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

2019-01-1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旧历年还有三个月余就会成为历史,我该是窃喜还是一如既往的忧郁?年少时对“不惑之年”的理解慢慢清晰:“哦,原来“不惑”就是对年少时懵懂的依恋和面对未来迷茫的失落!”

往事如烟,每次回味眼前都会下雨···酸楚,幽柔,痛心,无奈,迷惘···不想唉声叹气,更不愿碰触

内心深处最痛  的那根神经!不想碰,不愿被惊扰,却在无边的寂寞里被风一页页翻开···

夏天,午后。漫天的洪水快要淹没河堤。大水中隐约漂浮着木头,桌椅,冬瓜之类的东西···善游的才叔,捞取了一大堆的冬瓜···午夜,成群的蚊子把我咬醒,朦胧中奶奶的蒲扇摇曳了一夜···1975年沙颍河决堤,我四岁。现在想想我为什么会在离家十几里的奶奶家?妈妈爸爸为何舍得丢下我?不敢往下想!1975年漫天洪水中只有远嫁天边的奶奶和我···

还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小妹华子从邻家奶奶那讨个肉包子回来,那个开心今儿真把我羡慕死了!我凑到妹妹跟前说:“妹妹让哥看看你拿的啥?”华子很乖的把包子举起给我看,我张开嘴巴上去就是一口!坏了!这一口下去把小妹的手指头也吞住了!华子疼得哇哇哭···妈妈看见此景气冲冲的对我扬起了手臂!我闭上眼睛等着挨打···可许久妈妈的巴掌却未落下!我睁眼一看,妈妈的手臂还在半空,眼里却浸满了泪水···

十一岁。我到离家八里地的乡里去上初中,不知何故每次走都是哭着走,夜晚在寝室看着月亮想妈妈···

再后来。我学会交朋友了。1983年2月19日周六晚,我回家领了一群小朋友,当时家里边正在盖房子。妈妈没有一点烦我的表情,赶紧张罗着给我们做好吃的, 我们吃完后妈妈就不舒服躺下了。我当时真的不愿意再去同学家过夜,可碍于情面还是离妈妈而去。我在同学家一直玩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满院的工人在忙活。妈妈说:“家里盖房子你也帮不上忙,一会儿你又要走了,这会儿没事和我一起去大队带馍去!”当时家里是借用的村支部的伙房蒸的馒头。馒头带回来妈妈又躺下了,我记忆中妈妈老是这样,动不动就有病躺下了。我站在妈妈床前很是愧疚。妈妈看我难受的样子说“我躺一会儿就好了不碍事,上学该走就走吧,下星期回来咱家的房子就盖好了!”我当时真想就静静的陪妈妈多一会儿!可在妈妈的一再催促下我还是走了,谁知道这一走竟然与妈妈天地之隔···妈妈是笑着走的,那年我十二岁。

妈妈走了,我还要和我的四个姐妹一起活下去,不管我们走的再艰难妈妈也不会回来,永远不会···

妈妈走了不足三个月,父亲又组建了一个大家庭,他的朋友们都说这样是为我们好!!可有谁知道从此我就开始了暗无天日天日的生活!哎!不想回望,既然已经活着走出来就把这段时光省略吧!一只大黑苍蝇飞来啦,这是我活下去唯一的食物,我没有选择,怎么办?只有吃下去···这就是我在这个大家庭中的生活!!人云所谓为我们好的生活!人心善恶缘天生,天天吃斋念佛也修不来善心!人心是暖不化的,尽管我一直在暖!也许是我太肤浅,永远达不到佛家的境界吧!?我只能这样说!好了,我还活着就是天赐之福!

好像还不到写回忆录的年纪,不能往下写了!人生几十年谁能料定?真的不能料定!但我认定:心平路顺!尽管我从未害人却跌了那么多跤!伤痛还在,远行的路上又布满荆棘,可我依然坚守善良;寒流又袭,我的君子兰还未曾花开,我依然相信太阳仍会来!

生活就是这样,过去的已走,该来的依然会来!我不会怨天尤人,更不想评判我的家庭,我相信宿命!我只想珍惜我现在的所有,我的爱!过去如风,现在如歌,未来迷离!我的将来已经过期,珍惜现在才不会发霉,坚强的走好脚下的路,不求有根基,只愿一步一惊云,步步皆生机!!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