一颗顽石。原始中述说着自然;自然里又将原始铺排。

我的主人把我收藏起来,又将我展现人前。我的几分顽劣、几分丑陋、几分执着,一一地暴露无余。于是,我向主人抗议:你真残忍,我的主人!上亿年的沉寂、万万千千岁平静,你只在一瞬间,就将我的历史改写。

静静地呆在秦巴山丛,踏踏实实地守着本分。人前张扬——彻底地颠覆了我的个性!虽然是自然改写了我的生存历史。让我从不知是陇南、秦岭,又或是嘉陵江的惊涛骇浪里走出来,出没在人世间。

主人,我怪你。你不该让我出没于人世间,更不该带我闲逛在网络里;否则,我自有我顽石的逍遥、自在。如此一来,你有意无意之中,伤害我作为顽石的尊严不说,更增添给我许多无谓的嫉妒与烦忧。

我嫉妒甚至于痛恨。嫉恨作家贾平凹笔下那块“丑石”。它凭借着它一副丑态,竟能够成就贾先生一篇美文的诞生。粉丝们因为崇拜、追随贾先生的文采和美学思想,便‘爱屋及乌’,使其‘丑石’也名扬天下。可见,对于我们石类,是一种多么值得悲哀的讽刺与嘲笑啊!

我是一颗顽石。主人,我为你而悲哀!因为你不是,也许永远不会是贾先生那一类型的人。漫说我只是一块玩石,即便是一粒珍珠又如何?遇上你这样的主人,不是暗投,还能咋样?!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