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隐藏的爱

2019-07-18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雏菊,隐藏的爱

一米阳光


   深秋,总是一场接一场的冷雨。而,苍天是慈悲的,他总是让雨在安宁下来的夜里,悄然来临,乡村的瓦楞上清脆地响着雨敲击的天籁之音,格外显得幽谧。清晨醒来,见地上一片潮湿,雨无声无息地守护了人们昨夜的梦寐。今晚九点前,忽然竟有响彻整个世界的雷声,轰鸣震荡,闪电一次次划亮了漆黑的夜幕。

喧响的雨,铺天盖地而来。人世的悲苦和良心的泯灭是神所不愿看到的,他用雷霆之音表达了愤怒,却只是为尘世降下了甘霖。每一个人,当他因为别人和他物而寂寞时,若非有回应,那么这是无药可解救的。当一个人太多的沉溺于个人的爱欲,世界就变得局促狭小,阴霾布满天空。只有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才会慢慢清醒,看清所执著的一切不过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幻觉,一切刻骨铭心都会成为过眼烟云!

担心桥畔山崖边那丛丛簇簇的雏菊和金黄的野菊花,这些年,深秋里,从未出现这春日花圃般的繁盛和绚烂,在我低迷的日子,在我日日路过的视野里,洁白洁白的,宛如一个梦幻。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和身影渐渐成为心头刺青,镂刻入生命致密的纹理,再也无法割除。记住一个人,或许只需一瞬,可是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生的时间!这让我想起电影《雏菊》,看过一遍。但我还是在这雏菊为我默默开放的日子,再来看这部电影,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电影,窗外还有雷声粼粼地从屋檐上滚过,雨声渐稀,滴答滴答地,也恍若在悄悄怀念一段幽微的时光。

杀手朴义在他第一次杀人后看到了在雏菊遍开的广袤原野上画画的惠英,她在回去的路上不慎从木头桥上滑下去,朴义奔跑过去,所幸惠英已抱着画夹慢慢上岸,他捡到了被流水冲远的另外一个包。那天是4月15日,他为她建了一座木桥,并且在每一天的四点十五分为她送去一盆盛开的雏菊。她开始等待,在他的望远镜里,他看她每一个纯真的表情,看她喝咖啡的沉静,在落日余晖下,目送她离开为人作画的广场,对着她有些疲倦的背影挥手道别。他开始种花,种她画中的花,希望它可以去掉他身上的烟火味,却无法淡化他灵魂深处的烟火味。因为她,他去了解梵高、莫内和伦勃朗,希望和她那样心灵纯洁。她等来了另外一个人:刑警正佑。正佑带着一盆雏菊出现,惠英误以为正佑就是为她建桥每天送雏菊给她的人。正佑也暗暗爱上了这个春节如雏菊的女子,不愿说出真相,不愿失去这份爱。在一次混战中,惠英咽喉部受伤,失去了声音。正佑也消失了。

雏菊的花语是隐藏的爱。在她万分伤感这时,他出现了,让她为她作画,为她做很多事,他不能看着自己挚爱的纯真女孩如此伤痛。可是对于惠英来说,失去声音,比失去正佑更痛苦。为了她的幸福,他毅然放弃了杀的的机会,并决定正佑若不抓他,他将永远消失。但是,正佑还是没有逃过毒枭组织的枪口。她痛不欲生。他把他送给他的画,那是在桥刚刚修好后,她放在桥栏上的,漫野的绿意,洁白的雏菊,还有一座朴质温暖的木桥,桥下流水淙淙。他告诉了她真相,她终于明白自己所等待的人原来是他,那些素描,那一笔一画间亲切的线条已暗藏了她的爱。她能读懂她的唇语!他默默地为她做着一切,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沾满血腥的心灵配不上她的爱。

“我梦寐以求的爱,原来近在咫尺, 但我却惘然不知,仍旧在期待中度过。在这陌生的都市里,我日复一日的绘画着爱, 期待带着雏菊的芬芳的你,能骤然而至。 此刻,我此刻终于认得你,但却似不能相守相依。 即时死去,也不原意放弃, 对不起,不得不弃你而去。每天在同一个时间,你都在握的身边, 傻瓜似的我去浑然不知,与你擦肩而过。 此刻,我此刻终于认得你, 但却似不能相守相依,即使死去,也不原意放弃,对不起不得不弃你而去。痛而又痛,还是要离去。”这歌声在低诉的钢琴伴奏下让我不觉泪下,她抱着那幅画去寻找他,在他们所要枪杀的目标人前高高举起那幅画,他放弃了行动,安静地走向她,可是她为他挡住了子弹,在他怀里静静死去。大片的洁白的雏菊,她纯美的面容,安静的眼神,和心底暗藏的深深的爱都融入原野,她穿着白色衣衫,里面是淡黄上衣,那样远而又那样近地打开了他本性善良的一面,又为他忘却生命安危决然地离开,多像田野上坚强而纯洁的雏菊啊,那么美,那么安静,又那么热烈,那么决绝。

“回忆里的爱情,比等待中的爱情,更令人痛苦。那是惠英的雏菊花语。无法诉说的爱情,比可以告白的爱情,来得更殷切。那是杀手朴义的雏菊花语。醒悟得太迟的爱情,比永远无法相见的爱情,更令人悲伤。那是刑警正佑的雏菊花语。”爱的过程是美好的,即使最终不能相偕一生,有过如此刻骨铭心的回忆,即使是宿命的错,若重新选择,我也愿意这样暗暗的深深地去爱。《雏菊》,此情之真,此情之悲,此情之美,值得用心一看。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