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陆文夫的《井》有感

2018-10-10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我不太爱看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总觉得他们的文学作品所反映的主题与现代的社会脱节、过时,有些主题现在倒回去看,与现实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离现实是那么的遥远……,可能是时代进步、思想解放了的缘故吧!

  今天,偶然间读起陆文夫的《井》,故事的时代背景定格在中国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也正是中国刚刚从“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走出来,改革开放伊始那段特殊时期,依稀间我仿佛回到了朦胧的童年时代,看到父辈们天天穿着的都是那件灰不溜秋的中山装,在中山装的左口袋上永远都习惯性地插着一支英雄牌钢笔,父辈们的着装、笑容、行动、思想……,和他们那个时代的装束一样统一、整齐,没有丝毫的区别和变化,他们的生活被历史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

  《井》是文学作品,故事结构围绕着“井”展开,“井”既是一个实体的概念——“这口井坐落在东胡家巷的西头,在朱世一的小楼下,。。。石凳给到井边来劳作的人搁菜篮,坐在上面聊天。”“井”又是一个象征的概念——它象征着毁灭故事主人公徐丽莎的丑恶力量。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美丽、大学生、小资产阶级做派,让故事主人公徐丽莎在那个时代没有任何优越的资本,使她尝尽了时代的苦头;单纯、孤单、无依无靠、成分不好让她急不可待地、错误地选择了自己的婚姻。在二十几年没有共同爱好、共同志趣的婚姻中她冲动过、抗争过。但是在那个讲成分、讲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在那个眼睛只习惯于泥土和机器,看到花花绿绿的东西就等于看到了资本主义的思想意识年代,她只是一个弱小的经不起任何风雨的单薄躯体,承受不起也摆脱不了时代给她的负重,她对婚姻的抗争得到的唯一答复就是思想统一大会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批判:“感情不合就能成为离婚的理由?夫妻之间没有感情吗?孩子也生了,二十几年也过来了,这种生活就要离婚,那法院早就排起了长队,向资本主义学习,好事没学到,学会了乱搞男女关系,这感情怎么会突然就没有了呢?”徐丽莎没有熬过冬天,看到春天,春天在哪里呢?徐丽莎在事业有成、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绝望地投井自杀了。与其说是“井”结束了她的生命,倒不如说是那个特殊的年代、人性的扭曲毁灭了她的幸福,她的生命。

  生活的场景也是历史的舞台,陆文夫的《井》用文学筹建了一个批判那个时代人性的法庭,历史的审判台审视着普通人的生活和功过是非。这个法庭从不判刑,更不用刑,不触皮肉,只触灵魂!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