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错可以重来

2019-07-29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看着这个标题,自己都觉得好笑,篡改了歌词,不过内心觉得很有道理。前段时间,英国做了一个调查,说人们最容易犯的错,恰恰是最不愿意承认的,是什么呢?说谎!重复率最高的一句谎言就是:没什么。电视里说到这条的时候,大耳朵夫妻不禁大笑。

刘备死的时候,告诉儿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之将死,其言亦善,这句话当然颇有道理,于是流传下来,但是到后来,似乎有点变味。这句话说来是自律的,而不是要求别人,如果以此要求别人,就有点“嫉恶如仇”过度了,有点道德洁癖的感觉。

虽然我们会自觉要求“勿以恶小而为之”,但是实际上认知的局限性,决定了我们在行为的时候,未必就一定知道其善恶,正因为如此,出错就必不可免。于是有了第二个论断:不要重复在一个地方跌倒。这个愿望自然是好的,希望的是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可是什么是同样的错误?有些表面一样的错误,本质却是不同的;而另外一些表象截然不同的错误,本质恰恰是同出一辙。在我们有限的认知能力,我们就一定能够分辨吗?一位民航事故分析专家说:一起空难的分析,最终的结论甚至是30年之后才会得出来,一个人的错误,我们会允许30年吗?别说人生短暂,给不出那么长的时间,给几年也未必。

人的成长其实很有意思的,大人们总想教育孩子,总想教会孩子什么,可是一开始好像并不是大人教的。小孩子吃奶,似乎生来就会,有人会说那是本能,可是大人吸奶的水平就是远不如婴儿。还有就是走路,直立行走是人类特有,只有没有先天的缺陷,所有的孩子都能学会走路。在学习走路的过程中,孩子会一次次失去平衡,一次次跌倒,最终却总是能够学会。没有一个大人可以教,我想也没有几个大人会教,学习走路,是孩子在无数次关于错误的尝试中才得以掌握要领,才能够迈着坚实的步子向我们走来。我不知道有哪个家长曾经对孩子说:你只许摔倒多多少多少次,就必须学会走路。

为什么在学会走路的事情上,孩子可以无限地犯错误,其他事情就不可以呢?虽然直立行走是人类极为重要的步骤,难道成长就比走路更容易?当然,孩子频繁出现重复性的错误,确实是一件恼人的事情,可是恼人并不是清除孩子犯错误机会的理由。提醒一次就改正了,这是理想状态,并不是总有的。很多时候,错误会反复出现的,提醒的时候好点,一不提醒就会严重,固然要思考错误的成因,或许还需要思考提醒的方法,我们并不能忽略提醒的方法及其带来的结果,否则由于频繁的提醒,而带来家长老师的耐心缺失,反倒使得矛盾激化,于事无补。

当然,大耳朵还有一个比较另类的想法,一次错误或许并不足以使我们找到产生错误的原因,于是一些重复的错误有助于抓到真正的原因,才可以充分避免重犯,这样的意义是不是更大呢?科学实验也会出错,而且还会重复出错,而错误分析也是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分析错误不仅是为了避免错误,更重要的是避免发生产生错误的机制,形成一个良好的自我纠错机制,这也许比规避错误更重要。

对错误的不宽容,在实际中是有问题的,表面上可能会起到防范错误的作用,可适当错不不可避免的时候,也可能引发另外一重负面的东西——掩盖错误,尽管掩盖错误会导致更大的错误,但是短时间内可以避免当前错误引发的惩罚,这种选择是正当合理的,但是后果却很难说,有一点是可以预见的,当第一次掩盖错误的行为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错误将会被滚雪球。因为想禁止错误,却导致更大的错误,看上去很荒谬,却非常合理。

关于错误的观点,我想我的这种想法很怪异,我不期待别人真的会接受,但是我真心希望这个社会对于错误宽容一些,那样,我们再也不会看到许霆在法庭上那种怪诞的辩词,既没有很好地实施自我辩护的权利,又陷入一场毫无意义的道德谴责中。

有多少错可以重来?不是为错误做开脱,只是想说,尽管错误不好,就一定要视如寇仇?犯错误也罢,改错误也罢,都不是最重要的,比它更重要的是要错的明白,才会形成真正有效的纠错机制,真正意义上避免错误,同样性质的错误。要知道犯错是一种错误,重复一种错误的过程则是另外一种错误。如果因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而不得不逃避错误,就失去了认识错误的机会,反而一次次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就像中国足球,总也跌不明白。

有多少错可以重来?给错误一个机会吧,特别是孩子犯错误,没有人是不带错误地成长的。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