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三十三分钟

2019-12-01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每天都有零点三十三分钟,只是那个零点三十三分钟是农历春节的。

  我坐在电脑前,在网络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刚刚还是除夕。这个南方的小城面临着大海,亦有小山相依。窗外,不时透过来一朵朵盛开的烟花的容颜,瞬间的灿烂过后,灰烬不知飘向何处。偶尔有一股淡淡的硫硝味飘入鼻中,让我不禁沉醉深吸。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硫硝燃烧的味道,只是只有鞭炮,烟花,火柴们燃烧之后,才能获得这种味道,这让我隐隐不安。

    几个这样的零点三十三分钟了?为了生活我来到这个小城。从家乡到这里,用时间来表示是二十多个小时;用距离来表示是一千七百多公里。现在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迎来新的一年。没有一个电话,信息,E=mail,甚至QQ留言。QQ上冗长的好友录里,往日熟悉而陌生的头像一个个暗淡着,沉默着,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网络,春节和除夕的网络。可谁又不能说是因为春节和除夕网络才是这样的呢。也许,到底还是只有现实生活才会永远热闹着吧。

    出去吃饭时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回来发现呼来一个电话,陌生的,却带给我一丝兴奋。发个信息过去寻问,却没有回音,引起我作种种猜测。打错了也罢,不方便回也罢,我仍感激这个电话,因为它让我安静的除夕有声音回响过。

    八点多钟,在QQ里遇见了以前的那个她。新年快乐,简单的问候之后递过来一句:都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吃你的喜糖啊?呵呵,我的喜糖,当她和别人结婚时可曾想到过吃我的喜糖吗?当她微笑着派送着自己的喜糖时可曾记得留给我一颗吗?而我的喜糖在她的口腔里又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呢?她能从中品味出绵长的辛酸吗?或者苦涩。我相信永远不会,因为在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我的感受时,人家已经和丈夫孩子一起吃合家饭去了。

    昨天是元宵节,而明天将是情人节。都有相同的零点三十三分钟。当月亮在云层中慢舞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样度过一个人的,元宵节和情人节的零点三十三分钟。甚至是清醒地看着分针走过零点三十三。我不知道他在何方,但却能感受到他的所在,体会到他心中的浅唱。你可以说我虚伪,讥讽我是同病相怜,但真的,我为别人,为他们由两个人的零点三十三分钟到一个人的零点三十分钟心痛过――相似于当初为那个如今也在江南的女孩的心痛。

  心痛是因为真正地爱过,是因为失去过两个人的零点三十三分钟。

    记忆是为了更好地寻找,我相信,存在那个能和我一起度过春节和,元宵节的,情人节的零点三十三分钟的人,她在等待着我去寻找。找到她我要告诉她:一个人的零点三十三分钟极短暂,两个人的却可以永恒。也相信找得到她,因为我知道一个人的零点三十三分钟是怎样度过的。


 (龙郎原创)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