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宿

2019-05-12    人生感悟    【本页移动版】

  总是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这个世界,天空的云、地上的草,远远的高山、树林,还有偶尔掠过头顶的飞鸟。

  太阳会准时的来叫醒我,金色的阳光暖着我寂寞的心。

  小蚂蚁会陪我玩耍:“我们玩捉迷藏吧?”小蜜蜂会想我问好:“你好,跟我去看看美丽的花园吧?”田野里的麦苗青了,今年收成一定很好。

  路上的车辆总是那么多,一个个吐着令人作呕的烟圈。大气层一天天重了,连太阳都在叹气。“如果没有汽车,虽然空气会好些,但是整个社会的发展就会陷入泥潭”我对自己说。

  有人在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我,我感到了那阵阵凉意。我的眼里一定充满着忧郁、苦闷,我该去哪里呢,我的明天要去哪里?一只流浪狗从身边跑过,很快模糊在远方的角落。它没有家,没有固定的住所。刮风下雨的时候,它会在哪里躲避。受人欺负的时候,它该找谁去诉说……

  道路不知不觉地延伸,我不知不觉地走向一条僻静地小路。春天的大地,一切都那么有朝气,像是有什么在呼唤它们,朝着固定的目标在前进。路上的土块、枯草,被行人的脚踩踏的七零八落,一片狼藉。我用脚踢开几块小石头,担心有小孩会因它们而摔倒。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子,我看见不远处,几只老乡家的鸡,在阳光的指引下和自己的影子赛跑。一只大红冠子的鸡,很紧张地竖起翅膀盯着我,大概是想保护身边的兄弟姊妹。

  昨夜没有睡好,我打了个哈欠。失眠时,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听听音乐,或者看看书。老婆总会一次次走过来,把灯关掉,催我去睡。等她走了,我会再次起来……有时我会听听房外的风声,星空下的世界一片寂静。大地在耳畔低语,讲诉亿万年的经历……

  清凉河的冰已经化了,流水卷着凉风匆忙地奔向远方。我吹起口哨,向路过的鸟雀打招呼。路边的柳树都长出了嫩芽,远远望去像穿了一身毛衣,是春风为它们织的毛衣。脚下已经没有路了,大概一个冬季也没有人来过这里。泥土松软得爬在地上,踩上去会留下浅浅的足迹。这足迹要延伸到哪里,我自己也毫无头绪。

  我的父母兄弟都去了西安,这是大势所趋。我自己却去不了,因为房价太高。想起房子,真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不多建房,给每个需要的人预支一套。那样就没有人在房子头疼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像孤魂一样漂泊了。

  工人阶级是国家的支柱,是国民经济的脊梁,同时却又是负担最重的。一切生活资料必须购买,高涨的物价和迟迟不涨的工资,令人们无可奈何。时间的脚步从不停留半刻,生活的压力越走越重。“要是还住在当年的职工宿舍,要是不因房子头疼,一家人其乐融融。邻居、亲友关系也会像当年那样温暖舒心。”我幼稚地想。

  抬头看看太阳,连它也在笑我呢,是啊,多幼稚的想法。要是人们心中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岂不是活得更没劲了。

  我向远方望去:山上有一大群树在向太阳致敬,一些鸟欢唱着去追赶阳光,土丘在远处晒肚皮,麦地里除草的农人在支着锄头用手帕擦汗。几条小路背着阳光,不急不慢地向前方爬去……

  我该回去了,转过身,我把太阳留在了身后。家在耳边喊我,老婆的声音,女儿的声音,隐隐约约似乎还有爸妈的声音……

推荐文章