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途的路上

2020-07-13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清明节的那天。祭祖。我走在回途的路上。

乡村的小道是坎坷而又泥泞。亲戚们已经走在老远远的前面。我和妻子不紧不慢,悠悠然然。感觉有点热,而更多的是累。久不走动的缘故吧!带去的水果已经吃光,矿泉水瓶也刚扔在路上。

前面,一个身体完全弯曲成九十度老妪迎面走来,步履踉跄。她的肩上,不,是背上,扛着一条扁担,一头系着一个布袋。我站立住,给她让道。这,又是一段也是泥泞的小道。看见有人给她让路,她反而加快了步伐。我很想对她说:您别急,您慢些走,却又怕惊扰了她那本来就慌乱的步伐。待到她走出那段泥泞,我才向她嘱咐道:“阿奶,您慢些走呵!”她于是慢慢直立起她那九十度的身躯,说道:“唉唉,老了,真难。”这时我也看清了她的相貌。是的,确实老了,如松树皮一般苍老的脸貌。

我突然觉得她非常可怜,心里涌出几分同情和怜悯。又突然产生一个念头,我疑心她是仙子,在试探我的良心。

呵呵,早听说过这类故事,荒路中遇见形容枯槁、景象凄然的老人,其实却是仙子,是在试探着路人的良心。若真心馈赠小小的杯水,或少许的铜毫,即回报以万两黄金。

在踌蹰中,我几乎就要掏出几个小钱,给她送上-------其实也不完全为了日后的万两黄金,倒是她的形容确实让人同情-------却又觉得,这样的无端的馈赠,毫无理由可言,心里也见别扭。而况,她也未停下她的步子,而是曲下她那九十度的身躯,又踉跄向前。

我终于是失去了馈赠的机会,甚至于可能是失去万两黄金。

我目送着她的背影。她,是为着生存赶集的村人无疑。但却见那扁担的一头悬着的白色的布袋,摇摇晃晃,如坟墓上飘摇的幡带,更显凄然。她将走向哪里呢?前面的道路依旧是坎坷和泥泞,是很辽远的地方才有村落和屋宇。这也是她的归途。我思想着。回身。走。轻松走过她刚走过的那段泥泞。前面已是小镇。


日后,仙子和万两黄金在我心里已成笑话。但那九十度的身躯和松树皮般苍老的脸面以及那踉跄的步伐和那“老了,真难。”的叹息,还有那如坟墓上飘摇的幡带,总是在我的心头浮现,环绕,久久不能消退。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