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而来随美而去

2019-08-26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原创】因爱而来  随美而去/作者:展超

    美学、哲学、政治学,与人生观、苦乐观、价值观,交集出一个完美、圣洁得象天使般善良生命,但在病态的社会环境中,她却无奈地担当了唤醒人类对美与爱的悲剧角色。“因爱而来 , 随美而去”。大抵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丈夫对妻子生命更准确的诠释。

    嫂子呵,您驾鹤西去3周年了,正天兄的工作室里,今天仍然挂满您的杰作;他穿着的,也仍然是您为他精心设计裁缝、凸显独立人格的棕色长袍。  嫂子呵,68位不幸的儿童,因您而改变了人生的厄运;正天兄也因您的给予,获得“不能再贪婪”(李正天语)的人生满足。 嫂子呵,那天夜晚您携女儿还买了个大西瓜来我家,叙什么家常早已遗忘,但您的音容笑貌却如在目前。嫂子呵,您身后迟到的国际时装大奖,缺席的获奖者没有感言,有的是人们千言万语说不尽的唏嘘与叹息。

    在纪念展室里,摆满您生前酷爱的鲜花。它们在悼念您的乐曲中,依稀喃喃地叙述着一个凄美的故事。不!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短而在于厚薄,正如正天兄所言,您44岁的花季生命,并未因死神掠去而凋零,而是留给人们对生命严肃思考中发出永恒的光。在纪念展上,我多想朗读两年前惊闻噩耗时挥泪写下的拙文《悼艾欣》───  

     

    生命何其美丽而宝贵,却又何其脆弱而短暂!
    您是上天给正天兄坎坷人生的慷慨补偿,死神怎可以如此凶残地把您从他的怀里夺走?噩耗从不同渠道传来,我不知多少次拿起电话又潸然放下,我不敢想象正天兄如何跨过人生暮年这个坎!正天兄凛然象古罗马角斗场上的铮铮铁汉,但铁汉也有柔肠。嫂子呵,才两年没见面,您竟然驾鹤西去,如今已阴阳两隔!故友相聚时,再也看不到您陪伴正天兄、为我们端茶倒水文静优雅而热情殷勤的倩影。您的才华横溢,却是如此的低调,淋漓尽致地演绎出中华民族女性传统的温柔、内敛的羞怯美。 
   您赠送给我的画册中,有许多神态各异的花卉,倘若她们有灵性,必定为妙笔的美丽主人而骄傲。您酷爱画花,与其说是对善与美的执着追求与热爱,不如说是您的自我陶醉与灵魂宣泄。
   任仲夷当媒的将军女儿没法包容正天兄脱俗的个性,您却象丛飞夫人邢丹那样,把世俗的猥亵目光踩在脚下,骄傲地委身于年龄比您父亲还大、值得您深爱的人。当正天兄的世博会中国馆颇具中华民族特色的成功设计得到国内外高度赞扬并获奖,他只提出让您母亲自由的唯一心愿。比之众多“二代”们,你们有更多出国定居、享受荣华富贵的机会,但你们从未有过这不屑的念头。生当中国人,死做中国鬼,即便国家对不起你们。
   正天兄追求理想主义的绝对完美。嫂子呵,您被上天精雕细琢得里外都如此完美,仿佛让人找不到半点瑕疵。妙龄夭折,莫非上天不忍心让您象常人一样老去,急不及待地把您定格在美丽的永恒上。“我的夫人并没有离去,她一直在天堂看着我。”正天兄说得没错,我们迟早又会相聚,象两年前那样。不过嫂子呵,您该不会象人间那样,面露温柔的微笑,静静地听着我们高谈阔论。  
   

    但终于我没有这个勇气,虽然悼文就在我的手机里。因为我知道只要看到您的遗像,拿起稿子便会泣不成声,说不下去。我不想再让正天兄与我抱头痛哭,他比我坚强得多,虽然后来为亡妻奏曲时无法按捺泪水。因为您留给人世间的,是美与爱,而不是怨与痛,更不是仇与恨,我不想改变纪念展弥漫着淡淡哀思的肃穆氛围。因为我们热切追求的社会公平正义,需要的不是眼泪,而是象文天祥、秋谨、谭嗣同、林昭那样捨身取义的勇气。

 



   “我从哪里来?我往何处去?”画家艾欣象古代的哲人,生前也曾经如此诘问。“因爱而来  ,随美而去”。广义本体论创始人、当代哲学家、画家李正天在爱妻逝世3周年为她举办的纪念展以此名命,大抵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丈夫对妻子生命更准确的诠释。

    “患癌症晚期,她是知道的,她瞒住了我和女儿,潜心地画了那么多的画,写了那么多文字,救助了60多位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儿童,毅然从医院回到我身边,放弃了对自己的无效治疗,安然而甜美地与我吻别……虽然她只活了44岁。每一个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生,但每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死的方式和死的价值,可以从生的无奈走向死的自由,得到真正的解脱……使有限的生命发出永恒的光。”



    纪念展简单、朴素、肃穆、庒重、却不失艺术的浪漫,充分体现主人对人生价值深邃的理解与追求。纪念展上的画作,除了正天兄夫妻彼此写生及其学生为他们写生,都是艾欣的作品。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