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古巷,朝花夕拾

2018-10-1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因为沈从文,凤凰古城植入我心底的温柔;因为电影《芙蓉镇》,芙蓉古镇又为浪迹飘泊找到一处清幽古朴的栖息。

湘西,古镇。从此,遥望。

我知道,再幽静的古城,也禁不住尘世的喧嚣,乌镇、周庄、同里等等,都已是熙熙攘攘,凤凰、芙蓉镇,怎么会是依旧往昔的味道?

很多地方,惦记着,美好着;行走过,悔不当初。因此,湘西的古城,是我刻意延续的一个梦,尽管时常向往着,却不急于成行,就让它时隐时现,散淡在我的梦里。

还没准备好,我就来了。夕发朝至的火车,早早到了张家界,转旅游车直奔芙蓉镇、凤凰城。走了多得走进去就让人迷失的小巷,踩了光得踩下去脚底有点打滑的青石板,一路东张西望,悠悠晃晃。


一脚踏进凤凰城,便踩到了岁月的碎片,心里一“咯噔”,手上的卡片相机便胡乱“咔嚓”开来。姐姐、姐夫是高手,一边拍还得一边指导我和外甥女。姐姐忙着给我们指点取景角度,姐夫生怕我们漏拍了古城最经典的元素。在凤凰,只有在拍照片的时候才有些许忙碌。

行走凤凰,多数时候都行走在窄窄的青石小巷,摩肩接踵的小商铺,五彩缤纷的小商品,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看着这些平日也许不屑一顾的东西,眼下仿佛每一件每都是那么可爱,一件件摸,一件件看,实在忍不住也会掏钱包。虽然,我一直提醒自已,离开这里,也许再难看它一眼。

记得临出发之前,为穿什么衣服的确纠结了一番,最终,因为天气预报一直有雨,只好选择穿了户外装。可能是心有不甘吧,顺手将那条波西米亚风的项链收在了包中,因为觉得它太张扬,很美的一条项链,我一次也还没用过呢。

到了凤凰,便对这身户外装耿耿于怀,感觉它拉开了我与凤凰的距离,改头换面的第一步,我便是脱下冲锋衣,带上了这条波西米亚风的项链,然后,又买了条腊染的头巾扎在头上,有点感觉了,接下来就那个后悔啊,一条裙子能占用多少空间呢?怎么就没带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呢?唉,就这么错过了这属于凤凰的风情!

遗憾归遗憾,眼前的都不会放过。一路过去,吃了臭豆腐、香豆腐,再吃血粑鸭;试了绣花拖鞋、绣花靴,再试锦织腰的阔脚裤;买了精巧的工艺伞,再买手工精编的小簸箕……小巷仍然连绵,脚步还在向前。

古巷的尽头是沱江,沱江上的虹桥连两岸,沱江的对岸还是古巷。

淋过了凤凰的夜雨,沐过了凤凰的晨风,走过了古城墙,去过了沱江,看过了吊脚楼,到过了虹桥,现实的凤凰已尽收眼底,仍旧心有戚戚,最喜欢外甥女穿着苗族服饰美丽的身影,最感动的是姐夫牵着姐姐手走过跳跳桥;最难忘的是揣着花环沿街叫卖的小姑娘,还有头戴鲜艳花环漫步沱江边的老男人。

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凤凰,如果说我的凤凰是那条波西米亚长裙的情结,这,可是他们的凤凰?


与凤凰城相比,芙蓉镇显得更小,客观点讲,芙蓉镇就是一个古村落。

芙蓉镇之小,还是以它的本名“王村”来称呼比较妥贴,走穿一条串街的青石板长街,即可将玲珑的古镇风景看透。可小小的王村,也逃不脱浓墨重彩的炒作。《芙蓉镇》喧宾夺主,昔日王村便成了今日芙蓉镇。

吃过早餐,我们迫不及待地开始转悠。大清早,人还不是很多,大大小小的店铺都开始了经营。空气里散发着春的气息,古的味道。

晨曦,山风,古镇,我们。

春日里最美的相遇,本该是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慵懒。不理会青石板上那些匆匆的脚步,我们一行且走且停且张望。

走过一家腊货店,架子上那些腊货香喷喷且特有型,立刻遭到围观,有人忍不住上去用手去摸熏烤得古铜模具般的腊猪脸,探一虚实。围观的人都离开了,我兴致不减,受姐姐启发,给古铜似的“腊猪脸”拍了特写才肯离开。

转身就该是王村最著名的青石板长街了,冷不丁一个照面,忽入眼帘的是“贞洁牌坊”,跳荡的意识顿时屏住呼吸,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沉重得提不起,默默走过。

“芙蓉镇正宗113号米豆腐店”闯进眼帘,米豆腐是要吃的,不因为《芙蓉镇》,因为王村历来有之,不过,现时当下,刚吃了早餐,回头再说吧。

从街边一个小巷拐进,竟有瀑布飞流直下,气势磅礴,当你在跨越跳岩时,能触到飞溅的水花升腾的水雾。不远处的悬崖上,吊脚楼撑起的是有2000年历史的历代土司王行宫,古意盎然。青山垂银链,古檐飞翘角,美景就这么扑进胸怀。

回到石板街,我们又从临街的民居里,找到最佳观景台,将这绝美的人间仙境尽收眼底。当初谢晋将此地选为《芙蓉镇》的外景地,太有眼光了!这个浑然天成的外景地,完全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所有的景致都是大景观的浓缩,美得精致。无敌。陶醉。

光滑青石板一溜斜坡向前延伸。在飞檐翘角下漫步,在淳朴的土家风情街上行走,米豆腐、姜糖、土匪烟、咸鱼、腊染、石雕、根艺、腊肉等等一路铺陈,穿行在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商铺之中,一路购物,一路吃喝,悠然闲适。

班驳的石板路在脚下一路延伸,久远的曾经过往便在脚底咯吱。凤凰城,芙蓉镇,长长的青石古巷,蜿蜒成湘西悠远的历史。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