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桃酸酸的李

2019-07-30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我家的“冷酸灵”牙膏包装盒压扁压扁摞起来足足有一个五六岁孩子的高度了,这多年来我一直靠这牙膏维持着怕酸怕甜的倒霉牙。提起这倒霉牙呀还有一个小故事呢!

   儿时的我住在大山里,绿绿翠竹环村绕,清清溪水唱欢歌,春天桃李满枝缀,顽童树上乐呵呵。真是有好玩的又有好吃的。现在想起来还可以美上三天三夜呢!

   到了春天,桃红李白,满山到处一丛丛一簇簇一片片,耀眼极了。花儿谢后,桃子李子缀满枝头,这可是我们山里娃最神通的时候。我们吃桃子李子哪像你们城里人呀!称个一两斤尝尝味,还要洗了又洗擦了又擦,这样很不爽,即使是这样还是洗不净残留污渍。我们就大不一样了,坐在树上躺在树上吃,摘下的果子在身上擦几下或是用手一抹就可以“咔嘣咔嘣”咬起来,纯绿色食品,不用担心卫生问题,只是累坏了我们的小牙齿。

   清楚地记得那年的春天,桃子和李子压弯了树身,娃们伸手就可摘到。我们在果园里嬉闹,不知谁出了个馊主意:“来一个吃桃李大比拼怎么样?”“好啊好啊!”娃们欢腾雀跃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时迟那时快,采摘工作立马就开始了......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选出了一个裁判,用同一个容器度量果子,一切准备就绪。裁判员一声令下,顿时碎果声响成一片...... 甜甜的桃酸酸的李一个又一个,十个又十个,绵绵不断地被送进了同一型号的“肉质破碎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台台都在正常运转。但没隔多久,眯眼睛的,捧腮帮的,吐舌头的...... 哈哈!丑态应有尽有,这“破碎机”十有八九都已出问题了......

   就是这次小小的比拼,称当英雄好汉的我虽获桂冠,但那牙齿就甭提了。馋嘴的我呀能怪那甜甜的桃酸酸的李吗?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