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述散文:清明祭祖的记忆

2020-06-11    随笔日志    【手机浏览本页】

    乡间那条弯曲的小路上,还镶着我童年的影子。

    祭祖的队伍一直牵到小路上,牵到我记事的心田里。

    一路的阳光和小花,一路的欢乐和虔诚。

    清明节的气氛浓得醉人,甜得爱人。

 

    队伍里尽一色的平头,幸好我也没长长发。

    阿妈阿姐昨晚就在忙祭品,队伍却把她们丢在家里。

    阿爸一大早就带我和大哥上路,阿妈羡慕得倚门而望,比我大些的阿姐也羡慕得翘起小辫又哭又闹······ 


   “叽叽呀呀”的挑子,挑起一路的汗水,挑起一路的歌声和气氛。

    祭品有鱼有肉,还有生米生藕生葱······ 

    黄表纸飘飘扬扬,;留着过路人的足迹,留着过路人的虔诚。


   “砰----!”

    山谷呼地迸出巨吼,树叶也嗡嗡,鸟儿扑打着翅膀窜到高空张望。

    只见满路行人,满路蛇阵。

    蛇阵里伸出长长的竿。丈来长,铁白头,两鼻孔。鼻孔里幽幽吐着白烟,吐出惊人的惊悸······ 

    阿爸说那叫土统。

    我知道,统是打鸟的。鸟儿如果没打死,就会跑到半空里张大两只眼?

    一会儿,又一个惊悸飞出巨大的“砰----”     于是我跳到阿爸背上,偷望着那奇特的祭奠···· 


    阿爸给坟墓上土。

    我和大哥跪在坟头作揖。

    先祖的灵魂一千次被叩醒。

    然后回到村里吃光先祖不吃的鱼肉酒,还有那生米生藕做成的“祭祖饭”。


    历史的变幻终于让这种祭奠也成了历史,不过那一次的祭祖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乡间那条弯曲的小路上,至今还留着我永不忘怀的梦呓······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