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的梦想

2018-10-1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文  绿鸟
      表哥的儿子结婚,让我有机会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故乡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家家都是宽敞明亮的砖瓦房,相似的红红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墙壁都是白色的瓷砖,更显大气阔绰,每家的院落特别的大,家与家之间的距离相隔很远,和拥挤的城市住房相比,每一家都是小别墅,小庄园呀!

        那天很冷,风特别的大,风扬起了沙尘,让村庄变得尘土飞扬,让人睁不开眼睛,转眼间我的头发我的脸我的衣服都覆盖上了一层灰尘,哎!这也许是村庄给远道回来的游子们“接风洗尘”吧!
        远远的望去,尽管家家的房舍盖得特别的好,可村庄的周围看不到几棵树,街道也不那么畅通,绕来绕去都找不到该去的地方,孩子们呢!现在是放学时间,村庄里看不到一个孩子。没有树,就不会有鸟儿的歌声;没有孩子们,村庄就会变暗淡没有生气。尽管家家的院子里堆满金黄的玉米,可与之衬托的是光秃秃的山野和寂寞的村庄。
        小时候我就生活在这里,那时候的村庄可不是这个样子,虽然房屋很旧,虽然粮食打得很少,但我们却很快乐。
那时候我们家住在村的西头,再往西就是村里的一块责任田,地头东倒西歪的站着许多老柳树,年年夏天浓密的柳叶在风中轻轻的摇摆,柳树下是波浪起伏的小沙丘,每每到傍晚的时候,各家各户的大人孩子便都走出来,热热闹闹的在老柳树下纳凉,大人们开始闲聊,孩子们围前围后的玩游戏,捉迷藏,拔大河,或是拿着小玻璃瓶满世界的追逐萤火虫,那些闪闪亮亮的小精灵漫天的飞舞,弄得我们满村庄的疯跑,田里的青蛙也给这凑热闹,远远近近生生不息的叫着。
        村庄的南边和北边都站着威风凛凛的像士兵一样的挺拔的杨树林,树林里是秘密的绿草和一簇簇的苜蓿开出粉红色的清雅素淡的小花。那时候家里养了许多的小兔子,放学后我们就会三五成群的背着筐上山给小兔子割草,苜蓿、扁猪芽、苦蔴菜、芦苇草都是小兔子爱吃的。很快我们就会割满筐的,剩下的时间就是玩的时间了,于是,弯弯的老柳树成了我们的座骑,骑在老柳树上用柳条编蝈蝈的笼子、编花环,拿着柳条满世界的追逐蜻蜓蝴蝶,挺拔高大的杨树我们爬到树顶去看鸟窝里的小鸟,有时还做一些可恨的事,偷小鸟的蛋回家煮着吃。
        村的南边从东到西有一条河流,说是河流其实就是用来灌溉的河渠,但却常年水流不断,河水清清凉凉,可以看到河底的白沙、贝壳、水草、小鱼儿。这是我们孩子们的乐园,夏天打水仗、洗澡,冬天玩冰车。正月十六包百病,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去河渠里砍冰冰回来吃,传说能去百病。一块块清亮透明的冰冰拿了回来,大人孩子的每人捧一块咯嘣咯嘣的吃的特别的爽。
         如今村庄里已经没有了学校,孩子们呢?孩子们已经去了城里的寄宿学校,两周或是一个月才回来一回,回来后也不会出来玩了,都扎在屋里看电视玩电脑了。农民的腰包都鼓起来了,可我却感觉到我的村庄越来越贫穷了,村南头的河渠早已干枯了,鱼儿也都游走了;村庄周围的树林都没有了,变成了钞票不知道装进了谁的腰包。那么蜜蜂、蝴蝶、蜻蜓、青蛙、萤火虫们呢!还有小鸟们,它们还在村庄的周围翻飞鸣叫照亮漆黑的夜晚吗?
是不是它们也去什么地方寄宿去了呢?我茫然。
         从表哥家出来,风小了许多,沙尘不在扬起,我却惊奇的发现,在各家墙边干枯的杂草中,大约有一米左右高的小树苗倚墙而立,小精灵一般的微微摆动着纤细的身体,仔细看去,墙边每隔一米左右就有一棵小树苗在迎风招展,像一面面的小旗帜,一直飘到村的尽头,这一重大的发现让我看到了村庄的未来,微微的冷风中,童年的一些美丽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中渐渐的苏醒。
        后来听说乡下又要开始建学校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呀!
        也许在数年之后,我们的村庄又会绿树环抱,鸟儿落满枝头,孩子走出家门就可以有书读。
这是村庄的梦想,也是鸟儿的梦想,更是孩子们的梦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