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落叶闲

2019-06-08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文/玉香

 

昨天下了一场小雪,浮尘飘落下来,空气清新了许多。

一夜之间,街上铺满了黄叶。许久没有这样踩在落叶上行走过了,厚厚的叶子沙沙的响声和着嗖冷的风,冬天就这样来了。在北方,季节就像孩子的性情,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

  一对父子说说笑笑走在路上,孩子大约四岁的模样。一边走一边踢着落叶玩,树叶在脚下飞起来又落下来,路边的车辆来来往往疾驰而过。前面有一堆被堆积起来的树叶,孩子兴奋地跑过去,踢散开周围的叶子又弯腰去捡拾形状奇异的黄叶。清洁工还未来得急清扫马路,人行道被落叶覆盖着,这种景象很难遇到的。城市的整洁让季节的脚步很快消失,或者被运走。

  瑞儿还在楼上吃早餐,一会儿被爸爸送到学校去。瑞儿是感受不到落叶的情怀了,一路上爸爸的摩托车会比公交车更快,这层落叶在瑞儿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错过了亲密接触的机会。在高楼如林里长大的瑞儿,与植物和大自然的接触较少。那年去老家,一眨眼的功夫瑞儿就爬上了父亲的苹果树,哥哥笑着说“爬吧,爬烂一棵树也舍不得打他”。次年再去时,瑞儿诧异地说:“苹果树怎样全部变矮了?”,却不知是自己长高了。

   每年霜冻过后,父亲的园子里会铺满苹果树的落叶。为了防止因树叶腐烂滋生病虫,侵蚀果树的根系,影响树木的生长,果树叶子要全部扫拢统统烧掉。一个冬季,母亲都用果树叶子来烧炕。屋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里飘散着果子的清香,冷冽的风夹杂着雪花,于夕阳西下的晚风里,在故乡的原野上散成一道风景。

   今年父母买了新房,搬进城里居住了,再也用不着烧土炕了。那满院子的树叶交给邻家去清理,春来当发芽,秋来自落叶,我已不能与落叶满怀相拥了。

   而这一地落叶的闲情,在孩子的心灵里,又会滋生怎样小小的心境。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