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于雪花飘飘的早春二月

2019-01-2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文/木子

   整个冬季里,我生活的十三朝古都仅下了一场雪。新年伊始,春的气息扑面而来。雪亦凑热闹,一场连一场地接踵而至。

   我喜欢雪。她洁白、轻柔、默默地、悄无声息地飘洒着,装扮着大地。整个世界银装素裹,令人心旷神怡而情不自禁投入她那宽广、博大的胸怀,感受大自然赐予的厚爱。

   在已经过去的09年冬天里,一直期盼着能好好下上几场雪。一则净化、湿润了空气,二则毕竟是冬季嘛,没有雪能行么?再则天气过于干燥,人们也容易生病,不利于身体。去年末,我就遭遇了一次小病。先是偶感嗓子疼痛,继而吞咽困难。起初,对此并未介意,想它不治自愈。哪知病情却愈发张狂,居然长驱直入。不得已,只好去看医生。

   鲁迅先生曾说过:“生一点病,的确也是一种福气。不过这里有两个必要条件,一要病是小病,并非什么霍乱、吐泻、黑死病或脑炎之类。二要手头至少有一点现款,不至于躺一天,就饿一天。这二者缺一便是俗人,不足与言生病之雅趣的。”这只是鲁迅先生对于生病,乐观、豁达、风趣的态度。

   我平时自恃身体棒,从不生病。就连发烧感冒之类都很少光顾我。这也是我拿来弱弱矫情一下的资本。作为窘迫的弱势群体一员,身体健康更显的至关重要。没有一个好的身体能行么?我身体好,和平时比较喜欢运动有很大的关系。我喜欢徒步,喜欢跑步,喜欢打羽毛球,喜欢爬山,亦喜欢跳舞、K歌。这些似乎和我的性格不搭调。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安坐于一隅听音乐、喝茶、写字、看书的人。不愿应酬,不喜欢置身于烦嚣场所。多少还有些多愁善感,心眼不坏,不想也不会害人。至于情感方面的某些纠葛、恩怨所导致的微词,与我德行无关。亦不愿赘言,无愧我心足矣。

   其实,我不仅喜欢雪,更喜欢春天。这不,春天已经轻盈的飘然而至。漫步在雪花飘飘的早春二月,心情荡漾,思绪飞扬。“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我等安能辜负了这美好韶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