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2020-06-06    随笔日志    【手机浏览本页】

   1995年,我搬离了生活三十多年的家乡。以后,虽常有回去,但都像过客,来去匆匆。从未细看,也没多想。就这样,又十几年的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逝去。

   虎年正月,又回老家。走在街上,却不见几人。偶有从身边跑过的,亦是不相识的儿童。我忽然直觉:家乡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四十多年前——我小时候的村子,约有110户人家、人口在720人左右。家庭人口少的有四、五口,多的则达十三口。一般的家庭都是七、八口人、老少三代同堂。走在街上,随时都能遇见叫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叔叔婶子的。小孩子更多,随时随处可见。家家住着低矮的土房,过着难以温饱的日子。但无论是个家,还是村子,都充满生机与活力。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村子的人,已有二百多人先后逝去。那些叫爷爷奶奶的,一个也没有了。比父母年龄大的,也只有六位还在。那些叫叔叔婶子的也都年逾古稀、所剩无几。我们当年的那些小孩子,也成了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叔叔婶子;从前的老房子,早已或废弃、或消失、或翻建。其主人,或去逝、或一易、或几易。现在的村子,虽然在村前村后增建了房舍,但户数仍是110多户,而常住人口却只有400多口。小孩子已不是随时、随处可见,全村也不过二、三十个。他们又在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延续着小村的香火。

   我家的老房子——村子里已为数不多、历经几十年风雨剥蚀,却依然还在。那是七条檩、石头砌成的三间土房,那曾是我们四代遮风挡雨的家!那是我渡过童年、少年时代的地方。如今早属他人,且已废弃。老房子,历尽沧桑,承载了几代人的痛苦与欢乐,见证着小村的荣辱和兴衰。注定有一天,也会和别的老房子一样,被岁月的风雨剥蚀殆尽。但不管怎样,那老房子都会随我在心中矗立。

    此行故乡,使我真切感悟:属于你的东西,不过是暂时的。几十年以后,你什么都没了。何必索取过多?活着,不要太累!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