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与年轻

2018-10-11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成熟与年轻,常被人们用来评判一个人、一件事的成功与失败。

当年,爱人因受骗弄丢了公家一件重要的物品,我绞尽脑汁帮她做深刻反思,检查写了一大堆,生怕过不了关。而领导只用沉稳的一句“年轻哩,不成熟接受教训吧!”就概括了整个事的前因后果。这里,成熟代表了成功或者成功的原因,年轻标志着失败或者失败的原因。还是几年前的一天,我带个小组到某国营单位去查账,在寒暄之中,老板禁不住脱口一句:“呀,年轻人带队,欢迎欢迎”,如释重负的神情明显地露于脸上,分明在说年轻人好对付。两天下来,我们抓住了一个几十万元的违规问题,于是就有了中午“便餐”上,一个劲地为我夹菜和不住嘴地赔小心。老板一边点头一边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很成熟,不简单哩,前途不可限量。”大概说人“成熟”也是很能恭维人的。

随着工龄的延长,遇到和听到的“成熟”越来越多。某夜,好友不速造访,说了一堆苦衷。半年前上司征求意见,他不识趣地提出了思谋很久的建议。上司说,提的很好,现在不成熟,过一段再考虑吧。现今党政联席会上,研究提拔中青年干部,上司又进言,说他还不成熟。好家伙,两个不“成熟”,坏了两件事。后来,本人也不知不觉地试用开“成熟”与“年轻”了。三弟在做了几年游商小贩后,找到了一个好的所在,思谋开片门面做坐贾,请我谋划。我说不成熟,恐怕挣不上钱。没理我的茬儿,他径直去做了小老板,倒也挣了一些钱。这使我很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欠考虑。

记得高中历史书上,我们伟大的党在第一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还是年轻的,不成熟的。经过革命的多次洗礼,才逐步成熟,成了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当时觉得党就象一个从小到大成长的人,由“年轻”到“成熟”,没有“年轻”也就不会有“成熟”。自己入党期间,组织向我们几个积极分子说,党的大门是敞开的,成熟一个发展一个。那时,两百多人一起参加培训,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有临近退休的老同志,后来一起入了党。这说明“成熟”与“年轻”的标准是客观的,又是相对的。在入党这个严肃而神圣的大事上,年轻人也可以早熟,老同志也可能晚熟。看来在一定的条件下,“年轻”也“成熟”,“成熟”也“年轻”。

可是再看社会流传的一些“标本”,把玩之中之犯迷糊。有的仅把他们与年龄、时间联系起来,认为岁数小则“年轻”,岁数大则“成熟”;时间短则“年轻”,时间长则“成熟”。有的把他们仅同某个事件相联系,认为,没经历过叫“年轻”,经历过了叫“成熟”。有的认为按部就班叫“成熟”,想入非非、标新立异叫“年轻”。还有人把他们同说与不说联系起来,认为,说了叫“年轻”,不说叫“成熟”;或者,不说的叫“年轻”,说了的叫“成熟”……这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但不管如何。成熟与年轻有着客观标准的,这要依赖实践。我们这些“食色性也”的凡人,或多或少在运用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地准确,也就不好信口开河、任意使用。如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少“想入非非”者发了大财,“傻瓜”还成了抢手货。对于高深莫测的“成熟”与“年轻”,越来越难于简单掌握和使用。看来在一般场合,还是干脆用大白话、大实话来代替吧。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