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感知感恩

2019-10-11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夏的感知感恩

  作者:修东


说实话,真正感知夏,是在初伏之后的天气。感觉,触角,嗅觉,听觉……都在无时无刻的告知:夏的热烈,夏的温情,夏的火热,还有不同于其它季节的特色鸣叫,以及循环往复的万物滋长。

一大早,太阳刚刚爬出地平线,只是一会儿功夫,蝉鸣,蝉鸣就铺天盖地了。清脆嗓亮的独唱,咿咿呀呀的和声,单调乏味的交响,不绝于耳,在你的身体左右缠绕,没有一丝空闲。有时就觉得,忽而一不注意的转身、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或者是一次不在意的说笑,好像要把存留在衣上的蝉鸣声抖搂下几个音符似的。我这时走到煤场边,几棵建矿时就生长于此的大杨树依旧挺拔,几乎长到了煤仓三分之二的高度,而树上的蝉鸣伴着哗哗落下的煤炭好久了,小巧的蝉儿还在瞪着眼珠,观赏着黑黑的粮食,却是自己不能食用的,于是平添了许多的遗憾。新建的洗煤厂周围,今年才栽种了樱花、百日红等树种,蝉儿觉得这地儿干净、自然、新鲜,也就不自觉地搭了安乐窝在这里,工人师傅前脚一离开,它便扯开嗓子鸣叫,为这座新建筑、为这个新景点创出的辉煌伴奏。工人师傅愿意听这鸣叫,没有人与它们打招呼,更没有人触及它们的领地,这才有了蝉儿的自鸣得意,悠然自得,它,它们,鸣叫愈发热烈起来。

 日时节,人们的嗅觉是灵敏的,剔透的。几百米的井下源源不断提升到地面的煤炭,还有些湿润,但是其中夹杂的汗味、铁腥味较浓郁,这可是新鲜的,鲜亮的煤块啊。这时,走在田间小道上,扑面而来的是玉米的气味,是久违了的玉米秸秆的鲜活味道,这使我想起小时候的做作,玉米秸年轻的时候,整个秸秆都是水漉漉的,由里到外,放学回家的路上,赶集的沿途,渴了,便是急匆匆地瞅个没人看管的地儿,折上一根,拦腰斩断,去皮刮叶,急不可耐地品味起来,一小段秸秆咬在嘴里,细细过滤,将个甜甜的汤汤水水浸咽而下,将个吸干水分的杂质顺口脱出,那滋味至今叫人怀想。遇到雨量充沛的时节,大人们经常在夜间引导玉米地里的水外泄之后,回到家里,就是不厌其烦地对那时还是孩儿的我们说,真真切切听到了玉米吱吱拔节的声响。这声音,丰富了夏日音符集结的大合唱,我也想亲耳听听,但学务、公务繁忙,一直未能如愿。

 感知夏,最为重要的是它的汗津津,湿漉漉,有时的黏糊糊,还有不曾停歇的蚯蚓汗,以及湿的呱打打的衣物。这时最为辛苦的,倒不是井下的。夏日的井下,倒显得有点阴凉、潮湿、自在,到处水珠挂满煤壁岩壁,进到井下好似进了防空洞,凉爽爽的。看看在地面单位劳作的师傅们,却没有这般幸运,烈日的炙烤,温度的拔高,湿气的加大,即使不干活儿,即使脖梗上搭条毛巾也会湿的透透,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实际上,我们应该感恩夏的到来,它无形中提供了新陈代谢的机会,将一些沉疴杂病清理到位,健壮了我们的体魄。仔细体味,夏是温情的,但是温情过了火,就是无情的煎熬,难捱的时日。感知夏,对于矿工来说,自有其烦恼,煤价下跌,销量降温,工资受限,形势急转,倒是这个来得更为直接些。

夏,自有夏的精彩,满眼着绿,树木郁葱,不像春日的萌芽,秋日的落魄,冬日的颓废。夏,自有夏的自尊,它,着意装点,前序收获,养精蓄锐。它,在为秋做铺垫,在为冬打前站,在为春寻求回归的影子。夏,既然热烈,是动植物所需要的,而作为人,即来此生,同样是演绎人生,何不喜欢这夏,奔放起来,洒脱起来,对世上的一切都热情起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