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溜达

2019-01-20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春节期间,三代人团聚,家热闹了一阵子。    假期结束,他们走了,这个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竹制的小茶盘上,一杯泡好的清茶;阳台的一角,几株鲜活的绿植,有的正开花;电脑旁,儿子媳妇朴素的婚照前是孙儿女的小合影;使用了十年依旧如新的厨房里,几件同样使用了10年的简易炊具;书橱里,装满我的家珍宝贝——足够多的笔记本和书籍。    北窗口视野宽阔,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心地带新颖的高楼、整洁的道路以及公园的美景尽收眼底。北侧卧室飘窗的设计独具匠心,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宽窄不等的透明玻璃或窗子,使得朝北的房间一整天都能沐浴阳光的温馨。住处有三个台阶的错层结构,电脑桌紧靠在台阶上方的栏杆旁,正前方客厅和阳台的地势低一截,人坐电脑前,略有居高临下之感,灵感不受压抑,思路比较通畅。    漫步于小区的林间小道,沉香的味儿,让小区频添几分庙宇的幽静;流畅的钢琴曲,优雅的曲调像缓缓流淌的溪水,静悄悄地流向远方,只将余韵留下;成群的小鸟在楼房、草地和树林间飞来飞去,偶尔的轻叫,恍如调皮孩童置身于安静的场所禁不住兴奋的窃笑。    我的“小世界”,像是远离了喧嚣繁闹的世外桃源,质朴宁静之中,多少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    独居与宁静,是我后半辈子人生的选择,这种选择,源于心灵的需求。    我们这代人,在时代的烟云中,走过了四季的风霜,不是没有故事。但时光老人刻下几十个年轮的同时,也悄悄地将我对往事的记忆渐渐磨损。    我永远不会忘记2017年,这一年对我而言,尤其不寻常。    年初,我在北京朝阳医院接受了癌症手术,紧接着又接受了八次化疗。不寻常的治病经历,在不寻常的年轮上刻下一个美丽的句号,也是我安静的归宿。    我的心,随之进入一种离世般的宁静状态,或许就是佛门所说的出离心,与我对独居与安静的选择正相吻合,真是天意啊。    修行这个词,早已成为一种流行,带点哲学味儿的心灵鸡汤应有尽有,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广为流传,表面上看,像是掀起了一股全民修行热。    修行,没什么不好。    但是,修行重在修心,却不是每一个人都很清楚的。或者说,真正的修行,应该是心灵的需求,佛门法师围绕“修行重在修心”的教导,网络里比比皆是。    梁晓声关于文化的四句话,很有权威效应,他说,“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修行,是否也该修这四个方面呢?    我不甚明白,但我愿意学习,也相信自己善良的天性和学习的根基。    2017年之后的人生,只能是,在宁静中溜达的人生。    在宁静中溜达的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宁静中溜达的心,却是童心未泯、热爱生活的心。两者的反差很大,却并不矛盾。    人各有志。我不可能像某些老人那样,古稀之后还能保持好少女的身材和容颜,去当模特或表演舞蹈,展示自己依然年轻;我也不可能写出诸如“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样的诗句,首先是我不会写诗,但更重要的是不合我的品味。    在宁静中溜达的心,首先需要的,就是这一份宁静。    在宁静之中,呵护好自己接受了最好的治疗之后所获得的身心健康。这一份无比珍贵的健康,必须得远离浮躁与喧嚣,必须得立足于储藏而不是晾晒,必须得谨慎与内敛,而不是标榜或展现。    在宁静中溜达的心,需要用学习来充实自己。在这个太过功利的世风中,必须彻底排除“有用”、“没用”的实用主义思考,像孩童一样对美好的世界充满好奇,激发学习的兴趣。学到怎样一种高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在这条路上行走,快快乐乐地行走着,安顿好这颗在宁静中溜达的心。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