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逝的红头巾

2019-01-25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又一个有风的秋日,她把夹在书页里的红头巾拿出来,随风摇啊摇……一场破碎的美丽的梦又在此刻凝结聚合。一年之前的今天,就是在这朵绯云的注目中,军去了远方,没再回来。           

    她是一个忧郁的女孩,喜欢写一些感时伤怀的小诗,大学毕业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在一次年轻人自发组织的文学沙龙上,军秉赋着一份生动的朴实和自然的真诚,走入了她的视线。军翻过她一大堆沾满泪痕的诗稿,淡然地说:“你可以试着换一种眼光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可是生活竟是如此沉重和无奈。”她分辩道。“其实给生活下注脚的不是生活本身,而是你的心情。”军说。“可是我总也走不出自己的小屋。”“你可以把阳光引进来,你发现阳光本不是一种颜色,而是美丽的七彩。”军依旧是淡淡的,但眼睛里却闪烁着动人的真诚。她立即被军高尚的眼神收服,竟一时语塞了。

    回到独身宿舍,咀嚼着军平淡然却意幽深远的话,她的心第一次颤抖了,急迫地盼望着下次沙龙的日期。她的诗里开始出现了阳光、大海和彩虹,从军翻诗的眼神中她分明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澄亮,她寂寞的心琴终于被一位歌者弹响了。也许,这就是爱情的来临吧。

    他们开始相约了。然而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没有化蝶化蛹的海誓山盟。如最初的平淡一样,他们常常从普希金的《西风颂》谈到泰戈尔的《草叶集》,从顾城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谈到舒婷的《会唱歌的鸢尾花》。卸下沉重的外壳,她感觉生活竟是如此丰富而美丽。她更愿意把诗写给军——写给他高尚而朴素的心灵,写给他如高山流水般的知心。

    军说,他来自几百里之遥的异地,以前常常感到是这个城市的候鸟,但现在决心成为一只留鸟,在这个城市的一隅与她一起筑巢,一起捕食,一起慢慢地变老……

    他们即将踏入神圣的殿堂。他们相约各自回家,向亲人敞开这一切。一个有风的秋日清晨,她送军去车站,军非要给她买一条头巾遮尘,好不容易才在一爿小店找到,是一条如少女羞云般绯红的纱巾。

    她挥动着这条红头巾送军启程,没想到军这一去竟成永诀。多少日后的一则报道:“某日某地某路客车发生事故……”其中竟埋藏着她深爱的军的命运。

    她从一个脱离忧郁的女孩转而又回到忧郁,她感喟上帝竟安排这样一个高尚的男人,在她的湖里撩拨了一把,又匆遽地离去。她后悔竟没有留下军的一张照像,只是在书页间珍存了这方红头巾,今天看来却如血色的百合。她把它捧起来,默念军的名字,连着一颗心放飞风中,永远去寻找军的迹踪。可军知道不知道,一位女孩将从此守着无人的宫殿。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